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4章 喬輝陽的狡猾

第984章 喬輝陽的狡猾

喬慕澤的心在抽疼,看著她,還是因為她和喬輝陽的叔侄關係,讓她遠離了他一些,他輕輕點點頭,「是他!他當年迫使你父親從公司的帳目做了一批假帳,涉案金額超過

一個億,以當年有資金來說,這已經是一筆巨額資金轉移了。」

庄暖暖的腦子轟了一下,父親做了假帳,而且還是這麼大的一筆數額。

這意味著父親不管是什麼原因,他都做了這件犯法的事情。而損害了眼前這個男人家族公司的利益,一個億,她目前無法想像的天文數字。

「對不起!我替我父親向你們道歉。」庄暖暖的目光,含著淚,顯得悲憤,又痛苦。

因為她恨殺害父母的兇手是他的叔叔,她更替父母的死,而悲傷難過。

喬慕澤站起身,在他靠近的時候,庄暖暖又後退了一步。

然而,男人不讓她再退了,他伸手過來,扣住她的腰,緊緊的把將按入懷裡,哪怕庄暖暖還掙扎了一下,他也不讓她後退。

庄暖暖伏在他的懷裡,嚎啕痛哭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庄暖暖的情緒才漸漸的穩定了一些,她推開了他,她的眼淚沾濕了他大片的衣襟,而男人的目光,卻一直心疼的落在她的臉上。

庄暖暖拿起那份文件夾,遞給了他,「你把它帶走吧!追討回你們的利益損失。」

喬慕澤此刻想要做的,並不是追回那筆錢,而是,做為她的男人,替她的父母追查兇手,這才是最重要的。

他直接把她攬回懷裡,「這份文件存在的價值,並不是追回那一個億,而是替你的父母討回公道,把殺人兇手送去他該呆的地方。」

庄暖暖抬頭,「哪怕這個人是你的親叔叔?」

喬慕澤的眼底,閃過一抹冷冽,「我不管他是誰。」

庄暖暖剛才還會想著,如果是他的親人,他會不會捨不得?現在,看著他眼神里的光芒,她明白了。

「謝謝你!」庄暖暖知道,一直支持著她找到真相的人,是他。

喬慕澤抿唇輕嘆,「說什麼呢!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情,而不需要你的感激。」

兩個人從家裡出來,帳目就裝在庄暖暖的背包里,把家裡的一切放回了原位,他們回到了車裡。

而在不遠處,李達拿著望遠鏡,看見兩個人出來,他不由又看了一眼腕錶,他們進去到現在,已經一個多小時了,為什麼進去這麼久?是不是得到了那份帳本?

李達的心焦急著,整個人都有些不安起來,他拔通了喬輝陽的電話。

「怎麼樣?」喬輝陽的語氣也有些急。

「喬總,他們在庄暖暖的舊居里呆了一個多小時。」

「那他們出來的時候,有沒有什麼變化?」

「看不太清楚,但是,我有一種預感,他們好像拿到了帳本。」

喬輝陽在那端也急燥了起來,「你確定?」

「我不敢確定,但是,也不能擔保他們沒有拿到,萬一拿到了,當年的事情可就要掀出來了。」

「別慌,我們不是還有很多可用的人嗎?現在是時候用他們辦事了。」喬輝陽也在喬氏集團埋下了很多的眼線。

「好,我們現在走一步,算一步。」李達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前方。

坐在車裡,喬慕澤朝庄暖暖道,「我們一起回別墅,我看看這些帳本是不是能成為你父母翻案的證據。」

「好!」庄暖暖也目露期待,這是她壓在內心裡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但同時,她內心,也懷著內疚,父親當年的行為,對整個喬家都形成了一種傷害。

