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京城人多,而且也有不少貴人在其中,走路必是要眼觀八方,生怕碰到了什麽人惹上麻煩,所以走起來也是格外辛苦。

那雜貨店的老闆與沈成石有些交情,平日拿貨都在這家鋪子拿,價錢多少會省下一些,見爹正在與那掌柜說話,沈荷香有些百無聊賴地站在竹簍邊,看著這間鋪子里的貨品,目光轉了一圈後,最後落在門口對面。

那裡正在動土,似乎是要蓋什麽鋪子,有不少人在那裡扛石頭打地基,這本來是尋常事,但其中正佝僂著腰,咬牙用力的扛著一塊沉重石頭的人,卻是讓沈荷香神色一變,她沒仔細看那人的臉,但那臉頰靠近鬢角的燒疤卻是看了個清楚,雖然不似剛燒完時那麽嚇人了,但是看著卻仍顯得猙獰狠厲。

此時已接近午時,日頭正是毒辣的時候,扛石頭的幾個人停了下來,然後排隊接了那管事給的一碗井水和三兩個窩窩頭,各自找了不起眼的牆角地方坐著,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

扛石頭是個體力活,只能賺個兩頓飯,成年男子一日能給十個八個銅錢就已經不錯了,像那些半大的小子,基本是不給錢的,即使這樣也有人伸著脖子要干。

沈荷香悄悄走到鋪子門口拐角,她手裡正提著一包油紙包,上次的紅棗糕她還沒吃夠,沈成石這次來時路過糕點鋪,便給她買了一斤,留著回去當零嘴吃,另一邊手裡正捏著一隻荷包。

早上她出門前順手便拿了柳氏縫的一個鎖完邊沒繡花的粉色香囊,用來裝她攢的百來枚銅錢,本來打算是想買個檀香的木梳,或者是買個好一點的銅鏡,此時卻是緊張的捏了捏香囊帶子,隨即咬咬牙,便伸手把香囊從腰間扯下來,隨手包了包,然後塞進了糕點油紙包里,這才頓了頓,朝那個正在陰涼的牆壁處,大口咬著乾巴巴窩窩頭的扛石工走過去。

那人不過十四五歲的年紀,抽長的身材已經初具成年男子的外形,此時身上只搭了件舊外衣在肩上,側身時能看到後背因扛石頭磨得有些紅腫斑駁的傷口。

大概是因長時間的曝晒做工,全身都是未消乾的汗水,時不時還會從頭或手臂滴落到地上,汗濕的頭髮也緊貼著臉側的燒疤處,那疤大概有兩指寬長,歪曲有如蛇爬,可能剛好沒多久,傷處還泛著白,讓人有些望而卻步。

沈荷香咽了下口水,把手心的汗悄悄的往衣側蹭了蹭,對於簡舒玄,她心裡確實是有一點愧疚,當年也不是故意要羞辱這個人,說起來也是年紀小,都是一時衝動惹的禍,本來她一直對自己將來能嫁入書香門第為榮,結果到頭來卻什麽也沒有了,還到處被人取笑有個滿臉燒疤的男人,心中又氣又惱覺得委屈極了。

一路哭著回來時,正趕上他主動尋上門,似乎想與柳氏借錢安葬爹娘,那臉上剛燒出來的疤紅紅的著實把她嚇到了,一時便惡言相向,將他從家裡趕走,事後心裡也知道自己做得過分,但卻一直死鴨子嘴硬,現在想來也不免有些後悔。

但最讓她覺得棘手的便是她知曉這個簡舒玄的將來不是那般好惹的,如果能早重生幾天,她一定會好言好語相勸,然後用銀子將他徹底打發走,肯定不會像現在這般糾結。

在沈荷香的潛意識裡,對當年簡舒玄居高臨下的冷漠眼神有著深深的忌憚,這人在她心中比瘟神也差不了多少,恭恭敬敬將他送走才是最安全的,連攀交的心思都沒半點。

所以此時沈荷香覺得一切是天意,趁他窮困潦倒時,自己給他點食物和錢,說不定這結就解了,這才有她提著糕點和積攢的錢,抿著嘴往那邊走邊小心翼翼地注意著他的反應。

三個窩窩頭只有拳頭大小,對一個苦力來說並不多,三口兩口就能吃掉一個,狼吞虎咽之下速度就更快了,吃完後,簡舒玄拿起碗大口大口的喝起冰涼的井水,就在這時他聞到一股茉莉花的香氣,接著眼角瞥到一個身影。

見簡舒玄眼睛往這看,沈荷香伸出的腳頓時縮了回去,就覺得有點氣短,絕不是英雄氣短,而心虛使然。

果然那眼神里原本有些驚訝,但看到是沈荷香時,頓時覆上了一層怒意,跟記憶里一樣,黑亮得要吃人一般,沈荷香早已經忘記當年她都口不擇言的說了什麽,但是顯然簡舒玄是記得牢牢的,半點也沒有忘記。

