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天真的固執

第11章 天真的固執

夏雲初羨慕地望了李順一回,馬上就記掛起方才那個受傷的兵士來,就拉著李順問,「李大哥,方才那位軍爺的傷……」

李順面上本來還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可聽見夏雲初問起那傷兵來,臉色也就跟著變得嚴肅了起來,還帶上了一絲陰影,微微搖頭,道,「不太好。」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可見心情也並沒有多好。瞧他這個樣子,那傷兵看來並不是「不太好」,而應該是「太不好」才是。

夏雲初本來面色只是因為氣喘而有些潮紅罷了,這時候見到李順這樣子,就變得有些青白了起來。

她想了想,皺起眉頭來,小聲問,「怎麼會呢?我……先前也見到了。那位軍爺不過是傷了腿。哪怕是……哪怕是腿沒了,也不至於不好呀……」

李順有些詫異地抬眼看了看夏雲初,顯然沒想到她會注意到那傷兵的傷勢。在李順心目中,像夏雲初這樣的農家小子,就是膽子再大,可在遇到渾身浴血的傷員的時候,也總是慌慌張張的。別說去注意傷員身上的傷勢了,甚至可能連看那傷員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夏雲初點點頭,見李順沒什麼反應,又道,「我以前在家的時候,也有跟著爹娘學過一些簡單的醫術。那樣的傷口雖然嚴重,還不至於危及生命才是啊。」

「你會醫術?」李順面上更是詫異了起來。這麼一想,他倒是沒有再去糾結夏雲初的膽量了,又搖搖頭,道,「我不知道你學的是什麼。不過,這樣的傷口,傷口本身不是最重要的。要緊的是傷口癒合期間……這樣大的創口,我還沒見過能活下來的。最後不是傷口爛了全身,就是……都撐不到那時候。」

傷口潰爛。

夏雲初一聽,就知道那是細菌感染的表現。這樣簡單的事情,若是換到了現在,隨隨便便哪個小孩子都知道該怎麼預防,可在這秦國裡邊,好像還沒有這種預防的意識。

她先前見到那骯髒的布條綁在傷兵傷口上的時候,心中就已經生起一些不好的預感來了。這時候聽到李順這樣講,無疑就是印證了她心中的想法,讓她也跟著焦急了起來。

那個躺在裡邊的傷兵,她甚至都不知道對方名字。可即便是這樣,眼睜睜看著對方死亡,卻也還是會讓她覺得心中不安。

可如今一看,好像就連李順也沒將她的話放在心上。

也不知道是這些人見過太多死亡,已經麻木了,還是別的什麼緣故。李順提起那傷兵的下場,面上也有真切的哀傷,卻並沒有展現出一絲希望來。哪怕聽見夏雲初說起這樣的傷口是可以癒合的,他也沒放在心上,只是朝著夏雲初露出了個苦笑來。

「你還小,見過的傷還不多。」李順笑著搖搖頭,拍了拍夏雲初的肩膀。

他面上的那笑容,看著比哭還要難看,讓夏雲初心中猛地一陣發堵。

若是真有活下去的希望,又有誰是想死的呢。

夏雲初咬了咬嘴唇,心下一陣決斷,突然抬頭看著李順,問,「李大哥,你……你希望他活下來么?」

「他?」李順呆了呆,這才反應過來,知道夏雲初說的是那個被抬過來的傷兵,面上頓時抽了抽,「我想他活著,可這種事情……」

「那你把我帶進去,讓我幫忙吧。最近的傷員多了起來,裡邊不也是忙不過來么?我以前真的學過醫術,我能讓他活下來。你如果不放心,儘管在旁邊死死盯著我就是。」夏雲初也不等他講完,急急忙忙地就說道。

李順的眉頭又鎖了起來。

他還記得夏雲初,記得這小傢伙是被他從死人堆裡邊挖出來的。

當初第一次見到這小傢伙的時候,她獃獃地坐在死人堆裡邊,眼神十分的茫然,好像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一樣。那種神情,是他這沒讀過書的人無法形容的,就好像是突然被迫離開了雌獸身邊的幼獸一樣,十分的無助。

所以再次見到她的時候,李順總是不免想起她當初的那個神情,覺得這小東西大概是個相當柔軟的,根本不拿她的話當認真去聽。

可這時候對上夏雲初的眼神,他心中卻突然顫了顫。

那眼神裡邊滿滿都是堅定,十分倔強地盯著他看,那裡邊有著濃濃的求生意志。那種生,甚至並不是為了她自己,而是為了一個她根本不認得的人。

這樣的眼神,李順已經好久沒有見到過了。

他從出生開始,好像就是生活在這戰場上邊,從小所見到的都是些刀光劍影。旁人總認為他們這樣的人應該是特別的剛毅,其實,那些老兵的眼神裡邊,更多的卻是一層深深的麻木。想要見到他們心中真正的感情,還要先將上頭那些麻木扒開,才能發現下頭那些柔軟的東西。

也有些人,見的血腥太多,就再沒有什麼柔軟可言了。

夏雲初這模樣,就好像是一直生活得十分優厚的公子小姐,突然見到了一次可能發生的死亡,於是才會這樣的在乎,顯得十分的天真可笑。

可李順發現自己好像並不討厭夏雲初的這點天真。

他總覺得自己若是在戰場上出了什麼意外,恐怕周遭那些人的反應也會同他一樣,十分麻木。只是將他的屍體堆到烈火當中去,為了避免瘟疫而將他一把火燒毀。事後若是想起有他這麼一個人,說不定會說道幾句遺憾,可等時間長了,也沒什麼會再記住他的名字。

見慣了傷口以後,自然就能分辨出怎麼樣的傷口致命,而怎麼樣的傷口囫圇著可以活下來。所以當他們見到那些必死之人的時候,有時候也就僅僅只是儘儘人事,再沒有誰會覺得他們身上能產生出奇迹。

可這時候見到夏雲初執著的眼神,他心中才猛地一震,突然好想被喚醒了一樣。

他自己遇到這種情況的時候,當然會希望有一個如同夏雲初一樣的醫者站在他身邊。哪怕他當真已經沒辦法再活下去,也希望能有人為他努力一回。若是這樣也沒辦法活下去,那就是他的命數已盡,他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而在這以前就輕易放棄,難道他們其實一直都做錯了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醫錦還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醫錦還鄉 醫錦還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章 天真的固執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