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檢驗

第31章 檢驗

夏雲初趕到傷兵營帳那邊去的時候,整好見到趙三季拄著那根醜陋的拐杖,在營帳前頭的小空地上走著。他腳上的骨頭還沒完全恢復過來,小腿傷口兩邊還綁著夏雲初為他定骨用的木頭,這時候正歪歪扭扭地蹦跳著前進。

而李順正背對著夏雲初,默默地站在一邊,看著趙三季的動作。

一見到趙三季這模樣,夏雲初就知道他果然是閑不住了。

先前夏雲初只是允許他稍微離開床鋪,在營帳裡邊稍微活動活動。可他大概是嫌那裡頭的地方太過窄小,今日趁著夏雲初還沒出現,趕緊就到這營帳外頭「散步」。瞧他那熟練的樣子,肯定已經不是第一次這麼做。

在夏雲初見不到的時候,還不知道趙三季已經在這營帳外邊走動了多少次。

不等夏雲初開口,趙三季就已經瞧見了她。

趙三季面色古怪地一邊,當先就向夏雲初抬了抬手,招呼道,「行行行,我知道。不過,你也知道那營帳裡邊的情形,我在那裡頭,一不小心就要碰到邊上的傷員,倒不如就到這外邊來。左右走走,還能叫人舒坦一些。」

夏雲初一個字都還沒講,趙三季已經一堆話就倒了出來,聽得夏雲初很是有些哭笑不得的。

趙三季平日可不是個這樣啰嗦的人,他會一氣兒說這麼些話,其實說白了也就是他心虛。他確實不願意一直窩縮在床鋪上,卻又不願惹惱夏雲初這個小大夫,才會在夏雲初開口以前,就先慌忙地將她的話都堵住。

夏雲初並沒有講話。等趙三季講完,她仍是那樣笑眯眯地看著趙三季,好似完全沒有不高興,反倒是看得趙三季心中一陣發毛。

這時候,李順也已經轉身,見到夏雲初,他也愣了愣,有些不自然地同夏雲初點了點頭。

——先前跑到后陣去揍人的,果然就是這位大爺。

夏雲初在心中給李順這名字蓋上了「大爺」的印章。

趙三季看了看夏雲初,又看了看李順。

方才李順過來,就是為了向他報告已經將那位欺辱夏雲初的壯漢教訓過一次了。他們本是想要在夏雲初過來以前就結束對話,然後各自離開的。可沒想到一說起話來,就有些忘記了時間,直接就被夏雲初逮了個正著。

哪怕這不是什麼壞事,趙三季還是覺得有點兒尷尬,又覺得有點兒心虛。

可夏雲初並沒有多說什麼,甚至都沒跟李順道謝,只是扭頭看了看趙三季那縮在半空中的小腿,道,「好了,別蹦了。到一邊去坐下來,我瞧瞧傷口吧。你既然總愛在外頭走,不若讓我瞧瞧這傷口骨頭長好了沒有。」

趙三季完全沒想到夏雲初說的是這個,一時有些怔愣。這本是他最希望的事,可突然被夏雲初提出一說,他卻竟然覺得有些害怕了起來。

平日說起這傷口的時候,他同夏雲初之間總是有些嬉鬧的感覺,好似大家都並不將這傷勢放在心上,可其實趙三季心中卻比誰都緊張。

夏雲初雖然不能確定自己的接骨手法是不是準備,但她到底見過無數接骨以後重新站起來走路跑步的病人。她就是擔心,也只不過是擔心趙三季骨頭的長勢能不能完美罷了,並不很懷疑趙三季能重新走路這件事。

可趙三季不一樣。

他一直就生活在秦朝,觸目所見就是戰場。他已經見到太多倒下去就再沒能起來的人。他腿上的傷口,能夠癒合到如今這樣的程度,對他而言已經是如同奇迹一般。他心中其實根本就不相信自己還能夠重新走路。

因為他從來沒見過,從來沒見過哪個人腿骨折斷,還能夠走路的。

夏雲初靜靜地看著趙三季,趙三季面上的表情卻有些僵硬。

「我……」趙三季蠕動了一下嘴唇。

夏雲初和李順卻都已經不約而同地走到了他身邊。

李順俯視著他,夏雲初則是抬頭看著他的下巴,兩人都伸出去,分別扶住了他兩隻胳膊。

趙三季只能緩緩地坐到了地上去。

他緊張,卻又不願將這種緊張就袒露在旁人面前,只能強裝出一副鎮靜的樣子來。可他坐下的時候,手已經微微顫抖,都有些要握不住。

夏雲初是個心細的姑娘,扶著趙三季的時候,就已經察覺出他緊張的情緒來了。她張了張嘴,可抬頭見到趙三季那繃緊著臉的表情,卻也只能是在心中默默嘆了口氣,再沒多說什麼。

既然趙三季如此用力地想要隱瞞,她實在也不忍心將這事情說出來,免得大家尷尬。她所能做的,便是假裝完全沒有發現趙三季的緊張。扶著趙三季坐下以後,她馬上就將頭扭轉了過去,看著趙三季小腿上邊的傷口。

那個傷口如今早就已經長好了,從外表看來,除了留下一道粗大猙獰的疤痕以外,再沒有別的什麼異樣。疤痕乾結在一塊兒,皮肉隆起,中間是些細密的小口子——上頭縫著的線早就被夏雲初拆除,如今傷口處再見不到任何異樣。

沒有化膿,更沒有潰爛。這傷口眼看著就已經是個長老的傷。

夏雲初伸手在那傷口上邊按了按。

這動作,她幾乎每天都要做一次,生怕皮膚底下的傷口和爛肉會化膿。所以現在一手摸到了底下的肌肉,她也並沒有多大的喜悅感。她早就知道這傷口已經合攏,再不會害趙三季喪命了。

只是,骨頭呢?

夏雲初有些不太確定。

她將傷口兩邊綁著的木棍卸了下來,然後慢慢地順著腿骨一路往下摸,一邊摸一邊慢慢加大力度。

不要說是趙三季了,這時候就連李順也緊張出一頭薄汗,倒是夏雲初顯得沒他們那麼不看。

接骨,對趙三季和李順而言,簡直就如同是神跡一般,可對夏雲初而言,所謂的失敗,不過是骨頭接得不好,導致兩腿長短不一罷了,真說要在床上躺一輩子,那是絕對不至於的。

夏雲初很仔細地去感受了一下那骨頭的生長方向同力度,發現骨頭的長勢好像比她所想象的都還要好,面上不由露出了個淺淺的笑容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檢驗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