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退避三舍

第27章 退避三舍

夏雲初從營帳那邊離開的時候,有不少傷兵都抬手同她打了個招呼,讓她十分的驚訝。

以前她不管是走進營帳又或是離開,都不會有人同她打招呼的。因為她所表現出來的性子就是那樣的木訥,哪怕是有人喊她一句「小夏子」,她也總會裝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來。所以日子久了,其他傷兵也就不在意她的存在了。

今日可能是因為大家覺得她可憐,又或是突然意識到了她的存在,於是都紛紛對她熱情了起來。

夏雲初對此還很有些不習慣,也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能朝著所有人點點頭,逃跑一樣就溜到了營帳外邊去,只留下那群傷兵在營帳裡邊大聲地議論了起來。

她朝外跑了好遠,還能聽到營帳裡邊傳出那些傷兵講話的聲音,面上不由露出一絲苦笑來。

看來這軍營裡邊的生活確實是太無聊了,只是這麼一件小事,就已經足夠那些傷兵說上好幾日。當然,對她而言,這可不算什麼小事,可在那些傷兵看來,恐怕算不得什麼,畢竟同他們自己沒什麼關係么。

「這就是傳說中的閑得蛋疼吧。」夏雲初搖搖頭。

她一路在路上走著,剛開始的時候還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可等她注意到以後,卻突然發現四周好像有些怪怪的。四周那些人看著她的時候,眼神裡邊都帶了一些躲閃和好奇,叫她相當不習慣。

先前她在路上走的時候,因為一身淤青的關係,有好多人都不住悄悄打量她。可那時候大夥的眼神還沒有這樣奇怪,只是純粹的好奇罷了。她不過是到營帳裡邊走了一遭,怎麼外頭那些人看她的眼神竟然都帶上了一點兒敬畏。

夏雲初奇怪地看著那些人,卻發現當她的目光掃過四周的時候,周圍的人竟然都紛紛避讓,好像生怕被她盯住一樣。

剛開始,夏雲初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可等她試了兩次以後,就發現根本不是什麼錯覺,那些人確實是在躲避著她,連帶著她的目光都叫人閃避,實在是叫她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她也就不去想了,只想趕緊回到自己休息的地方去。

她覺得大概是自己累得那林姓壯漢被打了軍棍的事情叫人知道了,大家帶覺得害怕她,因而也沒有太在意。

然而,她才走了半路,突然見到李順同她迎面走了過來。

李順走路的時候,並沒有東張西望,而是將頭壓得略低,只顧著看自己面前的一小片地方,都沒注意到夏雲初就在旁邊。

夏雲初猶豫了一下,還是抬手揚聲,同李順打了個招呼。

李順聽到聲音,這才站定,抬眼見到夏雲初在旁邊,就點了點頭,算是回應。等這回應完了以後,他又轉身朝著自己先前走路的方向繼續走了過去,都好像有些特地要同夏雲初拉開距離一樣。

夏雲初還從來沒有見過李順這麼行色匆匆的樣子,好像要趕到什麼地方去,連開口同她說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她也不在意,只是笑笑,又慢慢地走回到了自己休息的地方去了。

沒等她靠近那堆篝火,就見到原先坐在篝火旁邊聊天講話的一群人突然齊齊扭頭,向著她這邊看了一眼,然後都露出了敬畏的神色,竟然給她讓開了一條路。

「……啊?」夏雲初呆了呆,回頭望了望自己的身後,見自己後邊沒走著什麼大人物,這才確定那些人竟然當真是在給她讓路。

「這是怎麼回事?」

夏雲初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見到四周那些人看向她的目光,也跟著迷糊了起來。

先前在外邊遇到的那些人,還能說是他們突然知道了林大漢被軍棍罰了的事情,所以顯出了驚恐來。可如今見到這些人也同樣是這麼個模樣,可當真就叫夏雲初有些茫然起來。

她可不覺得自己真有那麼大的本事,能夠讓所有人都視她如鬼神一般。

在那些分道讓開的人群當中,夏雲初終於注意到了一個有些不一樣的人。那人並沒有好像其他人那樣,因為對她的敬畏而讓到一邊去,反倒是一直躺在地上,還在細聲呻吟著。

夏雲初定睛一看,才發現那躺在地上的竟然是先前搶了她晚飯的那個林姓大漢,不由微微皺起了眉頭。

從其他人的目光看來,他們的敬畏,顯然同這林姓壯漢有關係。可夏雲初卻想不到自己曾經做了什麼,以至於這粗壯的漢子身上還帶著傷,就又被打了一頓。

「怎麼回事?」夏雲初扭頭向旁邊站著的一個漢子問道。

「我我我、我不知道。」沒想到那漢子被她這麼一句問,竟然嚇得連連擺手,就差沒有當場跌坐到地上去爬滾著退開了。

夏雲初一愕,明顯地感覺到了這氣氛有些不太對頭。

她在一抬頭看向四周的人,便見四周站定的那些人紛紛後退,如同是潮水一般向兩邊分開,竟然一點兒也不敢待在她身邊,好像她身上沾了細菌一般。

夏雲初緊緊皺著眉頭,又扭頭去看躺在地上的壯漢。

這麼一看,她才發現地上好像還有一點兒血跡,應當是方才打鬥的時候留下的。

周圍那些人不但躲著她,也躲著那正躺在地上呻吟的壯漢。從她走過來開始,那壯漢就已經躺在地上掙扎了,可直到這時候也沒人上前去扶他一把,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地上躺了有多久的。

夏雲初四下看了看,發現當真沒有人願意靠近她又或是那個壯漢,這才有些不情願地慢慢靠近到那個壯漢旁邊去。

她到不是關心這個欺辱她的人怎麼樣了,只是覺得這人如果真受了什麼致命傷,當真死在這兒的話,恐怕會惹來麻煩。

雖說軍營前後死個把人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可那壯漢總歸也同她一樣,是地道的大秦子民,如今又已經在和軍營當中落了戶籍的。若是莫名其妙的死了,恐怕要說不過去。再加上他昨天才被行過軍法,一個不好,說不準會有人覺得他是被軍棍直接打死的,鬧到那將軍面前去,可就沒駝背老兵什麼好處了。

這事情本來和夏雲初也沒有什麼關係,可那駝背老兵說到底也是為了幫她,才會責罰這個壯漢。如今壯漢出事,可能會連累旁人,夏雲初再不情願,也只能小心地走去看,看看到底是什麼個情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章 退避三舍

1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