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只有恨意

第926章 只有恨意

庄暖暖的眼神里,閃爍過一抹悲傷,但很快,她的眼神里就流露出了期盼,「劉叔叔,那你知道我爸當年的事情嗎?」

「你爸媽死得冤枉啊!他們什麼也沒有做,就被人在國外殺害了。」

「你說我爸媽是被人殺害的?你為什麼這麼確定呢?」庄暖暖急問,父母的事情當年也報道過,報道得是他們自殺的消息,並不是被殺的消息。

「暖暖,你會相信你父母會丟下你自殺嗎?」

「我不信,我爸媽他們不會這麼做的。」庄暖暖的情緒激動了起來,這些年,只要提到這件事情,她就無法平靜。「對,我也不相信,是有人要害他們。」

「是誰?你知道是誰嗎?劉叔叔,請你告訴我好嗎?」庄暖暖在這端,已經恨不得立即知道兇手的名字。

「暖暖,你一定要知道這個人是誰嗎?」

「你知道?他是誰?殺害我父母的兇手是誰?」庄暖暖的聲線哽咽起來,她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你父親當年是財務部經理,掌管著最高級別的帳目,他當時的能耐,只要做一些假帳,就能替公司省下很多稅錢,六年前發生了金融大危機,你想想,你父親會為誰做事

?」

庄暖暖的腦海里,立即湧上一個人名,喬越陽,喬慕澤的父親,當年喬氏集團的總裁。

「是喬越陽?」庄暖暖握著手機的手,突然顫抖著,彷彿手機隨時要滑入她的手心。

「不,不會是他的,他為什麼要殺我父母?」「你知道偷稅漏稅的嚴重後果吧!輕則補交,重則整個公司集團都要面臨破產,一定是你父親良知發現,不想替背後這個人隱瞞了,所以,幕後的人才會惱羞成怒,一次性

殺了你的父母二人,杜絕一切後患,可憐啊!留下當年還幼小無知的你。」

庄暖暖腦袋在轟鳴,她只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怎麼會是喬越陽?喬慕澤的父親?不會的,她不能相信這個事實。

明明他們所查的方向,已經不在他父親的身上的,是別人。

「暖暖,我看你還是算了吧!你過好你自已的生活就行了,別去逞強為你父母報仇之類的,以你的能力,是不足於對抗現在的喬氏集團的。」

「你為什麼這麼確定是喬越陽殺了我爸媽?你有證據嗎?」庄暖暖哽咽尋問。「我沒有證據,但是,我和你父親是多年交友,他以前會找我聊一些不為外人道的事情,其中,就說過,他很後悔犯這樣的錯,所以,後面他們出事了,我也只能惋惜了,

如今,你長大了,我才覺得,有必要讓你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

「你確定嗎?確定我父親和你說過這些事情?」庄暖暖面對一個未露面的男人的話,她還是透著懷疑。

「暖暖,我今天說得這些話,你還是別放在心裡,這麼多年過去了,你父母肯定不希望你替他們報仇的,你過好自已的生活就好,照顧好你身邊的家人就好。」

「不,他們是被別人殺死的,我一定要找出真相,揪出真相,替他們報仇。」庄暖暖雙眼泛紅,她痛苦而憤恨。然而,在這樣失去理智的她,卻無法冷靜的查覺對面男人的居心,他就是想要引出庄暖暖的憤怒,仇恨,讓她知道父母是死在誰的手上,卻告訴她,她沒有這樣的能力報

