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勉為其難

第28章 勉為其難

「喂,你怎麼樣?」

夏雲初在距離壯漢還有幾步的地方站定了,揚聲朝地上躺著的人問了一句。

她這時候也怕那壯漢是偽裝的,趁她走過去的時候再給她下什麼絆子;又或是這人已經被打懵了,她一過去,也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反應,還是暫時不要靠近的好。

那壯漢好像已經有些神智不太清醒了的模樣,只是躺在地上直哼哼,並不答話。

夏雲初左右看了看,四周那些人都在那眼角偷偷看她。一旦見到她朝自己的方向看過去,就會趕緊將頭扭開,擺出一副「我沒偷看」的模樣來,惹得夏雲初心中暗笑不已。

她從來不覺得窮人一定就善良,窮山惡水出惡人的事情多了,她多少也還是藏著個心眼兒的。

可現在的情況看起來,可實在不像是要騙她訛她。

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又朝著那壯漢靠近了一些,小心地低頭朝對方看了過去。

壯漢的神智早就已經不清醒了,整個人迷迷糊糊地倒在地上,就是夏雲初已經湊到他面前了,還是沒見到他有什麼特別的反應,想來是當真被人打得厲害,這時候根本就沒辦法知道外頭的變化了。

夏雲初搖搖頭,慢慢蹲下身子,仔細看了看壯漢身上的傷口。

只看了一眼,她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被人打了。揍他的人沒用工具,看上去應當是直接用拳頭教訓的,還在他臉上留下了一個明顯的痕迹,打得他眼眶也青紫了、嘴唇也裂開了一大道口子。

先前她見到地面上的那些血跡,應該是從壯漢口中吐出來的,壯漢的嘴角這時候都還沾著點兒血跡。

蹲下身子的時候,她已經十分注意地看了看壯漢身上的狀況。特別是脖子、大腿內側那些藏著動脈血管的地方。

不過等看完以後,她又覺得自己肯定是多心了。若是傷到了動脈,這地方如今肯定已經噴出一小湖血水來了,人也早咽氣了,哪裡還能撐到她過來看情況。

夏雲初眉頭又動了動,生怕這人是被傷到了內臟。

「哎、能聽到我講話么?」

她一邊伸手碰了碰那壯漢的肩膀,一邊小聲地問。

壯漢十分含糊地「唔」了一聲,也不知道是當真聽見了她的話,還是無意識地在呻吟著。

夏雲初搖搖頭,覺得實在沒辦法同這人溝通了。幸虧她現在做的是男子裝扮,同這人也沒什麼避諱的,便開始伸手在這人胸前腹部一類的地方慢慢按了按,檢查一下軀體裡邊的骨頭狀況。

四周那些圍觀的人自然不明白夏雲初在做什麼,可他們卻也不願意放棄這難得的熱鬧,都不遠不近地圍在一邊,悄悄地朝著夏雲初和壯漢的方向打量過來。

夏雲初檢查完了這人的身軀,發現他體內應該沒有什麼骨折的狀況,這才稍微鬆了口氣。

這年頭只要不是骨頭扎進了臟器裡邊,被打了一頓,應該不會致命才是。這時候就怕他的內臟會打破裂了。她拚命回憶以前在現代的時候是要怎麼去判斷內臟破裂的,可不管怎麼想,腦子裡邊也是一片空白。

或許可以推到醫院裡邊去拍片子吧,不過這法子對她可沒有一點兒參考價值。在這個奴隸社會的古代裡邊,又叫她去哪裡找這種拍片子的儀器呢。

她扭頭看了看,見到有個人站得離他近一些,便朝著那人招了招手,問,「先前打架的時候,你見到了么?他有沒有被打到肚子?」

「啊……啊?啊!」那個被夏雲初手指點到的人愣了愣,茫然地伸手指了指自己,看著很有些可笑。

「對呀,問你呢。你若是沒見到,就幫我問一問,這旁邊有誰見到了的。」夏雲初點頭。

「我我我、我沒看見!」那人大聲喊了一句,幾乎就要落荒而逃。

然而他身後密密麻麻的都堵著人,他想從後頭鑽出去,才發現自己已經被卡在了人堆當中,根本動彈不得。而且他身後那些人也許是聽到了夏雲初方才的話,覺得叫這人逃了,自己可能就會是下一個被詢問的對象,便趕緊將那人逮住了,朝前推推搡搡。

「我……我……」被推到前頭去的人緊張得都要結巴了,吞吞吐吐地講了兩句,才突然哭喪著臉道,「我……我不知道,我沒看清楚……」

夏雲初無語地搖搖頭,又將目光投到了旁邊的人身上去。

這時候,她好像完全已經成為了一個大夫一樣,根本沒有人敢質疑她的話。雖然,也不知道他們是當真承認了夏雲初,還是因為這壯漢被揍,才對夏雲初生起的莫名敬畏。

旁邊的人紛紛躲避著夏雲初的目光。

不過,夏雲初的目光實在有些太過堅定,人群閃躲了一下以後,終於有人猶豫著開口,講,「好像……沒有吧?」

隨著這人開口,緊接著就傳出了一些附和他的聲音。

「沒錯,好像是沒有。」

「我記得這人好像一直是縮著身子……背上可能被打得比較多吧,肚子……應該沒有?」

夏雲初點點頭。

若是傷勢都集中在背部,那應該是真不用為這人擔心太多。

她又仔細看了看壯漢的頭部,見他除了面上有幾個明顯的淤青傷口以外,再沒有別的什麼痕迹了,就又伸手去摸了摸對方兩側太陽穴的位置。

其實這麼摸一摸到底能不能確定病情,夏雲初自己也並不確定。可她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依靠觸診了。

在她這麼摸來摸去的過程當中,那個壯漢還是躺在地上小聲地呻吟著,沒有一點兒爬起來的意思,甚至連意識都沒有恢復過來。

夏雲初十分無奈地看著他那樣子,只能在一邊守了他好久,確定他沒有嘔吐,不會發生腦震蕩以後,才揮手叫人過來將那壯漢慢慢扶起,讓他坐到一邊去休息。

圍觀的人還有些畏畏縮縮的,可卻竟然都願意聽夏雲初的吩咐,顫抖著過來將那壯漢從地上扶了起來,然後扶到了一邊去。

趁著宵禁還沒有實行,夏雲初又著人去伙房那邊燒了一點兒溫水過來,給那位壯漢擦一擦脖子和手腕這樣的地方。

她到底還是討厭那個壯漢,自然不會親自動手,只是交代了一遍,然後就走到一邊去坐下休息了。至於那些人是不是會按照她的吩咐去做,她可不管那麼多了,她又不是真正的醫生,談不上什麼醫者父母心。她身上的那些傷口都還在隱隱作痛呢,可實在是沒那麼多善意的光芒可以散播到欺辱她的人身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勉為其難

2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