喬慕澤伸手握住她的手,湊過來安慰道,「別擔心,有了帳本,你父親的翻案的希望就很大了。」

庄暖暖點點頭,想到喬輝陽上次和她聊天,她只感覺渾身寒意。

沒想到,站在她面前的人,就是當年殘忍逼死父母的人。

回到喬慕澤的家裡,庄暖暖去泡了一杯茶,而喬慕澤進了書房裡查看帳本。

庄暖暖端茶進來,喬慕澤眉頭緊擰,專註的翻看著記錄。

「怎麼樣?這些帳本有效嗎?」「帳本記錄了你父親當年挪用的數額,還有通過哪些手段和方式挪走,以及資金流入的帳戶,我查了一下,最終帳戶是一個叫王極的人,而這個人和我叔叔是什麼關係,我

們還需要仔細核查。」

「嗯!」庄暖暖點點頭,她不急了,她只希望當年的真相全部公開出來,父親犯得錯,她可以來承擔,但是,殺人罪卻絕對不能放過那個人。

喬慕澤繼續在翻看帳本,能挪用一個億的資金,莊嚴明陸續的記錄了一本厚帳本。

庄暖暖站在他的身邊,面對著父親記錄得這些事情,她完全看不懂。而在喬慕澤家附近不遠處的方向,李達的目光閃爍著焦慮,庄暖暖是不是真得拿到了帳本,不過,當年挪用資金的帳號,並不是喬輝陽本人的,當年的帳號轉移到了一個

李達剛過世的堂兄帳號上,然後,再通過一家空殼公司洗錢到了喬輝陽的手裡。

現在,喬輝陽利用那筆錢在國外,還經營著一家營利不菲的金融公司。

以喬慕澤的本事,他肯定會順著這些帳本的查核,慢慢的查出這一切。

李達現在只感渾身冰涼,回憶著這些年成為喬輝陽的利用工具,很多事情,他都沒有動手,都是他代替的。

所以,他成了最核心的那個人,一旦當年那件事情翻案,他就是主要責任人。

李達越是想著,越是滿頭冷汗冒出來。

而此刻,喬輝陽正在他的家裡,他的身邊出現了另一個他好好培養著的手下使喚著。

「阿才,一旦國內的事情被掀出來了,就是你為我忠心辦事的時候,我不會虧待你的。」

「你放心吧!喬總,我一定會盡心替你辦事。」這個叫阿才的忠心的垂手站在他的身邊。

「我早就做好了退路,莊嚴明的事情,李達可以替我承擔大部分的罪名,只要他不鬆口,我就不會有罪。」

「可是,李達萬一…」「李達有一個兒子在國外讀書,我早在他兒子的身邊按排了我的人,一旦李達被抓,我就用他最愛的兒子來做威脅,如果他把我供出去,他兒子就沒命了。」喬輝陽一副狡

猾老狐狸的嘴臉。

一旁的男人立即凜了凜,現在,他有機會接替李達,站在喬輝陽的身邊辦事,那謀利肯定很不錯。

所謂富貴險中求。庄暖暖沒有打擾喬慕澤看帳本,她坐在沙發上,再一次讀著父親的信,淚流滿面,父親在信中的意思,是希望她和母親一起好好的生活,可是,他哪裡知道,那一次的出

差讓他們兩個人都出事了呢!

庄暖暖可以想像,那天的父親內心有多焦急,有多痛苦,他一定非常的自責,而他們為了救她,不惜自殺來保住她的命。

這是人生最痛苦的選擇,而他們毫無猶豫的選澤讓她活下來。

「爸,媽,我一定會讓兇手得到法律的制裁。」

喬慕澤已經看了大部分的帳本了,他起身出來,看見坐在沙發上默默流淚的女人,他的心揪了起來,他走到她的身邊,伸手攬住她。

輕輕的親著她的髮絲,這個時候,他只能陪著她。

「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喬慕澤低沉落聲。

庄暖暖撲進他的懷裡,低泣道,「謝謝你,可是我爸當年的所做所為,我盡量彌補你們。」喬慕澤低嘆道,「我只要你在我身邊,不要再離開我,就是最好的彌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4章 喬輝陽的狡猾

67.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