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敵軍

第2章 敵軍

夏雲初獃獃地站在光影交接的地方,一時還沒辦法從這混亂的情形當中醒過神來,只是傻站在原處,任由那人不住拉扯她手臂上綁著的灰帶子。

她手上綁的帶子也並沒有多牢靠,不過就是多打了兩個結罷了。她不敢綁得太緊,生怕會扎得手臂血脈不通,本來就很容易朝下滑落。要不是那個拉著她手腕的人手上也沒什麼力氣,又十分慌亂,摸不到訣竅,這才沒將她手臂上的帶子扯下來。

等那人慌慌張張地扯得她手上那帶子都鬆開了好多以後,夏雲初這才猛地醒悟過來。

她可不能讓那帶子被搶走。那是秦軍的記號,若是被搶走了的話,她就是在這后陣當中,也會被人當做是細作殺掉。而前頭這人既然是要搶她帶子,顯然就不是秦軍。

敵軍!

夏雲初心中念頭一閃,就準備揚聲大喊「有細作」。

可她才剛張開嘴,還沒來得及喊話,脖子上卻是突然一涼。

「什麼人。」

從身後傳來了一個硬邦邦的聲音。

夏雲初身子一僵,稍微動了動下巴,就著外頭篝火閃爍的光線,見到了自己脖子邊上有道銀量的光芒一閃而過。

——是同夥?

她心中升起的那點勇氣瞬間就是一涼,心情就好似被潑了一盆冷水一樣,整個人心中都是涼湛湛的,一點兒希望都升不起來了。

脖子都已經被刀架住了,她可能都要來不及揚聲大喊,說不準命就要丟在這地方。

可在這電光火石之間,夏雲初心中已經是一沉。她如今可以說是陷入了必死一樣的局面,可如果當真這樣的話,她哪怕是拼著自己死在這裡,也不能讓細作在這軍陣之中隨意來去。

念頭才剛打定,正準備要大叫,卻見到身後那人已經側著身子探了過來,一下子就拍落了還纏在她手腕上的那隻顫抖著的寬大手掌。

夏雲初眼角一閃,見到探身而來的那人的打扮,拿著刀橫在她脖子上的,應當是這軍營裡頭的軍漢。但即便是這樣,她心中卻還是沒有鬆懈下來。

說不準那人是已經搶奪了秦軍的衣裳,悄悄地換上。

「細作?」

那位秦軍打扮的人還是將刀橫在夏雲初脖子上,探著身子翻看黑暗當中的那個人,好像完全沒有在注意夏雲初的動靜一樣。

夏雲初心中一動,身體微微晃了晃,想要退出對方大刀的範圍,好搶出一個叫喊的時間。

沒想到那軍漢看著好似沒有注意她的樣子,可她才剛開始往後退,那柄長刀就好似長了眼睛一樣,跟著她的動作也朝前一伸,穩穩地停在她的脖子前邊。那長刀緊緊地貼在她脖子前邊,她雖然退了一步,可刀刃上鋒芒的寒氣卻沒有一刻是離開她皮膚的。

那軍漢感覺到她的動作,這時候也回頭望了她一眼。

在半明滅的光芒當中,夏雲初也沒太看清那軍漢的面容,只是見對方的眼睛在黑暗之間好像閃閃發亮的一般,放射出一陣警覺的光來。

他的身體彎成了一個奇怪的形狀,就好像是某種野獸一樣,有一種精悍的味道。他一手舉著刀,橫在夏雲初脖子前邊,另外一隻手上好像是提著一個什麼東西,大概就是那個躺倒在黑暗中的敵軍細作。

黑暗裡邊還傳出一陣可有可無的呵氣聲,聲音十分沉重,卻已經不想先前那樣清晰了。地上那敵軍可能已經漸漸走向了死亡。

夏雲初知道自己大概是沒辦法退開了,也不管握著刀的人到底是秦軍還是敵軍,趕緊開口,道,「我、我是後頭負責挑水的。軍、軍爺……我只是想過來摘幾片葉子吃。我手上有綁帶子的。」

灰色的帶子,正是友軍的標記。

夏雲初生怕會叫身側那人誤會,小心翼翼地把話說完了,見對方沒什麼反應,這才用十分緩慢地動作,將手抬了起來,露出了手上綁著的那道灰色的帶子。

不論對方是不是秦軍,聽到她這麼一講,也應該有一些反應才是。若對方是秦軍,自然會放她離開;而如果是假裝敵軍的細作,怎麼也該有點兒別的異動。

她脖子上邊的長刀停了一瞬,等見到了她手上的帶子以後,也沒有馬上就收回去。

那個穿著秦軍衣裳的軍漢腰上一挺,人已經站了起來,右手用力朝後一拉,方才那一直藏在陰影當中的人就已經被拉到了光明的地方來。那人身上穿著的,果然就是敵軍的衣裳,也不知道是傷在了什麼地方,人被拖出來的時候,地上也跟著拉出一道粗長的血跡。

這敵軍肯定是在戰場上受了傷,不知怎麼混入到了秦軍后陣,最後拖著傷口,將自己拖到了這麼一個快要死亡的地步。

但見握刀之人輕輕鬆鬆就將一個大漢拖動起來,夏雲初心中也是一陣后怕。

秦軍衣裳的人看了看地上的瀕死敵軍,又看了看夏雲初手上的灰色帶子,這才慢慢放下了刀。

夏雲初還以為他是想要收刀入鞘,卻沒想到丟放長刀一轉,刀刃上的寒光一閃,已經落到了地下那名敵軍的脖子上邊。

只聽得那敵軍喉間發出一聲如同溺水的「咕嘟」聲,大量的血液已經從刀口兩邊涌了出來。

殺人的軍漢等了等,還將刀柄微微一擰,等地上那人死絕了以後,這才將刀抽了回去。

刀子是收回去了,可後頭那人的聲音卻依舊是硬邦邦的,「伙房有分派吃的,你來吃什麼樹葉。」

看到他這反應,夏雲初自己心中先是一寒,緊接著又是一松。

會這樣謹慎小心的,應該就不是什麼細作了,估計秦軍這邊的巡邏兵士。她雖然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殺人,渾身還有點顫抖,可以想到自己是在戰場上邊,地下的又是個敵軍細作,便又將自己身體的顫抖抑制住了。

夏雲初想了想,還是決定說實話。她努力地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一些,慢慢開口,「外頭的水有血的味道,我不敢喝。就想要嚼點樹葉子。」

她一邊說著,一邊慢慢地轉過身去。才剛見到對方的臉,頓時就愣住了。

那軍漢正在收刀入鞘,抬頭見了夏雲初,也是一愣,「怎麼,原來是你。」

大概連那軍漢自己都沒有察覺,他再開口的時候,聲音裡邊已經帶上了一點兒柔軟。

夏雲初這才回過神來,也跟著點了點頭,「嗯,是我是我。沒想到還能見到軍爺你。我叫夏雲初,後頭做事的都叫我小夏子,謝謝你當初救了我。」

軍漢面上的表情也跟著鬆動了,搖搖頭,道,「不謝。」

兩人靜了一瞬,那軍漢才反應過來,講,「是了,我都忘了要自報姓名。我叫李順,如后見了,喊我李大哥就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敵軍

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