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懷疑遺矚

第259章 懷疑遺矚

清晨的署光特別的燦爛,彷彿劃開天地的一條巨大的金色裂鏠,一點一點撕破灰色的天空,照射大地。唐思雨睜開眼睛,眼神里剛剛刺入一絲陽光,令她趕緊閉上眼睛,這幾天都哭得太多,令她的眼瞳乾澀而敏感,而這時,一隻大掌十分體貼的蓋在她的眼睫上面,防止陽

光再灑進她的眼睛。

邢烈寒溫熱的掌心裡,可以感覺到她長長的睫毛在一眨一眨,彷彿羽毛一般輕刷他的掌心肌膚,這令他性感的嘴角一勾。

他拿起床頭柜上的搖控器,把細細的一層窗帘拉起,遮住了陽光,令整個房間處於一室的暖光。唐思雨眼睫上的手掌一抽,她的輕輕的眨動著眸,多眨兩下,她的眼睛就清澈明亮,彷彿閃爍著星辰一般,邢烈寒真得愛極了這雙眼睛,哭起來,令人心疼,笑起來,令

人動容。

「我起床了!」唐思雨坐起身,背靠著床背,可她卻不知道自已要幹什麼。

邢烈寒輕輕的執起她的手,放入他的大掌上,唐思雨空落的心,突然被什麼填實了一些,她抬頭看他,「我們一起去吃早餐。」

「好!」邢烈寒點頭,這也正是他想做的。

唐思雨回自已的房間換了一身衣服,雖然剛才腦子空白了一些,但現在,她又覺得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她去做,首先,她要知道邱琳那天在醫院裡幹什麼。

第二,她還是想知道刺激父親暈倒的直接原因是什麼。

早餐廳里。

邢烈寒選了一個比較安靜的位置,他看著唐思雨喝著粥,他攪絆著他的咖啡,只是靜靜的凝視著她。

唐思雨喝了大半碗之後,她抬頭看他,「你怎麼一直看著我?」

「喝完粥我有話跟你說!你先喝吧!邢烈寒臉色深沉的看著她。

唐思雨皺了皺眉,看著他這副表情,她倒是有些喝不下了,她拿起紙巾抹了一下嘴問道,「什麼事情?」

「思雨,你想過你父親遺矚的問題嗎?你想過他走了,唐氏集團的股權怎麼分配嗎?」邢烈寒把這些比較實際的問題擺在她面前。

唐思雨這幾天全浸沉在父親離開的悲痛之中,她還真得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我爸在世的時候,他找我提過遺矚的事情,他說會把公司的百分之五十股權遺矚給我!這其中有我母親曾經入股公司的百分之三十,外加上他手裡的百分之二十。」唐思

雨立即想起這件事情。

邢烈寒的目光晶亮的閃了閃,眯眸看著她道,「這是你父親生前跟你說的?」

「嗯!就在我出國前一天的時候,我爸單獨跟我說的。」

「他只是口頭說的嗎?那你知道他立下遺矚了嗎?」邢烈寒不由探尋起來。

唐思雨想了想,搖搖頭,「我不知道,後來幾次和我爸通電話,他沒有提這件事情!」邢烈寒聽她這麼說,他便有一種預感,只怕唐雄還沒有來得及立遺矚就去世了,或者,他的死真得和邱琳有關,因為唐雄給唐思雨百分之五十的股權,邱琳絕對不會同意

的。

唐思雨喃喃的自語了一聲,「我是不是該找一下我爸的律師確認一下?」

邢烈寒覺得有這個需要,唐雄有沒有遺矚在世上,這一點必須弄清楚,他點點頭,「好,吃完飯,我陪你過去。」

唐思雨點點頭,「嗯!」

唐思雨和邢烈寒吃完早餐,就直奔服務於唐氏集團的一家律師行,找到了唐雄的私人律師陳峰。

陳峰早就被邱琳提醒過了,唐思雨的背後有邢烈寒這樣的富家巨腕做背景,當他看見是邢烈寒陪著唐思雨過來,他的心弦暗暗繃緊。

「唐大小姐,您好!沒想到你親自過來了,您應該提前打一個電話,我是可以上門服務的。」

「陳律師,你好,我來是想尋問一件事情。」唐思雨打算開門見山的說。

「您請問。」

「我爸在你的手裡立過遺矚嗎?」唐思雨問了。

一旁邢烈寒深幽的眸光盯在陳峰的臉上,陳峰立即點頭回答,「立了,唐總在去世之前就在我手裡立了一份遺矚!」

唐思雨吃了一驚,沒想到父親竟然立了遺矚嗎?

邢烈寒卻沒有這麼樂觀,這個陳峰一看就是法律界資深的老油條,一時難於看出他這副笑臉背後的心機。

「可以給我看看嗎?」唐思雨請求道。「唐大小姐,對不起,我授了唐先生的矚託,必須在他後事辦完,七個工作日之後,才能讓他的家屬看遺矚的,而且,必須所有唐家法定繼承人在場的情況下,才能拆閱。

」唐思雨回頭看向邢烈寒,邢烈寒朝陳峰道,「陳律師,我相信我的助理在一天前找過你,正好我邢氏集團律師團隊還需要人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放棄唐氏集團,進入我邢

氏集團工作呢?待遇絕對豐厚。」

唐思雨在一旁微微怔愕,邢烈寒在幹什麼?

陳峰立即神情認真道,「對,您的助手的確親自過來邀請過我,可真不好意思邢先生,我服務於唐氏集團快十年了,也有感情了,這一時還真走不了。」

「你們的合同是一年一簽得吧!我可以等,等你今年的合同到期之後,再轉簽到我公司如何?」邢烈寒雙手插著口袋,神情慵懶中帶著誠意。其實,邢氏集團的邀請,陳峰真得很動心的,必竟那可是律師界爭破頭皮也搶不到巨大的合作商,可他現在被邱琳控制著,手裡又有邱琳的把柄,他哪裡敢離開唐氏集團

陳峰的臉上,有過一絲的動搖,但很快,他還是笑著搖頭,「謝謝邢先生對我的信任,可我真得無法離開唐氏集團,如果以後有合作的機會,我一定願為您效勞。」

「即然這樣,那真遺憾。」邢烈寒嘴角的笑意有些高深莫測。

這令陳峰竟不敢對視他的雙眼,而是假裝在收拾著資料。

唐思雨見現在看不見遺矚,她也只好先離開。

在出了律師行的辦公大廳時,唐思雨有些好奇的扭頭看身邊的男人,「你是來挖律師的嗎?」邢烈寒搖頭一笑,「當然不是,我是在試探這個陳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9章 懷疑遺矚

17.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