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9章 案中案

第999章 案中案

坐在審問室里的張丁香,終於知道再怎麼樣,也捂不住她的犯下的事情了。

她的確一路靠著野心和有錢支撐著,她才敢囂張的做下這些事情,也只有到現在,她才感到了後悔,之前,她可是一點兒心裡陰影也沒有。

「好吧!我交待,我全部都交待出來,但請你們放過我的女兒,我的女兒對於這些事情,什麼都不知道,她是無辜的。」

「你也知道你女兒是無辜的,那麼當年那個差點要被你殺害的女嬰兒是不是就該死呢?她也是無辜的。」

張丁香的臉色閃過迷茫,彷彿她現在坐在這裡,整個世界都塌了,她只想著自已的利益和孩子。

「反正她們要是不死的話,我和我的孩子就沒有一個完整的家,我只想給我女兒一個父親,如果能找到她的親生父親那是最好的,我當時沒有想這麼多。」

「你哪裡來的錢?」

「是我向你我老公要的,他對我很負責任,我要多少他就給多少。」張丁香此刻,並不知道自已的老公就在外面聽著,她還回憶著當年的幸福。

「你用他給你的錢,買兇殺害他的女兒,這種事情,你是怎麼敢做的?」女警聽完,都覺得不可思議。而在另一間監控房間里,伊景龍快要氣瘋了,他渾身氣得顫抖著,當年張丁香纏著他要錢,不給錢就要破壞他的家庭,他在自責之中,給了她兩百萬,沒想到,她竟然拿

著他給的錢,反過來買通保姆殺害他的家人。

狠毒兩個字已經不足於形容張丁香了,簡直蛇蠍心腸。

一旁的藍初念也眼含淚花,被藍千皓緊緊的攬在懷裡,他也攥緊著拳頭,他沒想到,尋找好的親生父親,會牽出當年的事情,讓她經歷這些。張丁香此刻,已經是供認不諱了,「對,我當是只想給女兒一個父親,別得男人我不放心,她還小,又是女孩子,我怕嫁給別得男人,她會受欺負,所以,我只能嫁給伊景

龍,他會真心待我們的女兒的。」

「那你想過他的前妻嗎?他前妻抑鬱三年,最終吞葯自殺…」「這可不管我的事情,我只不過是讓保姆買一瓶葯給她吃,讓她睡得安穩一些,哪知道她會全吞了啊!」張丁香現在神經極為繃緊,一時之間,竟然連這件事情也抖了出來

警員相視一眼,便有了問她的技巧了。

「你找保姆給伊夫人買安眠藥,你是真好心還是有其它的目的?」

「我…我是真好心的…」張丁香心虛的說。

「張丁香,你最好說實話,你現在所有的一切事情,都在我們的撐握之中,你敢再隱瞞,我們就要加刑了。」警員拍了一下桌子說道。張丁香嚇得渾身顫抖了一下,然後捂著臉,用力的點頭,「對,我承認,我不是真心的,我聽說她卧床不起,每天想念女兒都快瘋了,我遇上那個保姆,她跟我說,她經常

想去地下陪女兒,我就故意讓保姆帶了一瓶安眠藥給她,我哪知道她會全吞了啊!」坐在旁聽室里的伊景龍臉色全變了,他沒想到,害了他的女兒,竟然連他前妻去世的葯都是她暗中讓保姆帶進來的,他從來不敢在家裡放過量的安眠藥,因為心裡醫生曾

