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自責想死

第932章 自責想死

而就在這時,電梯門傳來了叮得一聲,只見了一抹挺拔的身影宛如天神直降,他立即奪門而入。

庄暖暖也完全沒想到,他突然的出現,她的眼神里湧上的,並不是被救的欣喜,而是滿溢的內疚。

當他看見庄暖暖被兩個男人拉著拖著走向陽台,他立即意識到他們想要幹什麼,喬慕澤眼神寒光流轉,他拳頭一攥,便朝其中一個猛揮一拳。這個男人立即啷嗆後退一步,喬慕澤扣住庄暖暖一條手臂,準備去揣開拉她的男人,而身後,另一個男人揮拳過來,喬慕澤為了不讓他傷到庄暖暖,硬是撐著他這一拳

,但他握住庄暖暖手臂的手,卻是一分也沒有松。庄暖暖眼瞳頓時心疼之極,她咬牙,看著拖著她的男人,她立即猛地一抬腳,直踢這個男人的跨下,她是練舞蹈出身的,她一揣,也是充滿了力氣,這個男人頓時痛呼一

句。

庄暖暖立即順著他握著的手,張口便用最大的力量咬人,直接撕下這個男人的皮來,這個男人慘叫一句。

兩個男人立即奪門狂奔離開,哪裡還能再留下來?庄暖暖的嘴角還在為嘶咬了那個男人的手背,她吐了一口血,喬慕澤扭頭看見了,明知道她嘴裡的血不是她自已的,卻還是心臟急跳,一把將她狠狠的按在懷裡,確定她

是安全的。

庄暖暖真嫌棄著嘴裡的血腥味,剛再吐的時候,一口血水吐在他的襯衫上,她立即伸手想要推開他,不想弄髒他的衣服。

可是,喬慕澤卻以為她這個時候,還想要推開他,他哪裡肯了?便用了力量將她狠狠一按,霸道出聲,「不許離開我。」

庄暖暖小臉又重重的撞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她眼眶一濕,胸口抽緊澀疼,終於她道歉了,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喬慕澤一怔,這才握著她的肩膀看著這個嚇壞的女孩,看著她一張小臉沾著血,而她一雙清澈的眼睛,卻淚水漣漣,可憐又可氣,他的心臟直接為她揪緊。

她道什麼歉?因為在喬慕澤的心裡,她昨天上午的話,他並沒有怪她,面對雙親慘死的局面,她認定了兇手,她有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

現在,導致這一切,只是那個打給她的陌生電話。

喬慕澤伸手擦著她臉上的血跡,語氣溫柔了下來,「把那個號碼給我,我要知道那個人是誰。」

庄暖暖伸手狼狽的擦著臉上的血,朝他道,「我把號碼給了周總,讓他幫我查一查這個號碼的機主。」

「你也懷疑這個號碼了?」喬慕澤一怔,沒想到她還沒有那麼傻,即然知道反思了。

庄暖暖知道昨天她得到這些消息的時候,理智盡失,像個瘋子,但現在,她清醒了,卻一時找不到方式去彌補這個過失。

「當我看見這兩個人的時候,我就確定有問題了。」庄暖暖抬起頭,「謝謝你救我。」

喬慕澤也慶幸自已來了,否則,喬慕澤咬緊了牙,不敢想像後果,他伸手,又是一摟,把庄暖暖一張小臉按在他另一側乾淨的襯衫上。

庄暖暖像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有一種不敢再惹他的想法。

就乖乖的讓他怎麼抱著吧!

