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寵她入骨

第437章 寵她入骨

邢烈寒朝她安慰一聲,「別擔心,這件事情我會調查清楚。」

唐思雨也有一種隱隱的不安,上次慕飛在電話里所說的話,令她想到,他對自已好像還沒有死心。

第一次,唐思雨有一種討厭自已被人喜歡這一點,她真得很希望,自已身上沒有再吸引慕飛的東西了。

慕飛在辦公室里,也收到了邢岩的視頻,這是他之前一個小時對他威脅過的,如果邢岩再不表態,他就真得不客氣了。

沒想到,逼急了的邢岩還是低頭了,還是答應把公司交給慕飛了。

慕飛滿意的坐在辦公室里,看完這一段視頻之後,他就接到了不少客戶發來的賀電。慕飛打了一個電話給唐依依,讓她看看這個視頻,唐依依最近連人都不想見了,她就像是一個活在陰影里的人,她坐在沙發上,看著邢岩那張令她噁心想吐的臉,她並沒

有多麼的開心,這不是邢岩最終的下場。

但不管怎麼樣,唐依依痛快了一些,至少邢岩付出一部分的代價。

近期唐依依也去看了母親,邱琳在裡面,精神狀態很不好,時常會發出瘋狂的尖叫,好像時常在做著惡夢一般。

然而這一切都是邱琳的自作自受,她的惡夢,自然來源於那些她害死的人,有唐雄,也有李德,過往的一切都在糾纏著她,令她十分痛苦。

唐依依每次去看一眼邱琳,心裡對唐思雨的恨意就多了一層,她希望看到唐思雨的下場,希望慕飛有朝一日,打垮邢烈寒的公司,也讓唐思雨痛苦渡日。

慕飛的辦公室里,邢岩的電話也隨後就打了進來。

「慕飛,我已經照你說的去做了,你最好保證不會再告我,我們之間的約定不會再產生任何的變數。」

「你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情,就一定算話,只要你從現在起,從商圈裡低調隱身,這件事情就不會再公開。」慕飛回答他。

「好,我會離開這裡,帶著我的家人遠走海外,你最好說到做到。」那端邢岩憤怒的掛了電話。

慕飛眼底閃過一抹冷冷的殺機,不過,他現在不會對邢岩動手,只要唐依依不會逼他,他也懶得去理會邢岩的去留。

他現在盯著的只有他的公司,因為,這是他今後對抗邢烈寒的底氣。

婚後的第三天,蘇希和溫厲琛回到了蘇家,回門。

蘇沁也在家,蘇希和溫厲琛帶了不少禮物回門,蘇伯言和李倩都十分開心,特別是聽著溫厲琛的喚聲,別提有多安心了。

這就好像他們擁有了一個好兒子一般。

在餐桌上,蘇伯言聽說蘇希還想要再工作的事情,他不由不太贊成,他希望女兒就過著安穩的妻子的生活。不過,這也不是蘇希的風格,她不是一個安於享樂的人,即便她的老公富可敵國了,可做為一個女人,永遠不要停在原地,擁有一份獨立的賺錢能耐,這也能大大的體現

她的價值。

「爸,你就別干涉她了,她想要幹什麼,我都不會阻止她。」溫厲琛寵溺的說道。

「老蘇,你擔心什麼?有厲琛在,誰還能欺負了你的女兒不成?」李倩卻是十分的放心。

以前覺得娛樂圈裡亂,現在,女兒的老公可是整個娛樂圈裡的老闆,她就算要工作,也只是愛好,打發時間,讓她的生活更加的充實而已,哪裡會受什麼罪呢?

蘇伯言想想好像也是真的,便不再拿這件事情說了。

蘇希的目光感激的看著自家的老公,如今,又多了一個疼她愛她的人了。

「小沁啊!你妹妹都出嫁了,你是不是也該好好的考慮考慮一下你的將來了呢?」李倩借著這件事情,也敲一敲大女兒,給她提一個醒。

「媽,你又來,我都說了,工作重要,結婚的事情我暫時不打算的。」蘇沁很無奈,這下,她可就成了家裡的重點對像了。

一旁的蘇希有些得意又同情的看著蘇沁。

蘇沁也白了她一眼,示意她可不要再插嘴了,蘇沁還沒有吃完飯,便被一個電話給催促走了。

「哎!自份小沁進入總統府之後,現在連吃一個飯的時間都匆匆忙忙了。」李倩感嘆了一聲。

「姐姐這是工作狂的表現。」

「這有什麼好的,我倒寧願她和以前一樣,干著一份差不多的工作,也不指望她進總統府工作。」

「媽,說不定姐會成為未來的總統夫人,你們信不信?」蘇希十分認真的預言道。

蘇伯言正喝著茶,差點就要噴一口茶水出來了,他抬起頭,瞪著她,有些氣惱道,「你瞎猜什麼,這種事情也是你能猜出來的?」

「爸,我只是猜啊!你有必要這麼驚訝嗎?」蘇希捂嘴笑起來,一旁的溫厲琛朝她微笑搖頭,又是寵溺,又是無奈。

「猜也不能瞎猜,我們得有一點事實根據,總統先生怎麼可能看上你姐啊!」

「姐姐也不差啊!」蘇伯言心想一下,大女兒可是一直都是他的驕傲的,不過,他還是覺得小女兒這個猜測過於大膽了,過於天方夜譚了,再說,能招一個溫厲琛這樣的女婿,他已經覺得很

有福氣了,難不成,還能再招一個總統先生做女婿?他可不敢想。

「總統先生好像今年也才三十齣頭吧!」李倩好奇的問了一句。

「三十一了。」一旁的蘇伯言回了一句。

「姐姐今年二十七了,這不是剛好配嗎?」蘇希又亂說了一句。

蘇伯言又瞪了過來,蘇希吐了吐舌頭,趕緊拿著手掌擋著小臉,一旁的溫厲琛也只笑不能插嘴救她了,必竟對上的還是岳父呢!

從蘇家出來,蘇希還在犯著嘀咕,「我爸為什麼對我姐沒信心呢?厲琛,你說我的預言怎麼樣?」

「難說,緣份這種東西,從來都是難於猜測的。」溫厲琛竟是表示認同的。

蘇希立即覺得三觀相像,那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即便她胡亂的說話,他也能認可。「對啊!緣份這東西就是難說的,比如說我和你吧!一年前,我怎麼可能知道我會嫁給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7章 寵她入骨

2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