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瘋狂的男人

第615章 瘋狂的男人

「這年份的酒,可是市面上買不到,過年的時候,正好可以拿出來招呼客人,這才有面呢!」蘇伯言拿起一瓶看了看,眼神里流露出激動,對於愛酒之人,這可是最好的禮

物了。

蘇沁又拿出幾盒珍貴的靈芝藥材,這些都是養身極品,最後,蘇沁拿出一個金色的絨盒,她一怔,這應該是送給母親的禮物了。

「媽,這應該是送給你的。」蘇沁拿著坐到母親的身邊,輕輕的挑開金鎖扣,打開。

只見在暗紅色的絨布上,靜靜的躺著一隻碧綠通透的手鐲,燈光下,宛如有細雲在流動。

李倩立即嚇了一跳,這手鐲一看就是極其珍貴的玉品。

「怎麼送這麼貴重的東西?」李倩吃驚的問。

蘇沁伸手拿起玉鐲,在燈光下,清透得連一絲瑕疵都沒有,完美無瑕。

蘇沁也暗暗震驚,這玉鐲的市麵價格,應該已經上千萬了吧!

然而,就算有錢,也未必能買得到如此純正的玉鐲。

「媽,即然是他送的,你就收下吧!」蘇沁把玉鐲放回去,推到母親的身邊。

「太貴了,我不能收。」李倩搖搖頭,到了她這種年紀,的確喜歡玉器品,她覺得這隻玉鐲太貴重了。

「他送得是心意,不關乎貴重,你就收下吧!」蘇沁笑起來,再說,以軒轅宸的身份,他送出來的禮物,也只能是貴重的。

李倩拿起鐲子嘆了一口氣,「我可算是享了你們兩姐妹的福氣了,上次厲琛送了一整套的珠寶,現在,又收到這麼貴重的禮物,這輩子值了。」

「媽,你把我們撫養這麼長大也不容易,就收下吧!」

蘇沁安慰了幾句母親,就回房間了,今晚她也過得很開心,特別是軒轅宸在父母面前的表現,完全放下了他總統的身份。

想到父親和他舉杯,他老老實實的喝了兩杯,蘇沁抿唇好笑,她能感覺到這裡面,全是他對她濃厚的愛。

沒一會兒,她就接到了蘇希的電話。

「姐,今晚過得怎麼樣?爸媽應該很滿意姐夫吧!」

蘇沁彎眉一笑,「嗯,滿意。」

「爸媽知道他的身份是什麼反應?」

「快嚇壞了。」

「姐,等著喝你們的喜酒哦!」

「好,應該很快了。」

這一晚上,蘇沁回憶了很多,這一路走來,有甜有苦有澀,但終究一切都是苦盡甘來,覓得了幸福。

晚上十一點,軒轅宸看完資料一看時間,已經是這個時間點了。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原本還想著和蘇沁聊一會兒,這個時間點,他不知道該不該打擾她。

想了想,還是壓下了這股想法,明天下午去接她回家。他和家裡那邊已經約定好了,明天他帶蘇沁回家吃晚餐。在一座公寓里,段子軒站在他大廳里的落地窗前,看著遠方耀眼的燈火,他原本在這座繁華的都市裡佔有一席之

地。

而如今,他只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了,甚至他的工作量遠比以前他的位置,更雜,更亂,甚至,還是一份他看不到前途的工作。

「啊!」他發出了一聲嘶吼,回頭,把桌面上的資料立即掃在地上,發瘋似的把整個桌面的資料掃開。

最後,他重重捶了一拳桌面,咬緊牙根,整張臉變得猙獰了起來。

有些人,一旦爬到了高位,又再一次跌落底層,這樣的落差,會讓很多人失去鬥志,甚至喪失自信。段子軒已經快要被這份工作折磨得瘋了,甚至他以前非狠心踩人上位,現在,他所有的敵人都比他更高的職位,他們隨便的一個決定,就可以讓他在這份工作上阻礙重重

,甚至還要看上面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討好。

這樣的工作,簡直令他抓狂了,他感覺一天也不能再呆下去了。

「蘇沁,你為什麼這麼狠心,只要你一句話的事情,只要你一句話的事情就可以解決我的困境,你為什麼不幫我。」段子軒的眼神彷彿一隻觸怒的野獸,變得非常危險,他的目光狠狠的盯著一處,「蘇沁,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你傍上了總統先生,就拋棄對我的舊情,你實在太令我失望

了。」

段子軒現在,把自已落入這個地步的原因,都算在了蘇沁的身上。

因為蘇沁,他才會被軒轅宸下放到現在的位置,蘇沁就是他的災星。

然而,他更氣的是,蘇沁可以救他的,可她拒絕了。

對於蘇沁來說,只要在軒轅宸的枕邊吹一口氣,軒轅宸就會提拔他回原來的位置的,可她偏不忙。

然而,這個時候,段子軒都快要陷入了瘋狂的地步了,他哪裡會想,這一切的原因,是他貪戀舊情,無端去招惹蘇沁所致呢?

然而,人的瘋狂到了一定的地步,就會變得非常的偏執,段子軒現在恨極了蘇沁,即恨又愛。

一邊恨著,一邊卻依然想要得到蘇沁,他突然冷笑起來,「蘇沁,你很快就是軒轅宸的女人了,我真想償償總統女人的滋味。」「蘇沁,別怨我,如果你髒了,軒轅宸還會要你嗎?到地候,我當年後悔沒有得到你,但現在…我還是希望你是我的女人。」段子軒自喃自語,整個人陷入了一種思緒混亂的

境地。

他滿腦子都是蘇沁,那冷艷的模樣,她優雅的身段,迷人的氣質。

如痴如醉,瘋魔了。

段子軒眯了眯眸,現在,反正他過得也不如意,餘生也沒有什麼意義了。

他乾脆就想大膽的走出一步,他要做一件瘋狂的事情,他要讓蘇沁成為他的女人,報負軒轅宸。

「能睡上軒轅宸的女人,也是我段子軒這輩子,最值得炫耀的事情了。」

段子軒咬了咬牙,內心下了決定。

清晨,蘇沁醒來,她做了一個惡夢,令她有些余驚未散。惡夢是一種看不見的危險,她嘆了一口氣,還好只是夢。她伸手發了一條信息給軒轅宸,「在幹什麼?」

「醒了嗎?」軒轅宸回了一句。

「下午幾點地來接我?」

「三點左右,早點去我家。」

「我需要準備什麼禮物去見你爸媽嗎?」

「不需要,你就是他們最好的禮物。」軒轅宸回了過來。蘇沁看著這句話,她抿唇一笑,驅逐了這個惡夢的余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5章 瘋狂的男人

4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