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3章 找到帳本

第983章 找到帳本

喬慕澤和庄暖暖連日幾天來,都是回到她和父親一起走過的地方,庄暖暖的情緒有些悲傷,她也在努力的尋回父親的記憶,想像著,是不是有她遺忘到的重要地方。

喬慕澤的保鏢隨時跟隨在身邊,與此同時,在他們尋找的時候,一輛遠遠跟隨的車子也在觀望著。

車裡的李達,在連續跟隨了幾天之後,他確定了,庄暖暖和喬慕澤出行,一定是為了尋找她父親手裡的那份帳本的。他拔通了喬輝陽的電話。

「怎麼了?」喬輝陽的聲音傳來,聲線也綳著緊張。

「喬總,喬慕澤這幾天一直帶著庄暖暖出行,可能是想讓她尋找她父親丟失的帳本。」

那端的喬輝陽立即也急得喘了一口氣,「你給我盯緊了,如果找到帳本,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你都必須給我搶過來。」

「是!我正在緊盯著,但是,喬慕澤出行都帶著保鏢,我不敢靠得太近,怕被發現。」

「李達,你要清楚,要是庄暖暖找到了帳本,就是我們完蛋的時候。」喬輝陽在李達的身上下威脅。

「是!我一定會搶過來的。」李達聽完,也立即保證。

喬輝陽在那端掛了電話,李達暗暗抹了一把冷汗,看著不遠處走進了庄暖暖舊居的一對人,那簡直就是一把刀橫在他的胸口,隨時要切進他的心臟。

庄暖暖再一次回到了和父親最初居住的地方,這裡很久了,即便她不來這裡住,她捨不得賣掉,庄暖暖打開門,裡面的傢具都充滿了回憶。

喬慕澤看著這套房子,這些傢具,莊嚴明當時雖然是公司的經理位置,但看起來過得並不寬裕,他的家裡傢具都是舊的。按理來說,莊嚴明也不是太缺錢的人啊!不過,小時候他倒是願意把大部分的錢投資在庄暖暖的身上,送她上興趣班,練習班,鋼琴班,這些隱形看不見的錢,都是一項

投資。

庄暖暖伸手撫摸在放在她以前小桌上的一台電子琴,已經蒙著一層灰了,她輕輕一嘆,抬頭看著這個家裡,兒時候的一些記憶,清晰如潮水了。

喬慕澤站在她的身後,目光閃爍著一抹心疼,如果不是為了查明真相,還她父母一個公道,他真不希望她這般的折騰,這輩子有他保護她,便足夠了。

就在這時,庄暖暖回頭朝喬慕澤道,「我記得我爸小時候的時候,買了一個保險柜,好像我媽還非常的生氣。」

喬慕澤立即重視起來,「你看見了嗎?」「對,我爸買回來的時候,我記得我媽說,他為什麼要這麼做,有什麼東西非要弄保險柜不可,我們家也不是富有家境,我媽還以為我爸要隱藏什麼她不知道的東西,反正

,就吵了一頓。」

「那你知道你爸的保險柜安裝在什麼地方嗎?」

庄暖暖想了想,搖搖頭,「我只知道他買回來了,但是,我沒有看見他安裝在哪裡。」

喬慕澤看了一眼這個家裡,他的目光掃過那些隱蔽一些的地方,比如電視櫃後面,還有房間的衣櫃後面。

庄暖暖看著他目光所視之處,她立即眨了眨眼,「我爸會不會隱藏在這些柜子的後面?」「我們找一找,說不定能找到。」喬慕澤朝她說道,他走到電視櫃的旁邊,伸手搬開了,庄暖暖過來幫忙,移開之後,電梯櫃身後沒有,兩個人又在這個家裡的其它地方尋

找著,最後,在庄暖暖小時候的房間里,在她的衣櫃後面,找到了那個安靜保存了七年的保險柜。

庄暖暖和喬慕澤驚喜激動的相視一眼,她沒想到,父親什麼時候,把保險柜安裝在她的房間里?

