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傷心死了

第482章 傷心死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一晚上,邢一諾一直做夢要去看溫涼曜的那一塊牌子,可是無論她怎麼去,不是迷路,就是跑到牌子那裡,發現那片鎖牆不見了,或者,她找到

了鎖牆,卻是怎麼也找不到溫涼曜留下的那一塊木片。

就在這樣重複又折磨的夢境里,大清早的,邢一諾就醒來了,她一醒來,腦袋都要疼了,做夢做成這樣,也真得太折騰了。

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早上七點,她立即想到,那一片牆也不會遮住,也不會幹什麼,她要現在跑出去看的話,那是最好的時機。

邢一諾趕緊穿衣洗刷,出門的時候,才七點十分,她偷偷的溜出酒店了。

這會兒街道上人不多,而且,一整片店面都是關著的,街道上也就一些老人在散步緞練身體。邢一諾就彷彿被什麼附體了一般,一雙腿走得非常的快,昨晚上她記熟了路線,這會兒也沒有謎路,終於,她看見了那家買鎖的地方,旁邊那一面牆就在那裡,露天之下

。終於到了,邢一諾的呼吸不由緊張了幾分,說實在,她真得挺緊張的,一般寫這種東西,都會有心愛的人有關吧!萬一溫涼曜的牌子上,寫著的就是他喜歡的那個女孩呢

必竟上次他說過,他有喜歡的女孩了。

邢一諾咬了咬唇,走到昨晚上溫涼曜掛牌子的方向,她昨晚有些緊張,所以,只知道他站得大概方位。

只見整片牆都寫滿重重疊疊的小木牌,隨手拿著一個,還能看得出日期是兩年之前的,所以,這裡真得太多了,想要一時間之找到,也不是那麼的容易。

邢一諾看了十幾分鐘,眼睛都快看花了,也沒有看見溫涼曜的,她為了不錯過,都是一張一張的看過去的。

就這麼又看了十幾分鐘,邢一諾都快要暈了,難道他昨晚上沒有掛上去嗎?真想著,突然她手裡翻到了一塊非常新的木牌,那木牌上面非常簡單的寫著一句話。

「徐洋,我喜歡你。」

邢一諾瞠大了眼,看著這新得木牌,新得字跡,還有徐洋的名字了,她的腦袋轟地炸了一下。

她有一種這就是溫涼曜昨晚寫得那塊木牌,原來他喜歡的是徐洋,那個漂亮的小姐姐。

邢一諾咽了咽口水,她後退了一步,望著那一塊新得木牌,就算沒有留字跡,她已經確定那是溫涼曜寫的是了。

她的內心湧上一種無法言語的失落,傷心,原來他上次說有喜歡的人,就是徐洋嗎?

邢一諾滿心歡喜的跑過來這裡看他的答案,卻不想,看見了一個令她心碎的結果。

在這個微涼的清晨下,少女的衣裙被風揚起,令人心疼的是她臉上那一片茫然的悲傷。

邢一諾轉身,在她剛才看完木牌的最上面那一排,有一個落款溫涼曜名字的木牌,上面加著,「一諾,加油,願你有一個燦燦的人生。」

落款人,溫涼曜。

邢一諾忘了,溫涼曜很高,所以,他的木牌掛在了她還沒有看見的最上面那一排。不過,邢一諾不會再回來看了,她咬著唇,忍著淚,像一個受傷的小動物,不知道歸路一般,茫然失措的亂走,最後,眼淚還是委屈的掉下來,她不想走了,就在一個廣

場的椅子上坐下,捂著臉哭了。

溫涼曜起床,他打算等著大哥他們一起吃早餐,當然,他也想等邢一諾

時間八點,溫涼曜接到了大哥的電話,他們正在下酒店的自助早餐廳。

「一諾起床了嗎?」

「烈寒說沒有,你下來的時候,順道去叫她一下。」溫厲琛朝他道。

溫涼曜掛了電話,來到隔壁邢一諾的房門口,他伸手按了門鈴,等了好一陣,也沒有人開門。

他只好敲門了,「一諾,你起床了嗎?我們去吃早餐。」

「一諾…」

這時有一個服務走過來道,「先生,這位漂亮的小姐一大早就出去了。」

溫涼曜聽見這句話,猛地嚇了一跳,「她一早就出去了?」

「是的,因為她長得太好看了,我就記住了她,早上我在門口打掃的時候,看見她背著包出去了。」

「多早?」

「七點左右吧!」

溫涼曜的心瞬間湧上擔憂,他不確定這座城市的管如何,夠不夠安全,她這麼早跑出去幹什麼?

溫涼曜拿起手機就拔通了邢一諾的號碼,在等待之中,他的心臟都要急得揪緊了。

邢一諾這會兒正坐在一個公園裡,她聽到電話鈴聲拿出來,一看竟是溫涼曜打進來的。

雖然內心已經失望之極了,可是,他的電話,她沒有辦法不去接。

「喂!」她假裝無事一般接起。

「你人在哪裡?你一個人跑出去幹什麼?」溫涼曜有些生氣道,溫潤的好脾氣都快要讓她給氣沒了。

「我就在外面散步啊!怎麼了?」

「在哪裡!發定位給我,在我找到你之前,你最好不要亂跑。」

「在一座公園裡,這裡很多老太太在跳廣場舞呢!」邢一諾悶悶的回答。

「我現在就過來,就在那裡等我。」溫涼曜掛了電話,回想到昨晚經達的街道旁邊是有一座小型的廣場。

他打了一個電話給大哥,讓他們先吃,也沒有說邢一諾獨自跑出去的事情,免得讓人跟著擔心。

現在,溫涼曜的身影快步邁出酒店,十五分鐘之後,溫涼曜在小廣場的一個石椅上看見了邢一諾。

她神情好像不太好,坐在那裡,悶悶的,好像誰惹到她似的。

邢一諾看見他來了,忙別開了小臉,摸了摸哭得有些腫的眼眶,不想讓他看見。

溫涼曜鬆了一口氣,有些氣息不穩的站在她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你一大早跑出來幹什麼?」

「我…我就跑出來散散步啊!」邢一諾心虛的說慌,眼睛也不敢和他對視。

清晨的陽光灑在她一張俏臉上,有些睡眠不足的蒼白,因為肌膚白,顯得臉蛋上稍微的一絲紅都很明顯。

她的眼眶有些紅腫。

「你的眼睛怎麼了?」「進…進沙子了…」說完,她又裝模作樣的搓揉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2章 傷心死了

32.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