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6章 還是知道了

第736章 還是知道了

安靜的房間里,喬楠環著手臂,坐在死寂般的房間里,她的眼底布滿了惶恐,溫涼曜竟然對她下了封殺令。

此刻,她也算清醒了,那些慾望野心,在她現在的處境下統統都消失了,她知道自已真得過分了。

竟然去擁有絕對不會屬於她的東西,她只感到無盡的羞恥,這是她從小到大,做過最羞恥的一件事情。

她還妄想著用自已去誘溫涼曜,她不由苦澀的想,就算她脫光站在溫涼曜的面前,這個男人也不會多看她一眼吧!

喬楠打電話給了經紀人劉艷,劉艷聽完她所做所為之後,直接就掛了她的電話。

這令喬楠的心,再一次狠狠的刺傷了,她知道,經紀人不會再捧她了,視她為棄子,她現在,恐怕是再也接不到一部戲了。

溫家的勢力,籠罩著整個娛樂圈裡的資源,只要溫家一聲令下,她哪裡還能接到戲呢?

溫涼曜已經厭惡她到了極點,她犯下這樣的錯,又有什麼臉去見邢一諾了?

可是,到底心裡還是有些不甘的,她知道,如果她要重新得到演戲的機會,只有去向邢一諾和溫涼曜認錯,不管她們如何恨她,厭棄她,她都必須去道歉。

醫院裡,溫涼曜當天晚上就出院了,還好雖然被喬楠揮了一擊,但沒有留下傷口,只是後腦腫了一個包。

邢一諾撫摸著他受傷的位置,都快要心疼死了,她實在想不到,他怎麼走路,把自已摔成這樣了。

「下次走路,千萬要小心了。」邢一諾叮囑道。「沒事,因禍得福,把我的記憶找回來了。」溫涼曜這次也是恨極了喬楠的惡毒方式,即便傷他,他還可以忍受。但她這樣背後捅刀,給邢一諾的內心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

,他就不能忍了。

所以,他只希望這個女人自覺不要出現在邢一諾的面前。雖然這樣的懲罰對她來說,輕了,但對於喬楠這樣,極具野心的女人。

讓她失去她的職業生涯,也足夠令她長教訓了。

「一諾,以後,不要再見喬楠了。」溫涼曜朝懷裡的女孩叮囑道。

「為什麼?」邢一諾眨著眼睛。

「總之,喬楠是一個非常有心機的人,我不希望你和她往來。」溫涼曜不打算具體說出這件事情。

「她怎麼了?」邢一諾卻驚訝了。

「我聽說,她是一個兩面三刀的人,總之,一諾,答應我,不要再見她。」

「可是,她為你受過傷了,這樣好嗎?」邢一諾還念著喬楠救他的恩情。

溫涼曜雖然打著想要隱瞞她的想法,但是,想要邢一諾不再見喬楠,必須還是要告訴她一些實情的。

溫涼曜輕撫著她的長發,眯著眸道,「她是一個心機非常深沉的人,那次是她自導自演,害自已受傷的,她想要引起我的同情,讓她她演我的劇本。」

「什麼?她演戲的?」邢一諾震驚起來,喬楠怎麼會做這種事情?

「今天我無意撞見她和一個男人聊天,甚至她還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給那個男人,那個男人就是那天下午在停車場打劫我的其中一個,同時,也是划傷她的那個劫匪。」

邢一諾震驚又不敢置信,喬楠在她面前,豎立了一個溫心大姐姐的形像,如今,她的形像突然被撕毀,她真得有些接受不住。

「她真得這麼做?」邢一諾驚愕再問。「一諾,你要知道,在這個世界里,除了我的家人和你的家人,是真心為你的,其它人,你不可全心全意的投於信任,因為你不知道在什麼時候,他們就會拿著你的信任,

狠狠的刺你一刀。」溫涼曜朝她教育道。

邢一諾此刻,真得有一種被刺傷的感覺,人性真得有這麼陰暗嗎?

「你下午和她見過面?」邢一諾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一點,溫涼曜就不能再告訴她了,如果讓她知道喬楠還想色誘他,恐怕她會更加難受。

「她說你的手機在她的手裡,她送給我。」

邢一諾躺在他的懷裡,仰著腦袋,在思索著一些事情,腦海里,喬楠曾經對她的那些照顧,真得是懷有目的嗎?

邢一諾嘆了一口氣,「好,我以後少見她。」

「最好不見,她根本不配做你的朋友。」溫涼曜的語氣里,有了幾份怒火。

邢一諾知道,他愛護她,才會因為這件事情生氣,她安撫道,「好了,不生氣了,我會記住,不再見她的。」

「我已經警告她遠離你了,這種女人,我不放心你見她。」溫涼曜握緊她的手,重重的叮囑。

邢一諾點點頭,「好,不見,你今晚好好休息。」邢一諾趴在他的懷裡,今晚原本是他們約好的美好之夜。因為醫生說,溫涼曜剛剛恢復記憶,以休息為主,不要再勞累,所以,邢一諾自然不能在這個時候,讓他累了。溫涼曜輕輕的攬她入懷,吻了吻她的髮絲,內心還是有些

自責,這樣的傷害,還是他給她帶來的。

「明天開始,我們準備婚禮的事情吧!找一家婚慶,看看從什麼開始入手。」

「當然是從我們的婚紗和晚禮服開始了。」

溫涼曜朝她道,「要不,我們去旅行一趟吧!順便尋找你喜歡的鑽戒。」

「好啊!我很久沒有出國旅行了,我們去最浪漫的地方,渡過我們的婚前假期。」邢一諾也非常嚮往。

兩個人開始慢慢的商量著接下來的旅行,一直到夜深了,邢一諾不知不覺便困得趴在他的懷裡睡著了。

清晨。

邢一諾的手機突然響起,是信息。

她拿起一看,是喬楠發來的,「一諾,我想和你和溫先生見一個面,請問有時間嗎?」

邢一諾看著這條信息,想到喬楠的所做所為,她回了一句,「我們還是不要見面了,各自安好吧!」

這句話,已經說明她念著舊情,對她不再計較了。「一諾,替我求求溫涼曜,請他放過我好嗎?我知道我不對,我不該拿你的手機誘他去酒店,不該開房勾引他,更不該打他,我知道錯了,一諾,請你原諒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6章 還是知道了

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