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受傷的兩個人

第928章 受傷的兩個人

她從未感到如此傷心絕望,現在,她明白了這是怎樣的感覺,如果可以,她寧願自已從未和這個男人在一起過。在走廊里,楊麗正和一個助理在討論著什麼,她聽見身後

有腳步聲,她不由回頭看來,直接看見庄暖暖朝這邊走來,她立即驚喜的迎過來,「庄小姐,你怎麼來了?」

「他在嗎?」庄暖暖的聲音,僵硬而有些冷意。楊麗一怔,打量著她的表情,像是哭過的,她心想著,難道喬總和她吵過架,鬧了情侶間的矛盾嗎??「喬總在辦公室里。」楊麗依然微笑回答,「需要我去通知他一聲嗎

?」

「不用了,我自已去找他。」庄暖暖說完,她越過楊麗走向了那道門。

她的腳步,彷彿有一種力量在絆著她,每一步都很沉重,如果可以選擇,她寧願不來見他。

可是,她要知道答案,她要知道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喬慕澤正喝著咖啡,目光深思的看著電腦上的帳單,他的眼睛已用眼過度了,而泛起了一絲腥紅的血絲,但是,他並沒有休息,而是努力保持著最清醒的狀態,去盯著這

些數據,分析當年的一切。

就在這時,他的辦公室門被直接從外面大力的推開,動作毫無禮貌而言。

他的思緒被打斷了一下,他立即擰眉盯過來,帶著一絲他的不悅。

可是當他看見走進來的女孩,他眼底的不悅,立即被強烈的欣喜所取代,他笑著起身,有些驚訝,「你怎麼來了?」

庄暖暖的眼睛冷冷的,死死的盯著他,像是在盯著一個她最恨,恨入骨子裡的人。

喬慕澤的笑,一絲一絲的變成了怔愕和關切,他伸手過來,想要攬她,小心翼翼的問道,「暖暖,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嗎?」

庄暖暖突然,眼淚奪眶而出,她甚至想對著這張英挺的面容,給予一巴掌,可是,她渾身顫慄著,她連打他的力量都沒有。

喬慕澤看著她的眼淚,直接慌了,他有些驚慌之下,伸手又來攬她,卻被庄暖暖狠狠的擋開,她聲線哽咽憤怒道,「別碰我。」

喬慕澤的手僵住在半空,他的眼神心疼而不解的看著滿眼是淚的女孩,他的心臟更是為她的瞬間揪緊抽疼。

「暖暖,怎麼了?你怎麼了?受什麼委屈了嗎?」

庄暖暖抬起頭,她也不想隱瞞什麼,她也想過好好的質問他,可是,她真得太恨了,只要想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騙她,她就絕望了。

「我問你…當年殺害我父母的兇手,是不是你的父親,是不是他乾的,是不是…」庄暖暖直接用吼的質問出聲。

她緊緊咬著牙,攥緊著拳頭,淚水不斷的冒出來,悲傷絕望,而脆弱。

喬慕澤的腦袋轟地的一聲,空白,庄暖暖的這句質問,就像是平地一聲雷,炸得他思緒都定格了,他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接受她這句話的質問。

因為這個答案,他也在尋找。

「暖暖,誰告訴你的?」喬慕澤的聲線有些緊繃,也緊張。庄暖暖看著他的眼神,看著他眼神里閃爍過的緊張情緒,她後退了一步,搖了一下頭,「你只要告訴我是不是,你從最開始的接近我,就知道你父親是兇手了是嗎?你潛伏

在我的身邊,引導著我去懷疑其它人,讓我去等一個永遠也不會出現的兇手,你想隱瞞我這一輩子來保護你的父親是不是?」

喬慕澤的呼吸一窒,他本能的伸手想要做點什麼,卻被庄暖暖大吼一句,「不要靠近我,我恨你,我恨你喬慕澤!」

喬慕澤三個字,被她咬牙切齒的吼出來,令男人的身軀震震一顫。

「不是這樣的。」喬慕澤堅定的反駁她的這句話。「不是什麼樣子的?」庄暖暖抬起頭,淚水漣漣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在淚水的深處,她也隱藏著一抹期望。她也不想把他當仇敵,她也在期待著他的父親不是兇手。她

