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取消合作

第663章 取消合作

宴會廳里,賓客們已經酒過三巡了,時間也不知不覺到了晚上九點,邢烈寒在向專家們了解完了他想要了解的內容,他直接想要打道回酒店了。

「韓陽,我們該走了。」邢烈寒朝一旁被搭訕的韓陽說道,韓陽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走了,必竟他現在雖然還沒有結婚,但是,已經有一個正常交往的女朋友了。

這時,不遠處的森田美沙立即查覺到他們要離開了,她立即微笑走過來,「邢先生,您是要走了嗎?」

「嗯!我有些累了。」邢烈寒點點頭。

「那我們一起吧!正好我也有些累了,一起跟你們回酒店。」森田美沙咬著紅唇,「我一個女孩子,獨自回酒店不安全。」

「森田家族相必不缺保鏢吧!」邢烈寒眯著眸提了一句。森田美沙不由暗暗一惱,她明明就是想要找一個借口的,邢烈寒這是故意拆她的台,假裝一副不解風情的樣子嗎?「那邢先生不介意我陪著你們一起走吧!」森田美沙說完

,扶了扶額頭,「我有些醉了,該回去了。」

「那美沙小姐請自便。」邢烈寒說完,朝韓陽,以跟在他身邊的手下使了一下眼色,五個人便離開了。

身後,森田美沙咬著紅唇,也叫上了助理一起跟上。

出來的時候,她還以為能和邢烈寒坐一輛車,哪知道邢烈寒的車子已經走了。

森田美沙呼了一口氣,鬱悶極了,一旁的助理看出她的想法,不由也替她無奈道,「小姐,那邢先生對你也太冷漠了吧!完全不像其它的男人那般對小姐。」「其它的男人,我根本沒有興趣,只有他這麼對我,我才越發的有興趣,你知道,把一個對你沒有興趣的男人馴服,是一件多麼有趣的事情嗎?」森田美沙環著手臂,眼神

里閃爍著自信。

「小姐,為什麼我感覺這個邢烈寒,根本就不像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我在宴會廳里,替你觀查了他一晚上,他的眼睛連一個女人都沒有正眼看過,他只和那些專家說話。」

森田美沙的眼底閃過一抹苦澀,「我也沒有正眼看嗎?」

助理立即哄她道,「那當然看了,在你進場的時候,他的眼睛還是盯在你身上的。」

森田美沙自然知道,這是助理在哄她開心呢!她那會兒的眼睛,都一直凝望在邢烈寒的身上,他根本沒有看她一眼。

「回酒店吧!」森田美沙偏不信了,她就要親手撕下他這副禁慾的面具,讓他為她而狂熱。

想一想,她就感覺渾身竄過一抹酥麻。

今晚,森田美沙也喝了不少的酒,以她的酒量,她此刻的腦子,介於清醒與微醉之間,但,足夠影響她的理智和思考了。

酒店門口,森田美沙在助理的陪伴下回到了房間,面對著空空的豪華套房,她的心也空蕩蕩的,真希望這個時候有一個男人陪著她。

她立即想到了隔壁的邢烈寒,他就在隔壁呢!這麼近得距離,一牆之隔,令她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她眯了眯眸,眼底閃過一抹決定,也許是她不夠的大膽,也許邢烈寒的內心真得太冷了,只要她再火熱一些,說不定他就投降了。

必竟她太了解男人了,經不起女人的誘的,也許上一秒他還在拒絕著她,下一秒,他就會熱情似火了。

隔壁的房間里,邢烈寒拿著手機,仔細的算了一下M國的時間,這會兒正是凌晨四點多,所以,他現在不能打電話吵到唐思雨,對她的思念也壓抑了下來。

他編輯了一條定時發送的早安簡訊,他揉了揉眉宇,他真得有些倦乏了。

而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門鈴聲,邢烈寒目光微沉,這個時候,應該不會是他的助理和手下,那麼,就是隔壁房間的森田美沙。

對於這個女人,邢烈寒的內心裡,已經感到了一種厭煩了。

在他的心裡,任何一個試圖靠近他的女人,都在做著同樣一件事情,那就是傷害他的妻子。

不把他的妻子放在眼裡的女人,便是在惹怒他。

明知道他結婚,還要往他面前湊的女人,他只想斥令她們,有多遠離多遠。

曾經就有一個新招的職員在公司里走廊里,試圖想要引起他的注意,那一天,唐思雨正好來公司找他。剛下電梯就撞上了這一幕,那個女職員抱著資料故意噌在他的肩膀處,惹他的注意,邢烈寒那一刻的神經立即繃緊,他的目光看見了唐思雨那雙清澈又乾淨的眼神里,微

微的一絲不快。

他下一秒要做的事情,就是朝那個女職員冷酷命令,她被炒了。

此刻,門外的門鈴聲,即便他沒有起身開門,依然沒有停下來,好像門外的女人非要激得他開門不可。邢烈寒目光冷銳的落在門口處,他起身,伸手拉開了門。門外,森田美沙倚在門口,一雙泛著醉意的眼眸笑望著他,「邢先生,對不起,打擾你休息了,我可以進你的房間

,和你聊聊嗎?」

說完,森田美沙立即強行走進來,她扭腰回頭,歪著腦袋笑得風情萬種,「邢先生,你不會生氣吧!」

邢烈寒把房門打開,俊顏流露不快,沉聲道,「森田小姐,請你出去。」

森田美沙勾唇一笑,搖搖頭,像一個任性的孩子,「我不要,我要邢先生陪陪我。」

說完,她就坐到了沙發上,一副裝醉胡來的樣子,但她的笑容里,眼神里,舉止之間,無不做著勾引的動作。

是一個男人,早就該把門關起來,然後,借著她這樣毫無防備的樣子,享受這個夜晚了。

邢烈寒的耐心似乎快到極限了,他咬了咬牙,他把房門關了起來。

森田美沙立即心頭一喜,她就知道男人受不了她這樣的熱情主動。

邢烈寒坐在沙發上,目光寒意滲人,「森田小姐,我想讓你醒酒的最好方式,應該就是取消這場合作了。」森田美沙的眼底醉意一消,她果然立即就清醒了起來,她呼吸一窒,「邢先生,您說什麼啊!取消合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3章 取消合作

4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