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負傷做事

第24章 負傷做事

那個壯漢直到最後也沒能回到這邊來休息。

方才她在擦拭身子的時候,隱約聽見外頭傳來了哀嚎的聲音。她沒有去看那壯漢到底受到了怎麼樣的懲罰,可猴兒是個愛瞧熱鬧的,跟著人群就涌到了外頭去。回來的時候,面上滿是驚恐的神色。

用不著猴兒開口,夏雲初已經從其他人口中得知了那壯漢的下場。

軍法,說白了就是責打。那壯漢因為擾亂了軍營秩序,被打了二十軍棍,晚上還不能休息,被罰在外頭站一夜。他旁邊有巡邏守衛的士兵看著,就是想偷懶也做不到。

其他人在說起這些話的時候,都用一種十分敬畏的眼神看著夏雲初,好像壯漢那一切災禍都是夏雲初造成的。

對於周遭那些人的膽小和懦弱,夏雲初也很是無奈。

她同那些人所受的教育不一樣,理念更是完全不同。那些人只求平平穩穩地過一輩子,甚至連爭搶的念頭都沒有。受了欺辱,都只是忍讓再忍讓,生怕自己的一點兒反抗會遭到更厲害的反撲。

若這是個太平盛世,夏雲初大概也會同他們那樣,以柔和的性子在這地方求生存。

可現在落到了這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她若是不狠一些,根本不可能保得住自己,所以她只能為自己最根本的利益去奮戰。

「唉……我也不過就是想要過安穩的日子罷了。能回鄉下去,開荒種田,那該多好。」夏雲初嘆息著搖搖頭,卻知道自己這樣的想法在如今的年代,可是相當奢侈的。

她最後還是沒到營帳那邊去。

趙三季已經醒過來了,就是一日缺了她,也不能就再昏迷回去。她處理完自己身上的傷以後,宵禁已經開始,再無人能隨意行走。

夏雲初將洗過身子的污水放到一邊,準備等明日潑到外頭的小樹苗邊上去。

繁重的勞動讓她飢腸轆轆,沒能吃到晚飯,讓她一整個晚上都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只能幻想著以前吃過的各種美食。

緊接著她就發現,自己越是想得多,肚子就越飢餓,腹中好像有個大鼓,咚咚咚咚敲得熱鬧。

夏雲初幾乎都要哭出來了。

她不怕痛,可這時候飢餓的感覺,卻逼得她快要發瘋。她這才知道自己實在太過矯情,若是時間能夠倒流,她一定會不管不顧地將那被她嫌棄的半個饅頭搶回來,然後塞入到肚子裡邊去。她先前還覺得那饅頭被旁人咬過,實在噁心,現在才知道,哪怕那饅頭再臟,也比肚子餓得打鼓的滋味兒要好得多。

這樣迷迷糊糊過了一夜,好不容易待到天亮,夏雲初迫不及待地就跑到了伙房去。雖然這兒不流行吃早飯,可她至少能夠喝飽水。經歷一夜之後,她身上的那些淤血化開了一些,渾身上下變得更加猙獰,根本沒有人敢正眼看她。

夏雲初也顧不得去看旁人的反應,急急忙忙喝了滿肚子的溫水,緊接著就開始了一日的工作。

她今日挑水的熱情格外高,心中想著只要自己趕緊將事情做完了,便能坐著歇息了。

那挑水用的擔竿一往肩膀上放,她就猛地抽了口氣。她肩膀上可也有傷口,就是不壓,都已經在抽搐著痛了,再被那扁擔壓上去,簡直就如同是酷刑一般。

猴兒還從來沒有見過夏雲初這樣匆忙的樣子,很是被她這狀態嚇了一跳,小心翼翼地問,「小夏子,你這是……」

「我、我就是餓了。」夏雲初有點不好意思,小聲開口,「我想早早將事情做完,然後就能休息了。」

「啊?」猴兒瞪大著眼睛看著夏雲初,緊接著就大大地搖起頭來,「不對不對,你這樣子是不行的。你這麼著緊地做事,消耗得不是更快嘛。吃飯的時間是固定的,你倒不如慢慢做。我幫你多做一些,你也沒那麼累。」

夏雲初對這些體力活實在是沒什麼經驗,也不知道猴兒說得對不對。可聽猴兒這麼講了,說是願意幫她分擔一些活計,她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點點頭,跟著猴兒一道嗎,慢慢朝外走。

早上剛開始喝完水,她還沒覺得有多餓。可沒過多久,她胃裡邊的水就已經都落下去了,頓時就餓得更厲害。整個胃好像被只無形的手捏成一圈用力抓緊,難受得她一陣陣乾嘔,卻又吐不出任何東西來。

她沒辦法,只能在一次一次往伙房跑,向人討一些溫水喝。

這麼半日折騰下來,她挑水的速度非但沒有加快,還被無限地拖延了。因為她跑茅房的次數也多了起來。

在這附近方圓,唯一有茅房的地方,就唯有后陣的一個角落了。所以像猴兒這樣的小子,大都是在外頭解決的。

可夏雲初到底是個女娃,總不能褲子一脫就蹲在路邊。

她今天雖然已經飽受矯情帶來的苦楚,可這種事情,她還是無論如何也沒辦法說服自己,所以每次都是趁著挑水回來的時候就跑到茅房去,看的猴兒疑惑不已,撓頭講,「小夏子你這是怎麼了?若是憋不住,就在外頭隨便找個地方就是了么。遠遠跑那邊去,還要等……不是礙事么。」

夏雲初也不能同他講實話,只能裝出個害羞的模樣來搖頭。

猴兒嘀咕了兩句,倒也沒多說什麼,還是等著夏雲初一道,然後才朝外邊跑。

兩人這樣慢悠悠地挑水,果然花費了好長時間才將那個水缸給挑滿了。

而熬過了大半個白天以後,夏雲初便發現自己好像已經不覺得餓了。大概是她這樣一直餓著,都已經麻木了,胃部的感覺也跟著遲鈍了起來。

一直到將近傍晚的時候,夏雲初才重新在伙房裡邊見到了那個壯漢。

同她比起來,那壯漢眼看著可要好不少。至少他身上面上能夠看得見的地方,並沒有任何傷痕。先前她雖然咬了壯漢兩口,可傷口並不很深,看著也是毫不起眼。

可從對方走路的姿勢裡邊,夏雲初能看出來他確實是挨了打,這時候走路都有些歪歪扭扭的,遷就那些受傷的地方。

夏雲初搖搖頭,沒有迎上前去,而是讓猴兒去將水倒入水缸,然後拿了水桶出來繼續做事。

她可沒心思去笑話那壯漢,她自己如今的情形也不大好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負傷做事

1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