也想著,從他的口中得到解釋。「我從一開始接近你的時候,我從來沒有任何的目的,我在你的身邊,也不是為我父親平反什麼,在沒有查出真相之前,我也不敢保證我父親是不是嫌疑人之一,但是,我

在努力的尋找這個真相,你要相信我,我從來沒有騙過你,我只是希望尋找真相之後,再告訴你。」喬慕澤的聲線,低沉而透著他滿腔的真切。

可此刻的庄暖暖根本不想聽,因為他在尋找的真相里,電話里的那個男人已經告訴他了。「是你父親,是你父親為了六年前的金融危機,帶我父親替你家的公司偷稅漏稅,做了昧著良心的事情,所以,你父親想要殺我爸媽滅口,就是不想這件事情被捅出來,讓

你家的公司破產。」庄暖暖嘶啞出聲,真相的殘忍,再一次撕扯著她的心,看著眼前的男人,她的心更疼。

因為即便他是無辜的,可是,他成了她最恨的的仇人的兒子,這個事實,更令她心碎。

喬慕澤呆愕了,他不由往前低沉尋問一句,「暖暖,誰告訴你這些的?」

庄暖暖咬著牙,實話告訴他,「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我父親的好朋友打電話告訴我這一切的,你父親就是兇手。」

喬慕澤的心臟被狠狠刺了一下,難道在這件事情上,除了叔叔,還有其它的人知道?

「暖暖,你知道這個人是誰嗎?他叫什麼名字。」喬慕澤急切的問道。

庄暖暖冷笑看著他,「你想幹什麼?你想找到他,逼得他閉嘴嗎?你想把指控你父親所有的罪名的證人,都令他們閉嘴嗎?」喬慕澤看著庄暖暖已經認定了他的父親就是兇手,他真得急了,也慌了,「暖暖,我不否認我父親有嫌疑,但是,這件事情,還是要查清楚再說,那個人如果有實際的證據

,我可以接受指認,但是,如果他只是空口說白話呢?你想過嗎?」庄暖暖後退了一步,她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那你呢?你相信你父親是兇手嗎?你什麼時候知道他有嫌疑的?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想要瞞著我多久?你打算一輩子替你

父親隱瞞罪行嗎?」

對於這句話,喬慕澤無話以對,因為他的確在查這件事情上面,做過猶豫,因為那是他的父親。

「暖暖,給我時間,讓我查清楚六年前的那件事情,我再給你一個交待。」喬慕澤低聲懇求道。

庄暖暖的目光看向了窗外,她堅決道,「我不相信你了,喬慕澤,我恨你們,我們還是法院見吧!我一定會讓殺害我父母的兇手,繩之以法。」

喬慕澤的心臟狠狠撞擊,她恨他。

「那我們之間這些天的相處呢?你就真得這麼不相信我?」喬慕澤還試圖喚回她的一絲平靜。

庄暖暖咬著唇,眼淚如斷線的珠子盯著他,即便悲傷充滿著她的眼睛,可她眼神里的恨意也很清晰。

「如果可以,我寧願沒有認識你。」

這句話,比任何的語言都刺傷這個男人,他的身軀顫了一下,他的手撐到了身後的桌面,目光澀然的看著她。

「你等著吧!你父親所做的一切,都要為之付出代價的。」庄暖暖轉身,推門想要離開。

喬慕澤突然一股不舍,他上前,一把將庄暖暖的手臂扣住,狠狠的扯進了懷裡。

「再給我機會,讓我找出真相,暖暖,求你了。」這個高貴的男人,用最卑微的口氣懇求她。

庄暖暖的臉蛋貼在熟悉的胸膛上,她有那麼一瞬間,她希望自已就是一個傻瓜,相信他,可是,父母的恨意橫在他們之間。

讓她如何能相信仇人的兒了?她狠狠推開他,「放開我,別碰我。」說完,她轉身,毫無猶豫的跑出了門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8章 受傷的兩個人

6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