仇。「哎!是我的錯,我不該說這件事情的,你爸要知道,肯定會怪我的,好了,你好好照顧自已,叔叔先上飛機了,可能以後,就沒有機會見面了,再見了。」說完,那端就

掛了。

「劉叔叔,劉叔叔等等…」庄暖暖趁著手機喊了幾句,因為,如果以後找出了父母的事情,這個劉叔叔可以成為一名證人。

因為父親和他是摯交,也和他談過那些事情。

可是對面的手機傳來了關機聲,庄暖暖握著手機,整個人有些崩潰了,眼淚猝不及防的湧上來,痛苦的,令她心臟發緊,抽疼。

為什麼是喬越陽?為什麼是他殺了父母?如果父親是替他做假帳,偷稅漏稅,這種事情,的確可以成為一個殺人的理由。

因為父親是一個好人,是一個有良知的人,一定是當年被逼著做假帳,後面,他想要揭發,才會被人害死的。

庄暖暖只感覺腦袋天眩地轉,一瞬間,很多事情都在她的腦海里湧上來,而佔據在她腦海里最多的,就是和喬慕澤的畫面。

一幕一幕,當他刻意的接近,在國外為救她受傷,如果兇手是他的父親,如果他知道這件事情的話,那麼,他所做的一切,一切都變成了另一種意思。他早有預謀的接近她,對她好,即便告訴她父母是自殺的,也引導著她把兇手從他的父親身上轉移,他對她好,讓她搬進他的家裡住,讓她相信,他在追查兇手,可實際

上,兇手就是他的父親。

這個認知,對庄暖暖來說,幾乎是毀滅性的打擊。

庄暖暖抱著頭,蹲在地上,一種痛苦到了極致的情緒折磨著她,令她想要尖叫,想要嘶聲痛哭…

可是,她哭不出來,她的眼淚瘋狂的落下來,可是,她卻發現喉嚨哽咽得連哭聲都發不出來,只有胸口疼痛得令她喘息。為什麼是他的父親?為什麼他要這麼騙她?要這麼對她?庄暖暖有過一次天塌下來的感覺,那就是聽到父母去世的消息那一天,而今天,她重新感受到了天突然壓下來,

狠狠的把她砸傷的感覺。庄暖暖的頭疼痛欲裂,她抬起淚眼,看著這間房間,看著這四周的一切,她突然瘋了一般,衝到了柜子里,拿出了她的箱子打開,把衣服,所有她的東西往箱子里裝。因

為她要離開喬慕澤的家,離開這裡,這裡一切都令她感到痛苦,憤怒。

此刻,在喬輝陽的辦公室里,李達已經照著他的要求做了,給了庄暖暖一個錯誤的信息。

「我看庄暖暖這次是一定會離開喬慕澤的身邊了,她看起來非常的憤怒生氣,而且,她說,她一定要為她的父母報仇,還真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所以說,她必死無疑了,不然,我該睡不著覺了。」喬輝陽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對,如果她傻了一點,蠢一點,不揪著她父母的事情,她還可以好好的活著,誰讓她倔性子呢!」李達雖然覺得可惜,可是,擋著他發財的人,他還是不會手軟的。喬慕澤的別墅里,庄暖暖的身影啷嗆的拖著她的箱子出來,站在陽光下的她,被淚水洗過的一張小臉蒼白無色,她緊緊的咬著紅唇,幾欲咬破紅唇,她回頭看著這棟別墅

想到在這裡所住的每一天,都想要對泉下的父母心懷愧疚,她怎麼會住在仇人的兒子家?

庄暖暖拖著行李箱,懷著滿腔的恨意,推門走出了喬慕澤的別墅。

對於這個男人,她已經認定,他是別有用心的接近,他到底想要幹什麼?以前的一切美好,都在此刻被抹殺甚至於庄暖暖想起,都會心顫發怒。庄暖暖沿路拖著行禮箱,因為這裡離街道很遠,可是,她整個人都像是一個沒有生氣的人型娃娃,她神情錯亂,像是一個精神失常的人,披頭散髮,彷彿被痛苦折磨得失

去了自我。當快要走到人來人往的街道時,她突然還是想到了,從背包里拿出了口罩和黑框眼鏡戴上,她此刻,甚至不知道該何去何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6章 只有恨意

6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