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不想戒掉她

第265章 不想戒掉她

「邢總,對不起,這的確是一份難於被推翻的遺矚,唐小姐只能吃這個虧了。」邢烈寒送走了律師再回來,就看見會議廳里不見了唐思雨,他的心頓時一驚,他趕緊在二樓尋找了一遍,沒有找到她,他又忙奔跑上三樓,也沒有看見,最後,他直接上

了頂層。

他看見唐思雨站在欄杆的面前,身姿纖巧,彷彿要被風吹走,同時,想到她內心的絕望,他更湧起一層恐懼。

他微喘一口氣,幾乎狂奔到了她的身後,他立即伸出手臂,緊緊的將她的身子擁入懷裡,呼吸低喘著警告,「思雨,別做傻事。」唐思雨也沒有要輕生,她只是覺得房間里太悶了,她想要上來吹吹風,此刻,她感覺摟著她的手緊緊的,她不由在他的懷裡轉過了身,她抬起一張蒼白得有些透明的小臉

,「我怎麼會做傻事呢?」

邢烈寒看清她清亮的雙眼,他才安下了心來,她的眼睛里還充滿著希翼和憧憬,就絕對不會要輕生的。

邢烈寒卻還是有些懊惱,她剛才站在欄杆面前的樣子,真得嚇壞他了,他的大掌輕輕的托起她精巧的下巴,薄唇落在她的額頭上,宛如蝶羽的眉睫上,鼻尖上。

他終於壓制不住自已的渴望了,他直接輕輕的貼上了她兩片柔軟的紅唇。

唐思雨雙睫輕顫,接受著他的吻。

邢烈寒此刻可沒敢霸道強硬,他只有耐心和溫柔,彷彿帶著安撫一般,輕輕的觸碰她的唇瓣,倒是他沒有快速的深吻,反而是唐思雨突然哪裡來了一股勇氣或是什麼。

她掂起腳尖,緊緊的摟著男人的脖子,纖指沒入他的墨發之中。

邢烈寒的心弦重重一綳,即然她熱烈的邀請了,他能不回應嗎?

不回應,他就不是男人了。

一場激烈的吻,在陽台上進行,唐思雨彷彿在發泄著什麼,或是在渴望著什麼,她有些沒有理智……

邢烈寒倒成了被她強吻的對像了。

吻著吻著。

倏地,唐思雨雙手輕抵著他的胸膛,將臉埋在他的胸膛里,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在喘息著。

邢烈寒雙眼滇黑,裡面的東西已經很明顯了,可他知道,今天的唐思雨有些不對勁。

「對不起……」唐思雨突然悶悶的道歉。

「為什麼道歉?」邢烈寒下巴抵在她的髮絲間尋問。

「我」唐思雨的聲音傳來,卻說不出來為什麼道歉。

邢烈寒伸手梳著她的長發,低沉一笑,「好!我接受你的道歉!走吧!下去吧!」

下了陽台之後,邢烈寒進入了浴室里洗冷水澡滅火,他理解唐思雨,父親才去世,她怎麼可能會有心情?

只是,剛才那個吻,足夠的令他滿意了。

因為從認識她到現在,如果不是他強行要求她,她還沒有主動的吻過他呢!就在剛才,他感覺到,她需要他,渴望他,不管是什麼原因,他都開心。唐思雨的內心完全亂了,律師對這份遺矚的認定下來了,她除了接受簽字,沒辦法通過遺矚再要回母親的股份,難道讓她親眼看著自已的股份屬於邱琳嗎?不,她絕對不

想,如果是這樣,地下的爸親不安心,連母親肯定也含恨不甘吧!

唐思雨坐在床上,雙手屈起,伸手撐著下巴,現在有一條擺在她面前的路,那就是嫁給邢烈寒,將來,他用收購的方式,把唐氏集團奪回來。

可是這樣對他會不會太不公平了?她懷著目的和他在一起,而且,日後,還要強行讓他對付邱琳,邱琳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

她狡猾又奸詐,還不知道她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唐思雨嘆了一口氣,她陷入了兩難的境地,她心裡愧對著父母,又怨恨著邱琳,同時,也對邢烈寒充滿了內疚和歉意。

她值得他這麼做嗎?

邢烈寒換了一身休閑服敲門進來,看著坐在床上滿臉愁思的女孩,他不由坐過來,「在想什麼?」

唐思雨微微嘆了一口氣,抬頭看著他,「邢烈寒,我答應和你在一起,但是,我沒想過要你為我的奪回唐氏集團,你沒必要為了我對付邱琳。」邢烈寒的目光深邃的鎖住她,把她的心思看透,他心裡欣慰的同時,也有些生氣,「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外人,倒是你一直把我當外人是嗎?唐思雨,我是不是在手捧著花,

拿著鑽戒盒,朝你單膝跪地求婚,你才覺得顯得正式呢?」

唐思雨眨了眨眼,眼眶有些酸澀,心下,各種複雜的情緒在翻湧著。

這個男人!

真得那麼喜歡她嗎?

可她哪裡值得他這麼喜歡了?想著想著,心裡發澀,眼眶發酸,眼淚又不爭氣的湧上來了。邢烈寒劍眉蹙緊,他有些沒好氣的替她把第一滴涌下的淚水抹去,低沉出聲道,「不許再哭了,唐思雨,你最近哭得夠多了,現在,我要你擦乾眼淚,站在我身邊,我們一

起狠狠的對付那些欺負你的人!」

唐思雨的眼淚硬生生被他給震住了,她就這麼看著他,想哭又不敢哭,涌著淚水的眼眸,倒映著男人那張俊美堅毅的臉。

此刻,她的心裡,有一種不能言,卻已經感動到了極限的情緒。

「好!」唐思雨用了所有力氣回答他。

邢烈寒笑著擦她眼角倔強又不流下來的淚水,「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你這麼愛哭。」

唐思雨窘了一下,她抬頭認真的望著他的眼睛問道,「邢烈寒,我想知道,我哪裡值得你喜歡了?」

「對啊!你哪裡值得我喜歡了?你倒是告訴我,像你這麼愛哭的女人,我該戒掉才行!怎麼還能越來越上癮呢?」邢烈寒倒是笑著反問她。

唐思雨愣了幾秒,然後被他逗得秀眉擰起,瞪著他,「那你戒吧!趁著我還沒有死纏著你,你還有機會戒掉我!」

「算了,我這個人專情得很,我想這輩子也戒不掉你了。」說完,邢烈寒直接笑露出一排冰塊般的牙,好不晃眼。

「也不想戒,誰叫你是我兒子的母親呢?」

「如果我不是呢?」「你已經是了!」邢烈寒笑得迷人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不想戒掉她

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