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再洗一遍

第93章 再洗一遍

「再洗一遍,我不想我的車裡,有別得男人的味道。」邢烈寒冷著臉,十分嫌棄的扔下話,邁步走向了電梯方向。

慕飛自然也知道,他這是在指他,他劍眉擰緊,「邢先生,請你別污辱人。」

邢烈寒的背影駐足,扭頭冷哼一聲,「她沒有權利讓任何人坐我的車,下次,請慕先生識趣一點,不,沒有下次。」

這個男人霸氣十足的說完,邁進了電梯里走廊,留下面色難看的慕飛,還有神情極度尷尬的唐思雨。

慕飛的大掌攥緊成拳,唐思雨看完,她知道慕飛的自尊心也很強,她立即上前安慰他一聲,「慕飛,別生氣了,你不是有事嗎?你打算去哪裡?」

「借你的車用一下可以嗎?」慕飛朝她尋問。

唐思雨這下為難了,慕飛要借她的車?

「五點之前還給你。」慕飛朝她說道。

唐思雨咬了咬唇,把車鑰匙給他,「好,你去開吧!」

慕飛拿著唐思雨的車鑰匙走向了她的車,而唐思雨則回走廊,剛邁進來,就看見牆壁處倚靠著一抹修長高大的身影。

邢烈寒並沒有進入電梯,而是在等她,顯然,從他那陰沉了幾個等級的面容來看,剛才慕飛借她車的事情,他又知道了。

唐思雨也覺得他剛才那些話太污辱人了,她一時也不想說話。

「怎麼不去給我洗車?」邢烈寒怒沉沉的問。

「洗乾淨了。」唐思雨按著電梯,抬頭看著數字回答他。

「我說了,再洗一遍。」邢烈寒高大的身軀逼近著她。

「如果你嫌棄,你自已去洗,我也沒有嫌棄我車裡有你的味道啊!」唐思雨扭頭看著他。

「你……」

「哦!修車費多少,我現在轉帳付給你。」唐思雨扭頭尋問。

「你……」邢烈寒氣得頭頂冒煙的狀態。

「二十萬應該夠了吧!」唐思雨問了一聲。

「一百萬。」男人冷冷出聲。

唐思雨嚇了一跳,「你……你敲詐啊!」

「就敲詐怎麼樣?」

唐思雨朝他伸手討要,「把修理費的單據給我。」

「你想要,我明天開給你。」反正是他自家的修理廠,什麼樣的單據他開不出來?

唐思雨也相信他能弄出一張來,但此刻,她還是覺得他太可惡了,早知道,她自已去修就是了。

「我只付你二十萬,多得沒有。」唐思雨咬了咬唇。

邢烈寒和她爭這個沒有什麼意思,此刻,他更氣得還是她讓慕飛坐他的車,他咬牙道,「誰允許你讓別得男人坐我的車的?我不管你對他有沒有舊情,以後都不準。」

「放心,你的車,送給我我都不會再開了,絕對沒有下次。」唐思雨說得更絕對。

邢烈寒的俊顏直接呆愕住,「你確定?」

「我很確定,就算我打的士出行,也不要你的車,你自已開吧!」唐思雨扭頭盯著他。這時,電梯叮得一聲響起,裡面走下來幾個人,唐思雨往身邊一讓,而邢烈寒沒有後退,所以,她就這麼撞在他的胸膛上了,唐思雨嚇了一跳,趕緊想讓時,男人的健臂

一把摟住了她。

她扭頭瞪他一眼,「放開我。」

「自已撞上來的,還怪我?」邢烈寒冷笑又無賴的說,然後把她一攬一推,就進入了電梯里,下一秒,就把她給囚在他的電梯牆面之間。

電梯門一關,狹小的電梯立即令唐思雨感覺到了無比的壓迫,其實真正給她壓力的,就是她身邊的男人。

「邢烈寒,你別這麼混蛋行不行!」唐思雨要瘋的節奏,不知道是不是空間太小,他身上的男性荷爾曼氣息強烈的鑽進她的鼻息間,令她呼吸不暢。

「對,我就是混蛋,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超級混蛋。」說完,邢烈寒一手捏住她的下巴,薄唇熾熱又霸道的封住她的小嘴。

「唔……」唐思雨的大腦一秒的空白,口腔里,是這個男人狂野侵犯的舉動,而他高大結實的健軀更是狠狠的抵住了她。

電梯叮得一聲,開了。

可是男人不管不理,繼續吻了一陣,才把臉紅耳赤的女孩鬆開,唐思雨氣得掄起拳頭,狠狠的捶打著他的胸膛,「邢烈寒,我恨你。」

說完,她奪門而出,邢烈寒的目光沉了沉,緊接著掃向了電梯上面的那個攝像頭上,眯了兩下,透著某種警告。

好像在警告鏡頭後面的人,最好刪了這段視頻,否則,後果嚴重。

還好,這會兒值班的保安不在,否則,隔著屏幕,都能感覺到這個男人濃濃的威脅。唐思雨回到家裡,氣得跑進浴室里洗了一把臉,然後,她想到什麼,立即氣得咬了咬牙,從旁邊推了一輛桌子到那門口,抵住了那扇讓那個男人自由出入的房門,至少在

兒子不在家的時候,她不希望他輕鬆進她的家,她需要私人空間。

在確定自已堵好了門之後,唐思雨才鬆了一口氣,她累得趴坐在沙發上,而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一看,是蘇希打來的,她趕緊躺下接起,「喂!小希。」

「我下午五點的飛機到,晚上一起出來吃飯吧!」蘇希甜美的聲音傳來。

「好啊!去哪裡吃?」

「我請客,你挑地方。」

「嗯!好!」

「把我乾兒子一起帶上。」

「他現在在邢家,我不知道今晚邢烈寒會不會接他回來。」唐思雨也不確定。

「那行吧!回來就帶上,沒回,就我們兩個人聚一下,我上飛機了。」說完,蘇希掛了電話。唐思雨也期待著晚上和好友的相聚,她躺在沙發上,閉上眼睛,竟然是那個男人剛才吻她的感覺,想著想著,她感覺身體里竄出一抹電流,電在她的身體上,令她有些酥

麻感。

等查覺到,這就是所謂的生理反應時,唐思雨有一種想要撞牆的感覺,怎麼可能?她怎麼可能因為邢烈寒這混蛋的一個吻,就有反應了?唐思雨可沒有忘記五年前那一夜,這個男人是怎麼對待自已的,這件事情,足夠令她陰影一百年,而且,她總不能因為他弄錯了小姐,就這麼快原諒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再洗一遍

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