和他交待過,他的妻子這種病情,千萬不能在家裡放過量的安眠藥,因為病人情緒想不開的時候,會吞葯自殺。

原來又是她乾的。

一旁的藍初念的淚眼裡,也射出一抹仇恨的光芒,是她害了母親。

警方也沒想到,張丁香的手裡竟然有兩條人命了。

坐在尋問室里的張丁香,神情也一下子變得非常的蒼老,「對不起,我對不起她們母女,是我害了她們。」

「你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女警員朝她道。

張丁香此刻,捂著臉,埋在桌子上,像是再也不敢見人似的。

兩名警員出來了,張丁香才崩潰大哭著,一邊哭一邊在那裡發瘋似的叫著什麼,看情況,她也在瘋的邊沿了。

一群人從旁聽室里出來,伊景龍眼眶發紅,聲線嘶啞,他抱住藍初念,眼神里充滿了愧意,是他當年的一個錯誤,害了她和她的母親,他萬死難贖這份罪業。

「千皓,帶著你妹妹和伊先生回去休息吧!張丁香我們先拘留起來,後續的事情,就看法律如何判了。」

「謝謝你們,辛苦了。」藍千皓朝他們說道,伸手扶了一下伊景龍,「伯父,我送你回家。」

藍初念也安慰著父親,「爸,先回去再說。」

伊思雅在家裡等著,她擔心母親,同時,也不安,聽到有車聲駛進來,她趕緊從大廳里出來。

卻發現,扶著父親回來的是藍千皓和藍初念,她驚喜之中,朝父親問道,「爸,媽怎麼沒有接回來?」

伊景龍壓抑著的怒火,因為伊思雅這一聲尋問而爆發出來。「你得母親還想回來?她應該下地獄,她就算碎屍萬斷,也難解我心頭之恨。」

伊思雅被父親的話嚇得激靈一顫,看著父親那憔悴而沉重的身影,她不知道父親出什麼事情了,而母親又做了什麼

藍初念安慰一句道,「爸,冷靜一下。」

伊景龍倒是安靜下來了,但是,他臉上那份悲傷而痛苦的神情,卻叫人擔心。伊景龍他此刻的情緒,洶湧難平,他的人生一瞬間籠罩在痛苦之中,他甚至想到和張丁香生活的這十幾年,都寒心顫抖,這令他想到在九泉之下深愛著的前妻,她若是知

道這一切的真相,她該多痛苦,多傷心?

「爸,你別嚇我,我媽到底做錯什麼了?她怎麼了?」伊思雅從未見過父親這麼凶她的樣子,也嚇得哭著進來。

藍千皓的目光冷冷的射向她,「你母親是殺人兇手。」

伊思雅立即瞠大了眼睛,喘息一口氣道,「不會的,我媽不會殺人的。」

伊景龍的目光看著他和張丁香的這個女兒,他咬著牙,朝伊思雅道,「明天我會派人送你去國外,你以後就在國外,不要再回來了。」

伊思雅瞠著眸,爸這是要把她流放在國外的意思嗎?她才不甘心呢!她一臉委屈的問道,「爸,我媽到底做什麼了?」

「你母親就是一個蛇蠍女人,她當年生下你,卻害了我一家人,縱然你無錯,可她卻該死,她該下地獄。」

「我媽害了誰啊!」伊思雅眨著淚眼尋問道。藍初念看著這位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的內心裡也是又恨又氣,但是看著她不明真相的表情,她深呼吸一口氣道,「你母親在二十年前,買通照顧我的保姆,想要把我扔到江

河裡淹死,隨後,在我母親生病時間,她又買通我媽病床前的保姆,讓她勸我媽吃安眠藥,最終讓我母親吞葯自殺,這都是你母親在暗中指使的。」「什麼?怎麼可能?我媽不會這麼做的,這不可能…」伊思雅跌跌撞撞的後退一步,然後,她看著藍初念,大叫一句道,「可你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你媽那是活該,我媽又

沒有叫她吃藥的,是她自已要吃的。」

伊景龍直接氣得胸口窒疼,他看著這個被張丁香教育長大的女兒,他是真得氣恨交加,就算他常年帶在身邊,可是張丁香總會在背後教一些女人的心機和手段。

以至於他再怎麼教,伊思雅都無法成為善良淑雅的人。

「滾出去,從現在起,不許再回這個家了,我沒有你這樣的女兒。」伊景龍怒喝一句。伊思雅嚇得臉色變了,「爸…我也是你的女兒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9章 案中案

6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