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擔憂(二更)

第39章 擔憂(二更)

夏雲初本以為那督軍並不會太在意后陣這邊的事情,她被禁止靠近傷兵營帳這個情況應當不會持續多久才對。

然而一直過了好幾日,她每天往營帳那邊跑過去,卻都還是見到有衛兵守在前頭。雖然守著的衛兵都不是督軍那邊的人,可卻也同樣不讓她靠近。

有些衛兵一本正經地站在營帳前頭,根本就不管來的是誰,一律都直接趕走。而有的衛兵卻是認得夏雲初的,都會跟她說上幾句話。

講得多的,自然都是傷兵營帳裡邊的事情。

有個衛兵同夏雲初講,說趙三季這時候已經回到前邊去了。只是好像並沒有再同李順分到一塊兒,而是換到了另外一個小分隊裡邊去了,也不知道日後做的事情是不是還一樣。

那衛兵姓孫,也算是在傷兵營帳前邊守過一段時間了的,見到夏雲初都會同夏雲初多說幾句。

這時候見到夏雲初又跑過來了,便笑了笑,道,「怎麼,小夏子你又過來了啊?裡邊的人都說你是個閑不住的性子,沒想到真是。自己的事情都做不過來吧,怎麼還老跑過來啊?」

「不過是過來看看么。」夏雲初朝著營帳裡邊的方向張望了一下,見到有人守在外頭,就知道自己今日肯定還是沒辦法靠近營帳,便露出了個苦悶的神情來,扁著嘴巴,道,「怎麼還不能進去呀,這都多少天了。那個督軍就沒別的事情可做嗎,怎麼見天兒地就看著這地方。」

同孫哥兒一塊兒站在營帳外邊守衛的另外一個兵士還是第一次見到夏雲初,聽到她這樣講,差點兒沒笑出來。他趕緊抿住了嘴唇,這才忍住了自己的笑意。

夏雲初扭頭看了看旁邊那位兵士,發現他的年紀很小,可能才剛過了十六七的樣子,還是個十分青澀的少年,身上甚至沒有多少這軍營當中的兵漢習氣,連笑容都顯得十分靦腆。

看著這小少年的時候,夏雲初心中不免就又想起了李順來。

李順同這少年的年紀恐怕沒有相差多少,可李順看著就要比這少年老練許多。可見這軍陣中間延漫出來的殺戮氣息還是十分重的。

一想到李順,夏雲初就忍不住想起自己已經好久沒有見過這個李大哥了,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在做什麼,跟著就又是嘆了口氣。

孫哥兒便笑著逗她,道,「怎麼,小夏子嘆什麼氣啊。這沒辦法做事的,你倒是失望起來了?」

夏雲初搖搖頭,既覺得這孫小哥講話實在有些逗趣,卻又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去描述自己現在的心情。

她在這孫小哥面前,已經算是話比較多的了。同她在其他人面前一相比,簡直已經算得上是個話嘮。可有很多心裡話,她還是不知道應不應該就同對方講。

「我就是……擔心。」夏雲初想了好久,最後只能指了指傷兵營帳裡邊,說出了一個她自己都覺得不算理由的理由。

可她這麼一講完之後,孫哥兒的神情卻變了變,就連旁邊站著聽他們講話的那位少年,也跟著將面色正了正。

夏雲初一愣。

只見孫哥兒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邊,就突然伸手拉住了夏雲初的胳膊,將她帶到了一邊去,緊接著才有些緊張地低頭,小聲問她,道,「小夏子,我問你個問題。你老是同我講,先前在營帳裡邊照料趙三季的人當真是你?」

夏雲初有些茫然,點了點頭,道,「是啊。」

孫哥兒面上的神情就變得更嚴正起來,撓了撓臉,好像突然就不知道該怎麼講話了一樣。他擰巴了好久,這才咳嗽了一聲,正色問,「那果然是你給他接的骨頭?是你把他傷口看好的?」

夏雲初這時候已經有些覺得莫名其妙的了。特別是看著孫哥兒現在的表情,可一點兒都不尋常。

不過,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小心翼翼地點了點頭。

「哎喲!」孫哥兒一拳頭捶在自己手心上,將夏雲初都給嚇了一大跳。

那個站在旁邊聽著的少年兵士也被這反應嚇了一跳,差點沒跟著就跳了起來。

他自己也跟著站著了身子,低頭一看夏雲初那眼神,才發現自己好像有些太過激動了,便趕緊是嘿嘿地撓頭笑了笑,又將身體壓低了下去,神秘兮兮地湊到夏雲初面前,同她講,「你知道么,最近將軍一直在問你的事情。」

「問我的事情?」夏雲初微微皺了皺眉頭,有些不確定地看著孫哥兒。

姓孫的被夏雲初這樣一看,才發現自己好像是有些太激動了,便趕緊尷尬地咳嗽了一聲,正了正臉色,這才直起了身子,扭頭同身後那少年吩咐了一句,道,「我同小夏子去一邊說幾句話,你一個人在這兒先看著。」

那少年顯然是剛入伍不久,還正是聽話的時候,聞言點了點頭,面上跟著就露出了點兒好奇的神情來。

孫哥兒又有些曖昧地笑了笑,朝著那少年擺擺手,講,「回頭再同你說這事。」

他既然都已經這樣講了,那位少年衛兵也再沒什麼可不滿的,於是便乖乖點頭,又重新板著張臉,站到了傷兵營帳前邊去。

夏雲初看著他那模樣,都有些忍不住想笑。

這少年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青澀的感覺,讓夏雲初在看著他的時候就忍不住從心底生出一股子笑意來,不得不勉強忍住才沒有露出不禮貌的神情來。

她當年也算是經過不少事情的成年人了,知道像是這樣年紀的少年,正是對四周最為敏感的時候。旁人的一點兒態度,可能就會讓他十分介懷,而且還很可能會曲解一些善意的笑,所以她根本就不敢多表現什麼。

以前她所接觸的可都是現代那些有些到了年紀就有些叛逆的少年少女,也不知道大秦這個地方生長的窮苦娃子到底是怎麼樣的。她總不能就將猴兒這個唯一的樣本就當做是全部。

於是,夏雲初便是一直低著頭,帶著一臉有些憋悶的神情,默默地被孫哥兒拖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擔憂(二更)

2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