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趙三季

第26章 趙三季

夏雲初並不知道趙三季的心思。哪怕她就是知道,大概也就是笑笑,根本不會將這放在心上。

她可沒矯情到叫趙三季不要管她的地步。若是趙三季當真有這樣的心思,能夠在這軍營當中護著她,她便覺得也是件好事。畢竟她這可算是人生地不熟的,能有個人真心為她好,是多麼難得的事情,她又怎麼可能拒絕。

不過趙三季並沒有對她坦露過這樣的心思,她自然也就不知道。

趙三季也是個常年當軍的,性子剛硬,不是那種會隨隨便便說軟和話的人。

他年少的時候,家裡是種地的。父母給他取了「三季」這個名字,是因為那時候家裡正在想盡一切法子種植三季稻子,所以他便叫三季,就是希望他能夠繼承家業,也種出那種稻子來。

可後來大秦連年戰亂,賦稅嚴重,家裡很快就破敗了下去。再加上每個家裡邊都必須送出一個青壯年勞力服兵役,他心疼阿爹,便主動入到了這行伍裡邊來。

他家裡邊就只有他這麼一個男娃,剩下的都是姐姐妹妹。爹娘本是不允許他應付這兵役的,生怕家裡邊會因此而絕後,可他性格本來就剛硬,爹娘掰不過他,只得憂心忡忡地讓他來了。

家雖然沒了,他卻並不怪大秦。

他家中人都不過是平頭百姓,卻也知道上邊那些縣老爺的難處。好幾次有別過的軍隊一路打到他們村口,還是被縣上派來的騎兵趕走的。他曾經見過那些被俘虜了的大秦人,在別國過的是什麼日子。

所以哪怕賦稅再重、兵役再難熬,他也還是默默地忍受了下來,而且在軍中立下了一些軍功。若是能夠活著回家,他還想要再試試種出三季稻子來。

可如今,趙三季覺得自己好像有了新的目標。

夏雲初還是如同往常一樣,把所有傷員都看一遍,然後幫那幾個她照料的傷員換了一邊纏傷口的布帶,緊接著又將營房裡邊的地擦了一遍。

這是唯有她才會去做的事情。

其他士兵雖然也會過來照看著那些傷員,可在衛生方面,卻總沒那麼注意。他們也不知道這衛生同病人之間有什麼關聯,因而就更不放在心上了。

夏雲初在的時候,那些傷員的日子可就過得舒坦得多。

先前她一直在的時候,大傢伙兒也只是覺得有些稀奇。可等習慣了她的照料以後,有一日她突然沒出現,那些傷員才真真發現了夏雲初的好。因而先前同夏雲初講話的時候,雖然也還是帶著一些調笑的意思,卻顯得有點兒小心翼翼的,反倒叫夏雲初覺得不習慣了。

她可從來沒有想過以此來籠絡什麼人。

這畢竟是行伍之中,哪怕是在古代,想必也沒有哪個將軍是願意見到自己手下的士兵被別人籠絡去了的吧。

她只知道上邊管事的那個將軍姓宋,是從王都派下來的一個新任將軍,以前從來沒有領過兵在外頭打仗。除此以外,她就再不知道更多消息了。

想來也是,她如今所接觸的,都不過是軍隊當中等階最底層的人。那些士兵說好聽了,是基層,說得難聽一些,不過就是些炮灰,又怎麼可能知道將軍的名字甚至是更多信息。哪能再知道更多細節。

夏雲初明白自己還要面對瘟疫和戰亂,提前多了解一些,總是沒錯的。可她的這些了解,也就止步於此,沒有一點兒進展,這讓她忍不住一陣心焦。

但她就是再焦慮,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她可不敢隨意在外頭走動,似的自己被當成個細作抓起來亂棍打死。

她只能安安分分地做自己的事情。

身上的那些傷口痛得厲害,沒走一步,都好似是在重新撕裂身上的傷口一般,讓她面上的表情都跟著抽了抽。

夏雲初便有些不願意做事,也不願意開口。實在是那傷口一扯得痛了,她就要因此而受罪。原本看著還只是一片淤青的傷口,被再次拉扯壓迫以後,所展現出來的痕迹簡直是可怕。

她自己也不能任由傷口的淤血就堆積著,在經過了一整日以後,夜裡回去還要將傷口底下的淤血都給揉開,痛得她幾乎是要滿地打滾,瞧得旁邊那些人更是驚恐不已,還以為她是怎麼了。

趙三季第二日再見到夏雲初的時候,夏雲初身上幾乎已經看不出一片好的地方來。

她先前用四肢去擋那壯漢的踢打,受傷的位置都在衣服遮擋不到的地方,看著更是可怕。

趙三季已經從外頭打聽到了夏雲初受傷的經過,再見到夏雲初時,便拉著她的手臂,講,「你怎麼那麼衝動。一個小娃子也敢跟人打架。他要欺負你,你不會過後想辦法算賬?」

夏雲初低頭看了看自己被捏緊的手臂,面上抽了抽,講,「你捏痛我了。」

趙三季忙不迭鬆手。

等趙三季將手鬆開了以後,夏雲初才搖了搖頭,將自己的想法解釋了一邊。

她同趙三季相處得久了,知道趙三季是真正在關心她,因而也不願隱瞞這人,只怕他會誤會。待她講完,趙三季這才點了點頭。

「你能想到這些,我也算放心。不過,這軍營當中的事,同你在鄉下和人爭鬥不同。他再不敢打死你,真往你心窩踢一腳,還有誰能把你救回來。往後還有人欺負你,你儘管來和我說就是了。」

趙三季的這些話,先前那駝背老兵也曾經同夏雲初講過。

夏雲初心中微微一暖,朝著趙三季笑笑,道了個謝,又講,「只是,我來同你講,恐怕也沒什麼用處吧。你躺在床上,又爬不起來。難道拄著根拐杖幫我打架么?」

她一提這個,趙三季的臉色就黑了下來,揮手就趕她,「去去去。你還跟我保證,說絕對能叫我重新站起來。結果折騰了這麼久,我也就只能扶著根樹枝四處走,和以前有什麼差別?你倒是趕緊讓我好起來,我保證去幫你打架。」

夏雲初抿嘴笑笑,將自己的衣袖拉低一些,蓋住手臂上的傷口,也不搭理趙三季,笑眯眯地轉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章 趙三季

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