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 喬越野內疚

第964章 喬越野內疚

喬越陽的目光看向兒子,呼吸一促。

他還沒有出聲,而喬慕澤則冷冷的啟口道,「當年殺害庄暖暖父母的人,就是我的叔叔喬輝陽吧!」喬越陽的身體立即被什麼狠狠的擊了一下,有些不穩的扶著床沿,他是真沒有想到,兒子會這麼快看穿這一切。「慕澤…你怎麼會認為是他?」喬越陽看向兒子,他手裡有證

據了嗎?

「我的直覺。」喬慕澤也只能這麼說,因為他的手裡沒有證據,但是,他相信喬輝陽與當年的案子有直接關係。喬越陽驚愕的看著兒子,但隨著他嘆了一口氣道,「當年的那件事情,我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當年的帳目上,突然少了兩個億,那兩個億從什麼地方挪走的,又是用什麼方法挪用的,我並沒有細查,但是,我知道,這大概和輝陽有關,但沒過半年,就傳來了莊嚴明夫妻自殺的消息,我當時也是震驚之極,等了警方的結果,一切證據都

指向了他們的自殺,所以,這件事情,我當年不知道該怎麼做。」

「你只是選擇接受事實,是嗎?」喬慕澤的眼神里,還是有一絲對父親的失望。喬越陽臉上也流露出一抹自嘲,「我知道我讓你失望了,在這件事情上,我也一直內疚自責,所以,在後面的撫恤金里,我讓財務部門,翻了三倍的數額給莊家的人,只是

我沒有想到,他們不接受。」

喬慕澤突然想到上次在家裡,他說出了莊家的案子的時候,父親生氣,又憤怒的表情,原來,他是不想讓他說得太多,在阻止他說下去,不讓喬輝陽聽見,他在保護他。「那兩個億的巨額,的確是莊嚴明利用工作關係挪用走的,我當時非常信任他,把財務的很多權利都讓給他去打理,我甚至想拉他入股,成為股東之一,可誰知道,他會做出這件事情,就算他沒有自殺,他也難逃面臨法律有制裁,所以,我當時只當他是因為挪用公款這件事情,而畏罪自殺,只是他拉上了他的妻子一起,讓我一直不解,直

到你那天在家裡說出庄暖暖在國內被人下了迷藥,透過視頻威脅他們自殺,我才明白,這是輝陽乾的。」

「所以,你知道他就是兇手,你後面不許我說下去,還生氣的激我走?」

「我只能這麼做,我不能讓你牽涉進來,這也是我和你母親反對你和庄暖暖交往的原因,你和她在一起,必定會牽進當年的案子,而我就怕你出事。」

喬慕澤的眼神里,閃過一抹堅定和冷意,「我不管當年的兇手是誰,我遲早要查一個水落石出。」

喬越陽聽完,他也沒有什麼反對的表情,他只是目光擔憂的看過來,「在沒有實際證據之前,你想讓庄暖暖翻案,是非常渺茫的。」

喬慕澤也知道,明知道喬輝陽就是兇手,可是沒有證據,任何指控都不可能。「慕澤,我給你們指一條明路,也許他該為他當年的事情付出代價了。」喬越野想到,如果兒子今天的車禍也是有這件事情有關,那麼,他寧願放棄這份兄弟情,也要護住

