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傷愈

第32章 傷愈

趙三季腿上的傷口癒合程度比夏雲初所想象的還要好。

夏雲初順著骨頭的走向慢慢摸了一回,微微點頭,抬頭對趙三季講,「你試著站起來吧。再長也就是這樣了,先看看能不能站著再說。」

趙三季有些錯愕,就連站在邊上的李順,也跟著微微動了動眉頭。

他們可能覺得這過程有些太簡單了。夏雲初應當是有一套更複雜的東西來檢驗趙三季腿上的骨頭是不是徹底長好。可非要叫他們說出個所以然來,他們自己其實也說不好,只是覺得這實在有些太不符合他們的想象。

「就、就這樣站起來?」趙三季的聲音裡邊帶著乾澀。

夏雲初點點頭,講,「慢一些。」

她沒有去笑話趙三季顫抖的聲音,更沒有嘲笑趙三季那幾乎是放慢動作一樣的站立。她知道趙三季現在的心情肯定是緊張又矛盾。那畢竟是趙三季自己的身體,旁人是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到他心裡邊的那些糾結的。

趙三季看著也沒比李順大多少,這樣的年紀,要說是青年都很有些勉強,但在這秦軍大陣裡邊,卻已經算得上是老資歷了。

放到夏雲初生活的那個年代,他們肯定大都還在學校裡邊無憂無慮地上課,每日所憂愁的事情,可能也就只有明天的考試還來不及複習一類瑣碎的小事。

但在大秦,他們要擔心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哪怕趙三季那樣小心翼翼得可笑,夏雲初也只是在旁邊靜靜看著,並不催促。反倒是李順顯得有些沉不住氣,三番五次地想要開口詢問。

要不是夏雲初在旁邊用眼神攔著,李順的話早就從嗓眼蹦跳出來了。

趙三季顯得十分的小心,簡直可以說是小心得有些過分了。他的動作已經不僅僅是慢,就像是完全沒有在動作一樣,隔好久才稍微放下一點。

夏雲初在旁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可很快她就發現,自己若是不眨眼的話,眼睛都要酸得冒出淚花來了,只好甩甩腦袋,收攏了一下緊張的心情,用力閉了閉眼睛,這才繼續盯著趙三季。

至於旁邊的李順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心情,夏雲初也沒心思去理會了。她光顧著看趙三季,哪裡還會去看李順的臉色。

三人幾乎都是屏住呼吸,直到見到趙三季受傷的左腳漸漸落到地面上去以後,李順才一下子激動了起來。

夏雲初雖然沒有去看李順的表情,卻能夠聽見他粗重的呼吸聲,簡直就好似是在拉風箱一樣,在這有些寂靜的黑夜當中,顯得那樣的明顯。

「……他腳還懸著沒使勁兒呢。」夏雲初只好無奈地開口講。

她這麼一說完,馬上就感覺到李順的呼吸一窒,方才那越來越響的聲音一下子就停住了,再沒有了任何聲息。

趙三季也是太緊張,一聽到夏雲初的話,也不顧旁的了,一下就將腳落實到了地面上去,還將身體的重量猛地朝著那邊傾了過去。

「哎……」

夏雲初想要伸手去攔,已經來不及了。

只見趙三季的身子一歪,猛地朝左邊一側,人就好像要摔到地上去了一樣。

李順和夏雲初都是一驚,趕緊就伸手想要扶住他。可兩人才剛伸出手去,趙三季就已經慢慢穩住了身子,然後在遠處站定了,緩緩地重新將身體立了起來。

「怎麼樣?」李順的聲音也有些乾澀顫抖。

趙三季十分小心地感受了一下腳上的力道,甚至是輕輕地跺了跺腳,等他覺得感受夠了,這才終於抬起頭來,朝著旁邊那兩個緊張地看著他的人裂開嘴笑了笑,「不錯。」

這時候,他的聲音裡邊已經再沒有了任何緊張的情緒,只讓人感受到一股子難以言喻的喜悅。

夏雲初頓時就大大地鬆了口氣。

不知道為什麼,方才趙三季身體一歪的時候,她腦子裡邊閃過的竟然是那日夜裡李順在營帳旁邊殺死敵軍的場面。等這時候回過神來,她還有心思嘲笑了一下自己。

她方才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覺得自己若沒做好,李順會如同殺敵軍一樣將她砍死么。這麼想,也有些太對不住李順了。

李順圍著趙三季看了一圈,又扯著他朝前走了兩步。

趙三季走得雖然有些踉踉蹌蹌,卻很是穩當。他的腳踩在地上,雖然有些生澀,卻明顯更夠感受到腿上的力量。李順看了半晌,也跟著咧開了嘴。

兩個半大的青年相互拉扯著笑得十分開懷,夏雲初在旁邊看著,瞬間就被那兩個笑容迷得眼睛都花了。

面前那兩個漢子再怎麼看也不是那種她所知道的俊帥,而且身上還很有些邋遢的感覺。衣服穿得有些亂,又好久沒洗了,面上更是有沒清理乾淨的鬍渣,一副風塵僕僕的樣子。可他們一笑就露出了種狂放,是夏雲初以前在現代從來沒有見過的恣意。

夏雲初甚至能夠見到他們的眼睛當中有些閃閃發亮的光芒。

他們身上有一種介乎於男人和男孩之間的感覺,又是那樣的高興,夏雲初在旁邊看著,不由都有些看呆了,總覺得連著她自己好像也不禁受到了感染,也跟著一同興奮了起來一樣。

天色徹底暗下來的時候,前陣裡邊遠遠地傳來了熟悉的聲響。

夏雲初扭頭朝著那邊望去,只見到遠處的天空上邊,隱約還有一點兒篝火的光芒,一直穿透到天空,剛好染出了一小片暗紅色的雲。

太陽已經落下去了,唯有最遠處的山峰還露出一道白色的亮線。月牙還沒升起,啟明星偶爾從雲層後邊透露光芒,整個天空看上去十分寂寞。

然而,就在這樣寂寞的天空下頭,夏雲初第一次聽清了那首戰歌的歌詞。

「咿——哈——持我戈,揮我刀,兒郎自當操戟矛。」

「餐虜骨,飲蠻血,白浪河北立勛功。」

「生,生此國。」

「守,守此城。」

「馬革,裹屍。殺盡敵寇,兒郎戰死唱野聲。」

聲音漸漸響起,也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開始,逐漸有人跟著應和,很快就成了嘹亮的合唱。

男孩的聲音,男人的聲音,全部混雜在一起,聽著雖然凌亂,卻叫人胸口猛地就燃起一股熱血來。

以前,夏雲初聽到這戰歌的時候,聲音都是離她好遠,她也沒辦法聽清歌詞。可今日戰歌響起的時候,李順和趙三季就站在她面前,跟著前邊的聲音,大聲地唱了出來。

他們也許並沒有很明確的家國觀念,可在這一刻,夏雲初卻覺得,他們用性命去守護著的,一定是心中覺得最重要的那個地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傷愈

2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