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邢烈寒受重傷

第369章 邢烈寒受重傷

越是在這樣危險的時候,越是不能分神,可是,邢烈寒做不到,因為那是唐思雨,他最想保護的女人,他必須立即趕回去救她。

邢烈寒不想等對方找上來,他必須主動出擊,把這群殺手統統除去回酒店。

邢烈寒剛才的一槍,也讓在暗黑之中的另外兩個埋伏者隱藏得更加深了。

他們有得是時間和邢烈寒對恃。

可是,邢烈寒沒有時間,當他的身影在黑暗一閃而過,在他隱藏的前一秒,幾聲尖銳的子彈聲快速掃過,顯然,對方一直在半注著他隱身的位置。

邢烈寒朝著子彈飛來的方向回擊,保鏢也同樣,但是並沒有擊中對方。

邢烈寒朝保鏢做了一個掩護他的動作,他必須要速戰速決,他一秒也不想多等。

他在里多待一秒,唐思雨的危險就多一分。他的手機剛才放在車上,出來的時候,根本不容他去取手機,所以此刻,他根本沒有聯繫唐思雨的方式,在無法確定她的安危時,他的腦海里,就自動的湧上最壞的那一

種猜測。

這幾乎要了他的命,令他瘋狂。

保鏢覺得這樣的做法有些冒險,但他還是做了,邢烈寒以自身做為誘餌翻身而出。

果然,再一次的槍雨自一個草叢裡射出,保鏢抓住機會立即射擊過去,聽見那端有人低哼一聲,想必中槍了,但不是要害。邢烈寒握緊拳頭,就在這時,他的身後保鏢所站的地方,突然傳來了令人膽寒的一聲破空之聲,保鏢驚覺想要躲開的時候,卻還是晚了一步,那枚炮彈就在他的身邊爆炸

,火光之中,保鏢的身體被氣流拋高,再落下,已經失去了生命體征。

而那裡,總是邢烈寒躲的地方。

邢烈寒的目光閃過一抹悲憤和痛苦,他緊握的拳頭微微顫抖,他的面容也透著猙獰和強烈的悲愴氣息。就在這時,火光衝天,保鏢的身邊,乾草燒了起來,映紅了四周的環境,邢烈寒發紅的眼視直射四周,任何一絲的動靜都逃不過他的耳目,因為剛才敵人有受傷,他立即

聽見左邊的一處草叢後面,有一聲壓抑的抽氣聲,他手裡的槍瞬間準確無誤的射擊出去。

那一聲抽氣聲,變成了一聲慘嚎,便沒有了聲響。

邢烈寒的身影從旁邊閃開,他所站的位置,一聲巨響,邢烈寒趴在地面,他看見了那個肩架著射擊炮筒的男人,他從馬路那邊穿過,想要進入樹林之中。

邢烈寒寒眸聚攏一股風暴,手裡的槍,在夜色之中,便準確的射出兩槍。那個男人肩架著東西,閃躲不及,兩條大腿竟然都中槍,他瞬間疼得跪了下來,在痛苦之中,那個人瘋狂的朝邢烈寒這邊連放著兩次火箭筒,邢烈寒在地面連滾出數米之

遠,可他的身上還是被熱流襲擊。

但他沒有顧及身上的疼痛,在那個男人打算再裝彈的時候,一槍遠距離射中了那個人的腦袋。

下一秒,邢烈寒身形立動,而在剛才的地方,幾道火光閃過。

邢烈寒直接解決了三個人,但他不知道樹林里還有多少個埋伏者。

邢烈寒的腦海里閃過唐思雨的身影,這些人擁有先進的槍支彈藥,如果他們真得對付了唐思雨,那麼,她的危險性可想而知。

邢烈寒擔心的快要瘋了。

即便他還保持著理智,可是他的心弦隨時處於綳斷邊沿。

邢烈寒打算再一次冒險,他要去那架貨車上面,他要離開這裡,回到市區。邢烈寒沒有顧及那麼多,他的腦海里全是唐思雨可能遭到的危險,他的身影快速衝出樹林,然而,他身後,葉啟元有些難於置信邢烈寒竟然會如此冒險,竟然往大道上跑

去,他手裡的槍直擊而出。邢烈寒的左肩鉀瞬間被子彈貫穿一個血洞,但是他竟然沒有回頭,而是朝那輛橫欄的貨車去了,身後,葉啟元身邊最後一個殺手,殺紅了眼眶,他親自看見自已的兄弟,

一個一個死在邢烈寒的手裡,他怎麼能讓邢烈寒逃開?

他從葉啟元的身邊追出來,嘶聲吼叫著朝邢烈寒舉起了槍,葉啟元在身後看著,他的嘴然露出冷笑,有一個殺紅眼的人替他殺邢烈寒,那再好不過了。

邢烈寒剛剛到達貨車面前,就聽見身後破空之聲,他回頭,只見一個男人端起了那死去的男人手裡的火箭筒,朝那貨車的油箱射來。

邢烈寒俊顏變色,他立即縱身閃開,可是油箱爆炸就在幾秒之間,邢烈寒的身體在暴擊的熱浪之中,卷進了旁邊的一條深溝之中,他的意識陷入了黑暗之中。

最後的一秒意識,他輕呢著一個名字,「思雨……」

那個殺紅了眼的男人哈哈大笑,「死了,死了……」

可是下一秒,他的身後,一顆子彈無情的射進了他的心臟之中。

葉啟元開槍了,他動起身要去查看邢烈寒有沒有死透,就在這時,他聽見了車聲從不遠處傳來,他臉色閃過一抹猙獰和不甘,轉身,快速消失在黑色的樹林之中。

他想,邢烈寒肯定是活不成了,他那麼近距離的接受了爆炸的威力,而且肩膀上還中了一槍,他一定活不了。

車聲是從山莊那邊出來的,這裡出事故的地方,離那裡只有十幾公里,樹林里一片已經火光衝天,引來了經理那邊的人手過來這邊查看。

他們看見了一片撕殺的現場,同時,也從深溝之中,救回了尚有氣息,卻全身血跡的男人。

而這個人,正是總理先生前不久的貴客,救援之人,立即通報了總理那邊,總理第一時間也在趕來的路上,而邢烈寒已經送往了附近最近的醫院裡。邢烈寒送到醫院裡的時候,他渾身昂貴的西裝已經炸爛了,他的肩上有一道槍傷,子彈還在身體里,再看他身上那受爆炸而炸傷的肌膚,除了他的面容,他的胸口還有一

道更加令人觸目驚心的血痕。可以說,他還能保持活著,已經是奇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9章 邢烈寒受重傷

2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