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4章 當年真相

第874章 當年真相

「你是在喝了奶茶之後暈倒的?」喬慕澤掐著細節尋問。

庄暖暖點點頭,「嗯,喝了。」說完,她瞠大眸,「難道你懷疑那奶茶有問題嗎?」

喬慕澤還不想影響她的情緒,希望她能完整的回想完這件事情,他平靜再問道,「那你醒來的時候,人就在醫院了?誰送你來的?」庄暖暖立即擰著眉,仔細的回想著,「我醒來的時候,我同學,班主任都在,她們說有人發現我暈了,送到了醫院裡,至於是誰送的,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只是接到醫院裡

的電話過來的,是用我的手機打給我的同學的。」

「你確定你暈倒超過三個小時?」

「嗯!那天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六點多了,我記得很清楚,因為我很害怕。」

「那你…你有沒有感覺身體有不舒服的地方?」喬慕澤的話題帶著敏感意味。

庄暖暖俏臉一紅,不敢直視男人的眼睛,但是她堅定的搖搖頭,「沒有,我班主任也很擔心這一點,醫生告訴她,我沒事。」

喬慕澤的目光深邃了幾分,他沒有糾著這一點繼續發問,他沉思了幾秒,抬眸道,「那你事後回去奶茶店尋問嗎?店員有沒有告訴你,是誰帶走了你?」「我去問過,那奶茶店的店員說我暈了之後,看見有人帶我離開,是一個女人,她說是我的親人。」庄暖暖一邊回想,一邊背後有些冷汗,當年她會感激那個把她從奶茶店

送到醫院的女人,可是,仔細一想,那三個小時里,她在哪裡?

她為什麼自稱是她的親人?她明明不是。喬慕澤終於有一些線索了,庄暖暖暈倒的三個小時里,她應該在綁架犯的手裡,而那群人利用庄暖暖威脅她身在國外的父母,逼得他們自殺,否則,視頻里的庄暖暖就會

立即從他們眼前死去。

最終,這對父母在絕望之際,選擇了自已自殺離世,而保全他們最愛的女兒,只有這樣,才能合理的解釋這對夫妻自殺的理由。

當時的庄暖暖一定是毫無抵抗能力,而那群綁架犯一定表現出了最殘忍的一面,逼得這對夫妻交換兩條性命,去保女兒的命。

至於庄暖暖為什麼活著,肯定莊嚴明和那個背後的人講了條件,至於是什麼原因,讓庄暖暖平安活了下來。

大概那個人只要莊嚴明夫妻離世,便不想弄出更多的人命吧!庄暖暖能活下來,只是因為殺了她,會惹一些麻煩。

而莊嚴明夫妻自殺離世,警方便沒有追究的證據,完美的一個計劃。

庄暖暖的眼神里,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她抬起頭,一雙淚意迷濛的眼睛看著對面的男人,「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你告訴我好嗎?」

喬慕澤看著她這副瀕臨奔潰邊沿的表情,他嘆了一口氣,「我也只是猜測,沒有實質的證據。」

庄暖暖的眼淚如失控的水籠頭一般,滑落在臉上,她失聲道,「他們是因為我才自殺的嗎?他們是為了救我…是我害了他們!」

喬慕澤沒想到她竟然想到了,窗外陽光燦爛,几絲金光灑在大廳里,可是也抵不住這個女孩身上那痛苦絕望的氣息。

悲傷得連陽光都都照射不到她的身上,如果她哭出聲音來倒好,庄暖暖捂著唇,哭聲從她的指縫間透出來,一聲一聲,更透著一種嘶聲裂肺,透徹心扉的悲痛。

喬慕澤的眼底交織著光芒,有一抹特別明顯,那就是同情她,可憐她,也替她擔憂。

此刻的她,承受著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她活下來了,卻是父母的生命換來的。

喬慕澤不顧受傷的手,他坐到了她的身邊,完好的手伸出,沒有猶豫的將她攬進了他的懷裡。

庄暖暖的哭聲,像是終於找到了出口,她在他的懷裡,痛哭出聲,她的手緊緊的揪住他的衣服,淚水燙濕他的襯衫,也燙著他的肌膚,更燙著他的心臟。

「哭出來,你也許會好受一點。」喬慕澤不打算安慰她,這種事情,安慰顯得很蒼白。庄暖暖的哭聲突然低了幾許,像是貓的哀鳴,惹人心疼。倏地,喬慕澤感覺胸口傳來了重力,他低下頭,只見懷裡的女孩,已經暈倒了,她的臉色慘白無色,整個人彷彿

