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照顧

第29章 照顧

夏雲初平常也沒有什麼固定的位置可坐。不過是看搶到什麼地方,就坐在哪裡休息了。可今日,不管她朝哪裡走,都會有人給她讓路,不一時就已經將她讓到了篝火邊上最溫暖的位置那兒去了。

雖然是夏夜,可這戰場上也算是個荒漠地區了,太陽下去了以後,還是顯得有些夜寒。若是能夠睡在篝火旁邊,無疑相當不錯。

夏雲初也沒有推讓,站在篝火旁邊,朝著四下看了看,然後就朝著被擠在人群外頭的猴兒招了招手。

猴兒笑嘻嘻地從人群中央一路往前擠,不一會兒就到了夏雲初身邊,兩人這才坐下,對著篝火慢慢烤了起來。

他才剛坐下,外頭那代表著宵禁開始的號角聲就已經響了起來,在星空之下飄得極為悠遠,讓人都沒辦法判斷聲音到底是從什麼地方傳出來的。

猴兒還是維持著先前那副沒心沒肺的模樣,好像當真除了當軍的就天不怕地不怕了。這時候痛夏雲初擠在一塊兒坐著,才開口問,「哎、小夏子,你原來是個郎中大夫呀?」

夏雲初本想要搖頭的,可想了想,卻又換成了點頭,小聲道,「嗯。不過我也不算是個大夫,只不過是跟著我爹娘學了一點兒東西罷了,也不能懸壺開攤。」

「大夫哎……」猴兒的眼神中閃過了無限的憧憬,「沒想到小夏子你竟然這樣厲害。若是我早認識你,說不准我的腿也用不著……嘿嘿、以後我若是還受傷了,你可要幫我啊。」

夏雲初只能無奈地笑笑,點點頭,講,「沒問題。不過,大夫治病,也不是空手就能來,至少也得有草藥。這地方別說是藥草了,連根銀針都找不到,我也只能幫你包紮了。」

她知道周圍那些人肯定是在偷聽她跟猴兒的講話的,乾脆講話大大方方地都說出來,也好看看那些人心中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可她這話剛講完,先有反應的不是周圍那些人,而是坐在她身邊的猴兒。

猴兒嘆了口氣,突然有些憂鬱地講,「原來小夏子你這樣厲害,竟然是個郎中大夫,難怪那個軍爺也這樣維護你,今日還特地來為你出氣。你怎麼沒去跟將軍講咧,肯定能混個軍醫噹噹的。咱們大秦國啊,一共也沒出過多少大夫嘛。」

這可是夏雲初從來不知道的情報。

她聽到猴兒這樣講,頓時就愣了愣,趕緊拉著猴兒問起詳細的情況來。

夏雲初對大秦所有的了解,幾乎都來自於身體原主所留下的記憶。然而讓她鬱悶的是,原主性子膽小內向,是個從來不肯從自己的世界裡邊跨出去的小姑娘,一生到死也沒知道多少事情。別說是大秦國的狀況了,就連她自己生活了好幾年的這個軍營,她也是什麼都不知道,累得夏雲初只能一切從頭開始摸索起。

這時候聽見猴兒提到這大秦的風土人情一類的事情,自然是著急著發問。

她也不擔心自己會暴露。畢竟她這身體的原主人也是這樣的無知,她就是露出再多天真來,旁人也應該不會懷疑她不屬於這個時空,只會覺得她是個不問世事的小傢伙。

猴兒卻也沒辦法說得很清楚。他同夏雲初這身體的原主人有些類似,只不過因為是男娃子,所以要開朗一些,其實知道的東西也不很多。

他只是曾經聽人說過大秦沒出多少大夫,再具體的事情也就不知道了。

夏雲初想了想,覺得這也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大秦這兒醫學如此的不發達,要說是培育出了多少名醫出來,她才應該覺得奇怪才是。

這戰亂的年代,本應催生出許多治療戰傷的醫生的。可秦國大概是因為連年戰亂導致民不聊生,別說醫術了,就是尋常百姓耕田種地都做不到,更不要說是這要讀書識字以後研究多年才能掌握的技術。

她微微嘆了嘆,心中卻微微一動,好似想到了什麼。

不過,夏雲初很快就岔開了話題,好奇地問,「猴兒哥,你方才說的軍爺……是哪位?」

猴兒十分詫異地望了夏雲初一眼,眼神裡邊多了一點兒敬畏的神色,這才道,「我哪裡知道軍爺的名字,不就是那位……那位……曾經同你講過話的?」

夏雲初一愣,便想起猴兒那害怕當軍人的性子來,當下歉意地笑笑。

她先前還以為猴兒說的是那駝背老兵,其實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不過是隨口問問罷了。這時候聽見猴兒的回答,心中倒是生出了點兒別的想法來。

若是那駝背老兵的話,猴兒不至於生出敬畏來的。駝背老兵雖然威嚴,可平日常常在他們這后陣走動,猴兒也應該很習慣這個人的存在才是。再加上猴兒先前就敢為救她而去找那駝背老兵告狀,看來也不是那樣抗拒那位老兵。

能夠叫猴兒露出敬畏的神色來的,應當是個猴兒不常見的軍漢才是。

既是猴兒不常見的,卻又是同她講話過話的……

夏雲初腦子裡邊念頭一閃,突然就閃出了一個名字來——李順。

猴兒確實見過她同李順講話。李順雖然是前陣拼殺的兵士,可他最近負責運送傷員,因而常常會到這後頭來。有時候她同猴兒一塊見到李順,她也會打個招呼。雖然李順那時候總是話不多,可也會同她點點頭。

在旁人眼中看來,她同李順之間的關係大概顯得有點兒怪異。唯有夏雲初自己才知道,李順其實是在顧忌著她的,生怕她會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鬧出不愉快來。

夏雲初想了想,便拉著猴兒小聲問,「是不是那個滿臉長了鬍渣,蓋住大半張臉的高大軍爺?」

猴兒想了想,點頭,「沒錯沒錯,就是他就是他。他今日過來,什麼也不問,什麼也不講,一把扯住林老二就狠揍了一頓,把好些人都嚇傻了。林老二連連求饒,他也一句話沒講,直把人打趴到地上去。他雖然沒說,可大家都講,那是幫你出氣呢。不然為啥就打林老二咧。」

林老二,是那個壯漢的名字。

夏雲初聽了猴兒說的事,微微皺了皺眉頭,卻並沒有去接話。

其他那些人猜的應當沒錯,李順突然到這后陣來打人,恐怕確實是因為她的緣故。可她沒想到李順竟然會知道她受欺負的事情。要說,她雖然是受了欺負,可那林老二也已經挨了軍棍,兩人便算是扯平了,這時候再出來一個李順給她打抱不平,反倒是要惹人閑話。

也許正是顧忌著這些,李順才沒有說一句話。

可他不講,旁人也能猜到個七八分。畢竟這軍營當中,可沒那麼多鬧事的人。

夏雲初固然是感動於李順對她的關注和照顧,可一想到這人做出如此魯莽的事情來,又不由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她還說怎麼李順見到她渾身上下那誇張的傷痕,竟然連一句詢問都沒有,甚至連點兒疑惑的眼神都沒投過來。她還以為天色太暗,李順沒瞧見呢。如今一想,原來李順是早就知道她身上的這些傷了,又哪裡會覺得驚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照顧

2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