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八卦主角

第18章 八卦主角

趙三季顯得出奇地聽夏雲初的話。

他雖然常常會笑話夏雲初太多講究,可心裡邊卻明白,夏雲初的那些講究並不是毫無道理的。他當軍的時間不短,在這戰場上邊,早就見慣了生死。當時他自己身上所受的傷有多嚴重,他自己心中一清二楚。

甚至當時在昏過去以前,他就沒想過自己還能有醒過來的一日。

趙三季當真以為自己會就那樣昏死過去,然後一身血流個乾淨,又或是傷口潰爛而死。

他見過太多這樣的傷兵,有時候受的傷還不如他,卻再也沒能醒過來。

夏雲初離開了以後,趙三季曾經仔細察看過自己身上的傷口。讓他驚訝的是,他身上的那些傷口都已經開始結痂癒合了。特別是腿上那個猙獰的傷疤,雖然看著十分可怕,卻沒有一點兒潰爛的樣子。他自己用手輕輕按了按傷處,可以感覺到裡邊骨頭的位置似乎十分端正。

趙三季並不完全知道夏雲初在他身上做了什麼,可見到自己的傷口已經,他便默默地接受了夏雲初的指點,嚴格按照夏雲初的要求去管理自己。

他不願死,也不願落下一身傷殘。若是可以,他寧可再站起身來殺敵,哪怕就在那赤土黃沙之上流盡一身熱血,也不要留在後方,等回王都以後接受朝廷的撫恤。

趙三季醒過來以後,夏雲初還想著要去給李順說一聲。

沒想到她還沒遇上李順,就已經從趙三季那得知李順已經到過營帳那邊去了。

「阿順最近都在負責運送傷員,平日都會到這邊來。」趙三季向夏雲初解釋道。

夏雲初點點頭。

她偶爾也會在路上遇到李順,只不過李順最近到這營帳裡邊來,挑的都是白日的時間,所以就是路上遇見了,也沒機會站住多說幾句話。

李順所運送的那些傷員,夏雲初只是遠遠看了幾眼,卻也能看出那些半昏在李順身邊的兵士,身上帶著不輕的傷勢。

從上次運送趙三季開始,李順好像就已經得到了一些啟發,以後再運送傷兵的時候,就再沒有單獨到營帳這邊來了。夏雲初偶爾碰見他,都能見到李順同另外一些她不認得的軍漢或擔或抬、又或是將傷員背在身上,小心地送到營帳那邊去。

有時候兩人路上遇見,李順身邊沒有傷員,可身上的衣裳卻都會沾染了血跡,一看就是別人的血污到了他身上去。

夏雲初很少去打聽前頭大軍的動向,可見到李順的次數多了,她也知道,前邊的情形肯定是大不好。否則的話,傷員不會這樣多。每日她歇息下來,走入傷兵營帳的時候,總能見到有不少新的傷員出現在這營帳裡邊。

結紮在別處的傷兵營帳,恐怕也同樣是這種情形。

只要一想到前頭的軍陣之中,秦軍可能正面臨著大敗的局面,夏雲初心中就蒙上一片陰霾。

可惜,她就是再擔憂,此刻也沒辦法多說多做什麼,只能默默地在營帳裡邊做事,希望自己所做的這麼一點兒小事情,也能夠拯救幾個傷兵的性命,好讓秦軍能夠稍微見到一點勝利的希望。

除了趙三季以外,夏雲初還陸續地救回了好幾個看著不大好的傷兵。

那些傷兵要麼就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要麼就是哪裡的傷口腐爛化膿了。這些人不用太麻煩的處理法子,只要想辦法將他們的傷口清理乾淨,然後再用潔凈的布帶去包紮傷口,再在照料的時候注意一些,就能讓他們慢慢好轉起來。

這些人畢竟都是些當兵的,身體素質要說弱,那是絕對不可能。他們在軍中做事,吃喝都要比尋常平頭百姓好許多。此時被夏雲初悉心照料一番,傷口慢慢地也就癒合了起來。

特別是在趙三季醒過來以後,夏雲初對他交代了一番,趙三季便連著他身邊的那些傷兵都照料了起來。平日要喝水換藥的,都會要求按照夏雲初的吩咐去做。

趙三季也並不是就多麼相信夏雲初一個小娃娃,只是他同那些傷兵唯一的希望都放在了夏雲初身上,除了夏雲初以外,再沒有人覺得他們能活下去,所以他就如同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樣。

他們這些人在軍中隨意慣了,從來也沒有人這樣仔細地講究過。可他們也從來沒見幾個傷兵能夠好轉,都是憑著自己的身子強硬地熬下來。若是能熬得過,那便是能好轉過來,若是熬不過,就是一卷草席一捧黃土。要是在戰事要緊的時候,可能就只是再多添一把柴火的事情。

趙三季突然變得這樣講究,那些平日負責照看他們的醫兵自然覺得有些煩悶。

可不管怎麼樣,趙三季他們終歸是兩軍陣前捨命殺敵所落下的傷,就是稍微麻煩一些,倒也沒人多說什麼。

趙三季自己行動不便,又沒辦法同醫兵講得很清楚。很多時候,他都只能死記硬背,按照夏雲初所講的那些事情說一遍。至於為什麼要這麼做和不這樣做會造成什麼後果,他自己壓根兒就不知道,更不要說是能講出個所以然來了。

所有人都說這戊午營的傷兵們有特別多的講究,好像就是在折騰人的一樣。

軍中訊息傳遞,說慢也慢,說快也快。

慢,是因為在這軍陣當中,每個人都分屬某個小部分。平日沒有什麼大事得到軍令,是無法在軍中四處穿行的。哪怕就是前頭殺敵的那些軍士,只要敢在軍中亂闖,都會被當成是細作直接綁起來。

他們每日所歇息的地方、所見到的人,都不過是那十幾個或幾十個,隔了一個分部,可能就連臉都認不出來,因而才需要在身上帶著秦軍的標識,心中記著暗號。

可在這軍陣當中,沒有別的任何消遣,為了不被前頭的廝殺逼瘋,許多兵士都會在閑暇歇息只是說一說這軍中的瑣事,也算是一种放松。

因而戊午營這邊的傷兵們特別講究的事情,不一時就已經傳遍了軍中,成了秦軍大營中的一個笑話。

夏雲初兀自不知自己無意中已經成了這麼一個大八卦的隱形主角,還在盡心儘力地想辦法去照料那些受傷的兵士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章 八卦主角

1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