自重生以來,沈荷香心情一直是極好的,所以日日笑意濃濃,平日更是百般討好爹娘,常常面上笑容甜甜,就算是那時不時漏雨的爛泥房,看著也不是那麽討厭了,早已經笑得習慣的她此時見了簡舒玄,只覺得臉都要僵了,如果用銅鏡照照,估計會比哭還難看。

看著簡舒玄眼中的怒意及鼻中的那股汗味,沈荷香只覺得自己像闖入了什麽東西的領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好僵硬的扭回頭,把手裡東西向他遞過去,盡量笑得好看點道:「那幾個窩窩頭不夠吧,這個是吃的,給你,你、你拿著吧,餓了可以填填肚子。」

任何人在那種不善的眼神下,都會緊張得頭皮發麻、心跳加速、說話結巴、眼神躲閃,換了別人估計就要被嚇暈了,那疤近看更恐怖三分。

簡舒玄見到沈荷香的樣子再聽到此話,原本滿含怒意的眼睛都快要冒出火焰了,他一掌打翻了面前動來動去礙眼的糕點油包,想到那日她說的話,一時怒得眼睛都快噴出火了。

簡舒玄咬牙切齒半天才忍住怒氣,硬擠出聲音道:「你放心,我簡舒玄就算是個要飯的,也絕不用你來施捨。」說完連水都不喝了,蹭的便站了起來,準備轉身就走。

沈荷香上一世在香販手裡受盡了苦處,時常挨打,剛才簡舒玄伸手拍落糕點時,她便睜大了眸子,驚懼快速的往後退了兩步,當簡舒玄站起來時,她更是連連退了數步。

驚嚇之後見到簡舒玄似乎沒有要衝上前打她,而是轉身要走,頓時急促的心跳慢慢緩和下來,一時間也有了些莫名的惱怒。

這人也太小肚雞腸了,那日也不過是幾句氣話,今日主動來求和,他不領情就罷了,居然還想要打人,實在是太惡劣了,她沈荷香也不是那沒脾氣的泥人。

沈荷香想到此,心中憋不住的話便打不住的衝動出口,「哦,你要真這麽有骨氣,怎麽還在這裡啃窩窩頭?我說的話是不好聽,但那也是實情實理,你不去光宗耀祖卻跑來給人當勞力,要是被你爹娘知道了,就是不死也要被你氣死了。」

又想到前世這個人三十好幾也沒娶妻,一直是單身一人,頓時眼神動了動,又聲音低低的補了一句,「飯都吃不上了,還有什麽可凶的,像你這樣的人,活該一輩子找不到媳婦。」

這句顯然被簡舒玄聽見了,只見他倏地轉過身,胳膊上的筋都劇烈的動了兩下,沈荷香見狀嚇得不敢再說下去,向後退了兩步便顧不得其他,提著裙擺轉身便跑,不一會兒的工夫,身影便消失在牆角。

這時兩個同樣扛石頭的男子探出頭,其中一個看了看被摔在地上不成型的油紙包,頓時饞得舔了舔嘴巴,一看就知道那是不便宜的糕點,那簡舒玄當真是好福氣,居然有小娘子來送糕點,人比人氣死人啊。

不過想到這東西既然被扔了,那就是不要的了,兩人頓時將那油紙包撿了起來,「咦?這是什麽。」有個人摸到了一個東西,打開一看,「哎喲,是姑娘家的香囊呢。」說完便拿到鼻前聞了聞,「還是花香味,好香啊。」

兩人眼睛正發光,剛想要打開看看,這時突然斜過一隻手,一把將那香囊給奪了去。

「別打什麽歪主意,這不是你們的東西。」說完已套上衣服的簡舒玄冷冷的看了他們一眼,然後握著香囊轉身離開了。

兩人翻著白眼沖著簡舒玄的背影嘀咕了兩聲,見他走了幾步便將手裡的香囊小心放進了衣服內袋,兩人不由得賊兮兮地笑了,聽說簡舒玄有個早早定下的媳婦,沒想到是真的,不過就你那嚇人的樣子,人家小娘子還未必要你咧,別以為我們沒聽到小娘子說什麽,一輩子都娶不到媳婦,哈哈。

兩人幸災樂禍的打開紙包,果然見這糕都碎了,「是紅棗糕,還好油紙沒碎,用手捏著吃吧。」說完兩人便趕緊捏了幾塊渣渣吃了起來。

「剛才那個找簡舒玄的小姑娘,說實話長得可真好看,臉白白的,小嘴紅嘟嘟的,瞪起人來一雙眼睛烏溜溜,也不知是誰家的小娘子,如果許配給我,她天天瞪我也樂意。」其中一人邊吃還忍不住打趣道。

「哈哈,你想得倒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錦繡香途 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錦繡香途 上目錄 錦繡香途 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