第45章 變化

第45章 變化

接下去的幾日,夏雲初又再次恢復成了那個每日挑水的小雜役。

這后陣裡邊好像也出了什麼問題,幹活兒的人一下子就變得少了,夏雲初同猴兒除了要挑水以外,還被分派了劈柴的事情,每日都忙得他們直咳嗽,卻連停下來喝口水的機會都沒有。

猴兒有時候在外頭渴得實在厲害,就直接從他們挑水的那桶裡邊將水倒出來喝,還給夏雲初遞了過去。

夏雲初每次伸手想要接的時候,腦子裡都會突然就閃過一個畫面——那是這小小的身軀上輩子經歷的事情。

在空曠的原野上頭,稀稀落落的躺倒著一大片人群。這些人當中有不少是身強力壯的,才還能彎身站在一邊嘔吐。至於那些體弱一點兒的,早就已經完全平躺在了地上,也不知道還沒有呼吸。

夜幕落了下來,山野之間的冷風奪走了他們身上所有的溫度,嘔吐物的腥臭氣息漸漸傳散開來,沒有多少人還有心思去躲避那種臭味,因為他們自己本身都已經沒有幾個是健康的了。

這是當年身體的原主人親眼所見的情形。

瘟疫降臨,屍橫遍野。

夏雲初渾身就是一個激靈,條件反射一樣就將手所了回去,將腦袋搖得都快要掉下來了一樣,道,「我不喝我不喝。這水不幹凈的,猴兒你也別老喝,要肚子痛的。」

「肚子痛,肚子痛……也比……渴死好啊。」猴兒幾乎將腦袋整個埋到了木桶裡邊去,一邊咕嘟咕嘟地喝著水,一邊含糊地講著這樣的話。

不過,兩人接觸得久了,猴兒也知道夏雲初的性子算得上是說一不二的。她既然說是不要喝,那麼就無論如何也不會喝的。所以他也就不再勉強,直接將木桶拿回去,自己喝了起來。

夏雲初伸出舌頭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看著猴兒那樣暢快地將水倒入到喉嚨裡邊,也卻是感受到了一陣誘惑。

可她只要想到身體原主曾經見過的那場瘟疫,她就連一點兒喝水的慾望也沒有了。

那場景實在是太可怕,對死亡的恐懼已經深深的烙印在了這具身體當中,根本不以夏雲初本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而且,現在的情形也很是讓夏雲初覺得擔憂。

她不像猴兒那樣,一路就只是在後陣裡邊過日子,所以這后陣裡頭的變化,有好些是她根本就不知道的。可即便是不知道,她也還是可以本能地感覺到這后陣裡邊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先前十分鬆散的后陣,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多了好些兵士在一路巡邏著。

他們四下走動的時候,身上並沒有佩戴明顯的兵刃,就連自己的硬皮衣都沒有穿著,好似只是在隨隨便便閑逛罷了,甚至若是不在意的話,還會將他們當成好似後頭較為強壯的雜役之一。可在那些兵士當中,有好幾個是夏雲初曾經見過臉的,所以便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這些兵士巡邏的時候也很是奇怪。

他們根本就不是在搜索著什麼敵軍,眼神都在後陣這些雜役身上打轉。若是發現一個生病的,直接就將人給喊走了,也再沒有見到病人轉回來。

「難道這瘟疫已經蔓延開來了?」夏雲初皺了皺眉頭,小聲地嘀咕了一句,「不對呀……」

她很清楚的記得,上輩子的瘟疫延漫開來的時候,是夏天的時候。

而且按照她自己的知識,也卻是應當是在夏天的時候才會特別容易散播出病菌來。在溫熱潮濕的環境下,細菌的生長速度才是最快的。

以這身體有些模糊的記憶,夏雲初還記得那個時候的空氣還有些干,其實並不是那樣的濕潤,只不過是氣溫已經上來了,夜風還涼。有時候一個晚上過去了,再等太陽升起來的時候,面前就會多出好些屍體來。

那個時候,軍陣前邊的人已經是相當勤快地在處理著那些倒下的屍體了。可因為倒下的人實在太多,而能夠站著的人卻越來越少,於是這便就成了個完全不可能處理完的事情。他們處理得再快,卻也快不過被感染的人倒下的速度。

這具身體還曾經記得當初對死亡的恐懼。

她站在遠遠的地方,眼睜睜看著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人,一個一個的都倒了下去。這在她還十分幼小的心靈裡邊落下了深深的恐懼影子來,以至於就是內里都已經換了一個靈魂了,可這份恐懼還是深深地烙印在了身體上,沒辦法擺脫。

「難道是因為我這一下子穿越重生,就造成了這麼大的變動,連著瘟疫都提前了么?」夏雲初也不知道后陣裡邊到底是什麼情況,只能自己小聲呢喃著做出猜測。

她是很不願意相信這樣的所謂「蝴蝶翅膀」的理論的。可現在這情形,卻也輪不到她去多猜想別的。畢竟后陣裡邊好些人都病倒了,她實在也想不出來是有別的什麼原因,還能夠造成這樣大規模的疾病。

夏雲初自己憂心忡忡地盤算了好久,甚至都開始算計起自己穿越到這地方來以後到底做過了什麼,又改變了什麼,是不是會造成這個戰場上邊出現什麼失衡的狀態。可她不管再怎麼想,也還是沒辦法想出個所以然來。

在這戰場上邊,她倒確實是做了些事情。可她所做的那些種種,根本不可能當真就產生出什麼壞的狀況來的。哪怕是她當真就改變了什麼,應當也是將這大秦的戰士們帶著朝好的方向發展才是,又怎麼可能會讓瘟疫提前發生呢。

「難道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有別的什麼人做了些事情么?」

夏雲初自言自語著問了自己一句。

可她卻沒有得到任何答案。

只是這念頭一旦升起來了以後,馬上就有一個名字從她的心底蹦跳了出來,將她嚇了一跳。她很想要將那個名字用力的按下去,可到底是做不到。

那名字就好似一個頑皮的浮在水面上的葫蘆瓢一樣,冒上來以後就再也落不下去了。她努力的想要將那個念頭摁住,卻反倒叫那念頭變得更深刻了一些。

——那個督軍,不會在背後做些什麼搗亂的事情吧?

他好賴也是個從戰場上邊下來的,總不該至於就當真將這些事情當做兒戲了才是。他總不至於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念頭深深的烙印在了夏雲初的腦海當中,再也驅散不出去。

就好像是有個什麼樣的第六感在認同著夏雲初的想法一樣,讓她自己都覺得很有些膽戰心驚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章 變化

3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