而且還在她的衣櫃後面,一定是趁著她不在家的時候安裝在這裡的。

「我爸為什麼要裝在這裡?」庄暖暖倒是有些想不通了。

「因為你父親知道一旦那些人找進來,便一定會找遍他的房間,而你的房間,那些人不會祥細搜查,按常人的心思,沒有人會把重要的東西,放在孩子的房間。」

庄暖暖點點頭,也許他說得對。

庄暖暖小時候的柜子並不大,粉色的一小排柜子,庄暖暖和喬慕澤齊手把柜子推到了旁邊,露出了那個小型的保險柜的開鎖孔。

這是一個密碼櫃,庄暖暖和喬慕澤蹲在旁邊,喬慕澤看向她,「你知道你父親常用什麼數字做密碼嗎?」

庄暖暖想了想,搖搖頭,「也許是他們的生日吧!我試試看。」

庄暖暖按完之後,卻發現沒反應,看來是錯的。

喬慕澤心想了一下,伸手去按,庄暖暖一愕,他難道知道嗎?

就在喬慕澤按完之後,只聞叮得一聲,顯示著裡面的鎖扣已經解開。

「你…你怎麼知道?」庄暖暖不敢置信的問道。

「是你的生日後面六位數。」喬慕澤看著她。

庄暖暖的心驀地一疼,父親這麼重要的事情,用了她的生日數字?

喬慕澤卻知道,莊嚴明非常愛她,所以,他極有可能很多密碼,都會用庄暖暖的生日。

喬慕澤伸手擰開了保險柜的門,只見並不大的保險柜里,果然放著的,是一份信,還有一踏錢,最下面,是一本文件夾,那應該就是他們尋找的帳本。

庄暖暖先是拿起了這份信,她急急的打開,當看見信件的那一刻,她的眼眶就模糊了,看著上面的文字,她覺得溫暖和親切。「暖暖,我的好女兒,當你看見這份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出意外了,我深知自已時刻在危險之中,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太多,如果我不在了,你和你母親一定要好好的

生活下去。我不能照顧好你們,我很抱歉,希望你們不要恨我這麼做,爸爸沒能力讓你們過得更好,下面那本文件夾,你們交給喬氏集團的總裁喬越陽先生,交完之後,你們搬離一

個地方,重新生活,好好照顧自已。」這份信讓庄暖暖瞬間崩潰了起來,她捧著臉哭得不能自已。喬慕澤立即坐過來,把她攬在懷裡,這個時候,目睹父親的信件,他無法安慰她什麼,只能給予她一個溫暖的

擁抱。庄暖暖手上的信件,被他輕輕的抽走了,喬慕澤看完這份信,想必莊嚴明的後期也是有後悔之心的,他連身後事都安排好了。只是他在信中的話,讓他沒有想到,最終和他一起離開人世的,還有他的妻子,他們只能獨自的留下女兒一起離開。喬慕澤心疼,更恨喬輝陽的殘忍,他為了達到利益,

迫使了一家幸福的人陰陽相隔,甚至,還想要對庄暖暖下毒手。這樣的叔叔,即便讓他親手把他送進監獄,他也不會眨一下眼,更不會留任何情面。

他就該去那裡渡過他的後輩生。

「我爸…我爸沒有說是誰!到底是誰?是誰害了他們?」庄暖暖現在也很恨,恨死了那個殺害父母的兇手。

喬慕澤伸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後腦,安慰道,「暖暖,你聽我說,我知道他是誰。」

庄暖暖立即從他的懷裡抬起頭,震驚急切道,「你知道殺害我父母的兇手是誰?是誰!」

庄暖暖急得望著他,想要立即知道這個人的名字。

喬慕澤的目光閃過一抹痛心,「是我叔叔喬輝陽。」庄暖暖的呼吸一滯,她幾乎不由自主的離開了喬慕澤的懷裡,她往後退了一步,不敢置信的看著他,「是你叔叔?是殺害了我爸媽?怎麼會是他?為什麼是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83章 找到帳本

67.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