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陪伴的人

第467章 陪伴的人

這一晚上,溫涼曜就陪著小傢伙一起玩了,邢烈寒和唐思雨在外面吃晚餐,今晚邢宅也很熱鬧。

高級餐廳里,邢烈寒按排了一個浪漫晚餐,營造一間獨屬於他們的私人空間。

唐思雨執著紅酒杯,一手撐著下巴,一臉感嘆道,「和你出來吃飯有些心虛的感覺。」

「怎麼了?沒帶你兒子?」邢烈寒低笑看著她。

「對啊!」唐思雨的心裡,兒子的位置還是排在第一位的。

邢烈寒不由搖了搖頭,「放心,我爸媽會照顧好他,就算離開你一會兒,他也不會很可憐的。」

唐思雨撲哧一聲笑起來,果然輕鬆了不少,拿著杯子與他碰了碰杯,深情的凝視著對方的眼睛飲下紅酒。

邢烈寒不由起身,唐思雨有些不解,男人已經走到了身邊。

「怎麼了?」唐思雨微仰著腦袋看著他。

男人伸手端起她喝過的那杯紅酒,往自已的口中綴飲了一口,俯下身輕捏她的紅唇,便俯身吻下來,也哺於他口中的紅酒。

「唔…」唐思雨臉色一紅,泛起一抹紅霞來。

這個男人要不要這樣?

一頓燭光晚餐,吃到稍晚才離開,回到邢宅,小傢伙玩累了,先睡著了。

清晨。

邢正霆夫妻接到了溫家那邊的電話,今天晚上家裡會舉辦一個生日宴會,為他們的二兒子慶生,他邀請邢家一家人過去做客。

這種時光,他們當然不會錯過的。一家私人醫院的門口,剛從公交車上下來,步行到這個地方的舒純,有些不敢置信的左看右看了一眼,這是一座非常高級的醫院,不像是正規醫院的那般,而是全景玻璃

的外觀,配上一種非常有科技概念的設計。、

這是醫院嗎?舒純心想著,想到昨晚幫她的那個男人,她鼓起勇氣走過去推開玻璃門尋問。

「你好,請問您找誰?」前台的護士十分盡責的尋問過來。

「你好,我找慕飛先生。」舒純朝護士小姐說道,昨天慕飛給她發來地址的時候,也寫了他的名字。

「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舒純。」

「舒小姐,請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證,我們做一個登記記錄。」

「好的!」舒純趕緊拿出身份證給她,那護士登記的時候,不由抬頭看了她一眼,二十歲的年輕女孩,好羨慕這樣的年紀。

舒純拿回身份證,便由護士小姐領著她走向了一間VIP貴賓病房,這裡的房間是套間,而且十分寬敞,裝修風格堪比五星級酒店。

護士小姐敲了敲門,朝裡面啟口道,「慕先生,您有客人。」

「請她進來。」裡面傳來慕飛的聲音。

護士小姐推門進來,朝舒純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舒純立即有些緊張的邁進病房裡,只見慕飛坐在輪椅上,在落地窗前,目眺著遠方。

「你好,慕先生,我是舒純…我是來…」

「你來了。」慕飛控制著輪椅轉過身,他的面容有些蒼白,以至於他整個人看著很清瘦,這和他以往儒雅風采有些不符,但也無損於他英俊立體的五官。

「請問,我可以做什麼?」舒純沒有做過這份工作,她竟不知道要做什麼工作。

「你鋼琴彈得不錯,替我彈一曲吧!」慕飛說完,目光看向另一個窗前陳放著一架鋼琴。

舒純驀地一怔,讓她彈鋼琴?她僅僅只是看向那架鋼琴,都知道那是頂級的,她喜歡鋼琴,看見這樣一架鋼琴,她的內心是欣喜而嚮往的。

「你就彈你昨天最後那首吧!」

舒純的臉色微微一紅,「可是我不太會彈…」

「我可以教你。」慕飛深邃的眸投向她。

舒純的心猛地悸跳起來,她錯愕的看著他,「你…你會彈嗎?」

「會!」慕飛說完,勾了一下嘴角,「我很喜歡彈鋼琴。」

舒純更加不自在了,想到昨天她出醜了,她很難為情。

「別怕,你儘管彈,我會在你身邊告訴你錯的地方。」慕飛說完,輪椅控制著滑向了鋼琴的方向。

身後,舒純不由嚮往的邁步走到鋼琴面前,看著那乳白色的琴健,散發著潔白光滑的色彩,還有整個琴身,都是高級材質,好棒的一架鋼琴。

「我可以用它嗎?」她向慕飛發出請示。

「可以。」慕飛含了含首。

舒純不由坐下來,她伸出了手,一雙蔥細又纖長的手指,非常適合彈鋼琴,這令慕飛的腦海里想到了唐思雨的手,也是這般的充滿了藝術的氣息。

慕飛的心竟平靜極了,他看著這個女孩,生出了少有的平靜而安寧的心緒。

舒純開始彈了,她的手明顯得不熟練,但卻出奇得彈得不錯,除了錯音之外,那是因為不熟練曲譜的原因。

「你的鋼琴是從哪裡學秋的?」

「是我們院長教的。」舒純的眼神里透著一抹崇拜。

慕飛不由一怔,他沉思了幾秒道,「你今天離開的時候,我會先預支你半年的工資。」

「半…半年?」舒純的眼神瞠大了,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一年也行。」

「不…不…我還什麼都沒有為你做,我不能要你的錢。」舒純不敢接納。「我需要一個人陪著我,你只要陪著我,就已經是你的工作了。」說完,慕飛的輪椅朝她這邊駛過來,舒純忙站起身,把椅子拉開,慕飛就坐在輪椅上,只見他伸出修長,

節骨分明的手落在琴鍵上,一串悠揚而動聽的琴聲流泄在房間里,一旁的舒純都聽呆了,太好聽了。簡直堪比大師級的水準,舒純的目光看著這個沉浸在琴聲的男人,眼神里有著強烈的崇拜,窗外的陽光折射在琴聲上,散發著一抹柔和的光暈,慕飛被這道光陰籠罩著,

身姿優雅的,令人忘記了他是一個坐輪椅的人。

舒純安靜的陪坐在一旁,看著他的手,看著他平靜的側顏,她的心,也從未有過的洗滌。

他的琴聲,太完美了,可卻攜帶著一絲悲傷,舒純不由心疼的想著,他到底經歷了什麼?他的悲傷來自什麼地方?她從他的琴聲里,聽出他的孤寂的內心,她突然有一種想要抱抱他的衝動,可她不敢,只能安靜的讓自已的內心與他的琴聲共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67章 陪伴的人

3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