他的兒子。

「什麼明路?」

「當年莊嚴明把他挪用資金的帳目隱藏了起來,到現在,我們公司也找不到,想必他知道自已沒有好結果,所以,事先把這份證據帶走了。」

喬慕澤的目光閃過一抹亮光,「只要能找到這份帳本,就一定能翻案。」

「也別想得太容易了,莊嚴明肯定是知道你叔叔事後會翻找莊家的,所以,一定不會隱藏太過現眼的地方,想要找到,也難,大概只有庄暖暖身上有線索。」

「那我會讓她好好想想。」喬慕澤看著父親站在這一邊了,他的內心真得好受多了。

就在這時,喬夫人才端著一碗粥和小菜過來,「我給你出去外面買回來的,你趁熱吃吧!」

「謝謝媽。」喬慕澤點點頭,同時,朝父親道,「爸,借你的手機用一下。」

喬越陽把手機遞給他,喬慕澤拿起之後,便看了一眼父母,「爸媽,給我點私人空間。」

兩夫妻都知道他這是要打電話給誰,不由相視一眼,有些無奈的退出來了。

喬慕澤當然要打給庄暖暖了,他是不會告訴她,他受傷這件事情的,省得她擔心,如果讓她再猜到是和她父母的案子有關,她恐怕不許他插手了。

「喂!」那頭傳來庄暖暖溫柔的聲音。

「在幹什麼?」喬慕澤低沉笑問,此刻的他,躺在床上,小腿還半吊著,腦袋也包紮著一圈紗布,說不出的狼狽。可他的聲音,卻依然給人一種安定沉穩的氣息。

「在作曲,我上次寫了兩首歌,我打算自已試著作曲。」庄暖暖笑答道。「我今天晚上留在家裡,明天有緊急的事情,從家裡去公司出差,可能要些時間回國,你一個人在家裡,乖乖的,哪也不許去,你有什麼需要,都可以找楊麗,她替你做。

「呃?你要去多久啊!」庄暖暖好奇又吃驚的問道。

「那邊出了比較嚴重的事情,我可能需要呆上一個月。」喬慕澤假裝一副沉重的口吻。

「好的,那你去吧!我可以自已照顧自已的,你別擔心的。」庄暖暖忙應道,就生怕他會因為記掛她,而影響他的工作。

「好!我先處理一下工作,你早點睡,不許熬夜。」

「嗯!那你也早點休息。」

「我會的。」喬慕澤說完,頭疼又開始了,他伸手扶住額頭,盡量穩住聲線道,「我掛了。」

「好。」庄暖暖溫柔的聲音傳來。

喬慕澤發現,她的聲音入耳,可以緩解一下他的頭疼,有些霸道的說道,「說一句我想你來聽聽。」

庄暖暖在那端明顯羞澀了,但還是對著話筒輕輕的說了一句,「我愛你。」

不是我想你,而是我愛你。

喬慕澤開心的想笑,卻身子一疼,扯到了腿部,他暗嘶了一聲,「好,我掛了。」

說完,他真得掛了。

喬慕澤放下手機之後,忍著一陣頭痛,然後,再一次打通了楊麗的電話,讓他立即召集他手下六名保鏢,現在開車過去他的別墅,輪留守著,不許任何人靠近。

他擔心喬輝陽喪心病狂會去傷害庄暖暖,也許,他也很清楚,當年的莊嚴明留下了一本證據,所以,這才是他急於想要庄暖暖性命的原因。

喬越野夫妻走進來的時候,看見他閉著眼睛,立即關心的坐過來。

「怎麼了?哪裡疼?」

「沒事!」喬慕澤睜開眼睛,「爸媽,明天辦理轉院吧!」

「好!」喬越陽答應下來。

他們公司集團名下的頂級私人醫院,明天就把兒子送去那裡,那裡安全,也擁有更好的醫護治療。

喬慕澤也想著,在那裡渡過一個月,到時候,他再出現在她的面前,他就假裝剛從國外出差回來吧!這樣,她就不會知道這一切了。

為了能早點見到她,他也一定會積極配合治療的。

庄暖暖坐在房間的陽台上,看著窗外的夜色,她有些累了,撐著下巴,想到他就要出國一個月了。

他明明還沒有出國,而她竟然開始想念了,她現在一點兒也不否認,自已對他的感情。

只是這份喜歡,會有結果嗎?庄暖暖根本不敢深思這件事情。但是能在他身邊一天,就多一天吧!只要他還沒有結婚,也沒有其它的感情存在,她便不想離開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4章 喬越野內疚

6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