受盡了某種折磨,有些不成人形。

「庄暖暖?」喬慕澤低沉喚她,伸手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她只是一時承受不住悲痛暈過去了。

喬慕澤不顧右手的傷勢,伸手打橫把她抱起來,走向了她的房間。

在把庄暖暖送到床上時,喬慕澤的傷口已然有些溢血了,鮮紅的血擠壓出來,漫出了紗布。

不過,他只是看了一眼並沒有立即處理,他走進了她的浴室里,拿起毛巾擰乾了水,用溫熱的濕毛巾擦試著她滿臉淚痕的小臉。

擦完之後,喬慕澤伸手捂住出血的地方,坐在她的床前,默默守著她。四年前莊嚴明的死,他已經有了大概的脈落了,只是,背後那個兇手是誰,他還沒有底,但一定是他公司高層的中的某個人,當時的莊嚴明是經理級別,能指使莊嚴明做

事的,又有幾個?除了父親,還有另外三個,其中兩個是持股股東,另一個是他的叔叔喬輝陽。

這四個人之中,其中一個,應該就是兇手。

喬慕澤按住了手腕,已經阻止了出血了,他也沒有管他,目光卻幽幽的盯著暈過去的女孩,接受這樣的真相,是一件很殘酷事情。

也許莊嚴明夫妻,希望她永遠不知道真相,快樂幸福的生活下去。可這個女孩股子里就有一股倔強,就像她說要起訴他一樣,憑她的力量,她又怎麼辦得到?可她,卻沒有放棄。喬慕澤盯著這張蒼白小巧的臉,真不知道她哪裡來那麼大

的力量。

喬慕澤就這樣守著庄暖暖,時間也從下午到了傍晚,在他撐著額頭,打算眯一會兒時。

只聞床上躺著的庄暖暖,揮著手,尖叫出聲,「不要…不要殺他們…」

喬慕澤的睡意,立即清醒,他伸手按住她揮動的手,低沉喚她,「庄暖暖,醒醒。」

庄暖暖睜開一雙腥紅的眼睛,哭得快要瞎了,她淚眼迷糊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晃了好幾層影子。

「喬慕澤,是你嗎?」她不確定的伸手來摸他。

喬慕澤一驚,俊顏湊近了她幾分,語氣多了幾分擔憂,「你看不清我?」

庄暖暖眨了眨眼,曾經清澈的瞳孔,彷彿失去了光澤,變得灰暗無色,在她快速眨了兩下,才看清楚眼前的男人。

「庄暖暖,你眼睛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喬慕澤卻擔心她真哭瞎了。

庄暖暖搖搖頭,哽咽道,「我沒事…」

喬慕澤鬆了一口氣,坐在床沿上,終於勸她了,「庄暖暖,你現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保持清醒,替你父母找到兇手。」

庄暖暖的眼神里果然射出一抹恨意,「對,我要查出真相,我要讓那個真兇繩之於法。」

喬慕澤知道,能支撐著她冷靜的,只有仇恨,他眯著眸問道,「我會幫你。」

庄暖暖眨著眼睛,感激的看向他,「對不起,我以前一直誤會你,以為和你有關,現在…謝謝你。」

庄暖暖的眼淚又搐著淚水,卻是為他流下的歉意之淚。

「別哭了,再哭就真得要瞎掉了。」喬慕澤說完,遞給她紙巾。

庄暖暖接過擦了一下,剛擦掉眼淚,就被男人手臂上那漫出來的鮮血顏色嚇住,她忙握住他的手腕,「你的手怎麼了?怎麼出血了?」

才問完,庄暖暖才發現自已是躺在床上的,剛才她是暈過去了她知道,是他抱她進房間的嗎?

他的手,傷勢這麼嚴重,而她八十八斤的重量,怎麼能不讓他的手再傷一次?

「你…」庄暖暖想說什麼,卻只用一雙眼睛代表著她的擔心。

喬慕澤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給她找點事情做,他低頭看了一眼傷口,朝她道,「替我重新包紮一下吧!」庄暖暖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她忙掀被下床,「好,我去拿藥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74章 當年真相

5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