這時,周濤親自帶著助理過來,當他們站在門口,看見門被撬開,而大廳里擁抱著的一對男女,又看見庄暖暖臉上的血,喬慕澤胸口的染血襯衫,都嚇呆了。

「喬總,暖暖,趕緊去醫院。」周濤急忙衝進來。

「我們沒事,這不是我們的血。」喬慕澤說完,走向了浴室里,拿出了一條擰濕的毛巾過來,庄暖暖知道他要幹什麼,忙接過了,「我自已擦。」

「站好。」喬慕澤的聲線里難掩霸道。

庄暖暖立即愕然的看著他,大概昨天下午她吼他太凶了,這會兒,她完全沒有底氣了。

乖乖的站好,由著他的大掌捏著她的下巴,輕輕的擦著她臉上的血跡。

一旁的周濤回頭看了一眼助理,讓兩個助理這會兒都不要出聲打擾。

喬慕澤擦乾淨了庄暖暖臉上的血之後,又隨意的擦了一下衣襟上的,朝周濤道,「這裡交給你,記得修好門,立即報警,我們回去換衣服。」

說完,她牽著庄暖暖下樓。

庄暖暖除了口袋裡的一隻手機,什麼東西都還沒有拿,但是周濤在這裡,她也不擔心。

庄暖暖被喬慕澤一拉進電梯里,她滿腔的內疚便找到出口了,繼續朝身邊這個男人道,「對不起!我誤會你了,我沒有想到這是一個圈套,是我錯了…」

可是喬慕澤的內心卻並沒有平靜,她只認定這是一個圈套,可是,他的心裡卻還懸著一塊石頭,因為他也無法確定她父母的死是不是和他父親有關。

必竟,告知他這件事情的是他的親叔叔,他語氣里的暗示,明顯在說,父親有庄暖暖父母的死有關。

但是,喬慕澤又有一種重獲至寶的驚喜和激動,至少,現在她的心裡,不會再懷疑到父親的身上,給他騰出了空間查當年的那件事情。

「我沒有怪你。」喬慕澤聲線低啞道,沒有什麼比她重新回到他的身邊更重要了。

但是,他昨天真得償到了一種失去的痛苦滋味。

庄暖暖昨天的話,昨天的憤怒,真得嚇到他了,讓他明白,她恨起來,他真得無計可施。

電梯門叮得一聲,喬慕澤牽著她出來,喬慕澤的車旁邊,站著幾位物業的主管,因為喬慕澤的行為,他們來找賠償來了。

「這位先生,你剛才衝撞了我們的護桿。」主管立即迎過來,神情嚴肅的說。

「我會照價賠償。」喬慕澤平靜的回答。

庄暖暖立即抬頭看身邊的男人,也看見他的跑車,車前蓋被撞碎的痕迹,可見他是用了多大的碼數開進來的。

「我們還得估損,你留下你的信息,我們會找你的。」

「你是…庄暖暖,你是喬慕澤吧!」有一個年輕的女職員驚喜的大叫起來。庄暖暖點點頭,喬慕澤立即伸手擋了一下她,「對,我叫喬慕澤,你們的損失,可以直接派人到我公司里索賠,我有事先離開。」喬慕澤也沒有擺什麼架子,拉開車門,

讓庄暖暖坐進去。

而他也坐進了駕駛座,跑車緩緩的駛離。

「喬慕澤?喬氏集團酒店的大老闆?」物業主管也反應過來,這下,他不用擔心賠償的問題了,反而,他可以好好估一下損,從中撈上一筆。

庄暖暖坐在副駕駛座上,從昨天接到電話到現在,她腦子都是懵作一團,她經歷了悲傷絕望,情緒一度大起大落,到此刻,她感覺到渾身的疲憊。「給你打電話的人,是幕後的那個人設得局,他知道你和我住在一起,他是故意離間你我的關係,讓你從我家裡搬出去,離開我的保護,他們就可以輕易對你下手了。」喬

慕澤低沉分析著。

庄暖暖現在也想明白了,所以,她才覺得自已蠢。

「對不起!」庄暖暖知道,再一千遍對不起也彌補不了對他的傷害。

喬慕澤扭頭,目光緊緊的鎖住她,「下次遇上這種事情,和我商量。」

庄暖暖點點頭,「好,我盡量保持理智。」

喬慕澤伸手,撫摸著她披頭散髮的腦袋,「我沒有怪你,別自責了。」

庄暖暖卻自責的,想要給自已兩拳,不,自責到相死。她想,今後,他要她怎麼彌補,她都不會拒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2章 自責想死

6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