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悲痛欲絕

第250章 悲痛欲絕

在唐雄的遺體被送出醫院的時候,唐思雨幾欲暈過去,她想過去拉著那輛推車,不許他們把父親送走,可有一雙手,將她緊緊的按壓著一個胸膛上,讓她不能過去,只能

眼睜睜的看著父親的遺體被送上車,看著車駛離。

「爸……爸……」唐思雨嘶聲叫著。

邢烈寒的手臂環住她,不讓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不管怎麼樣,唐雄已經離世,唐思雨必須要承受這件事情,即便再殘忍,再痛心。

事實已經定了。

「你為什麼攔著我……為什麼?」唐思雨雙手握拳捶在男人的胸口,彷彿在怨他,怪他,可是她的拳頭哪裡有一絲的力氣?

軟綿綿的,更加讓邢烈寒心疼,他一手攬住她的肩膀,由著她此刻發泄著情緒,此刻,如果打他能讓她消除一些痛苦,他心甘情願。

然而,唐思雨打著打著,卻最後狠狠的投進他的懷抱,牙齒緊緊的咬著拳頭,泣不成聲。

「別哭了,伯父即然走了,就讓他安心的去吧!他一定不願意看見你這樣子。」邢烈寒安慰著她。

唐思雨聽到他的話,反而哭得更加的傷心了,她知道,父親走得並不安心,他走得十分怨恨,想到這件事情,唐思雨更覺得心臟都碎了。

但此刻,這件事情,她沒辦法告訴任何人,因為她現在的情緒沒有辦法平靜下來,連話都不能完整的說出來。

她被失去至親的悲痛掩沒著。

一旁的邱琳牽著唐依依道,「依依,我們趕緊過去陪你父親。」

「嗯!」唐依依紅著眼眶說道。

旁邊邱琳的助理開車過來,邱琳和唐依依坐進去,就追著那輛殯儀館的車子走了。

唐思雨也吸了吸鼻子,帶著濃重的哭腔朝邢烈寒道,「可以送我過去嗎?」

「當然,走吧!」邢烈寒說完,牽起她的手,走向了他的車子的方向。

唐思雨坐進車裡,什麼話也不說,只有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串一串的從她的眼眶裡湧出來,止也止不住。

邢烈寒抽了幾張紙,他傾身過來,溫柔的替她擦試著,唐思雨伸手把他的紙接過,低低的說了一聲,「走吧!」

邢烈寒點點頭,啟動跑車,飛快的衝出了院門口。

一路上,唐思雨即便止住了淚,也沉默不語,她滿腦子都在回想著父親最後清醒的那一瞬間,短短的幾秒,父親告訴了她一些事情,父親含恨而終,成了她最大的悲痛。

她想不通,父親最後要說的是什麼?他指著邱琳,是想說,邱琳對父親做了什麼手腳嗎?

父親是心臟病發,而陪伴著他到達醫院的是他的助手老徐,所以,這中間,到底還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只能找到老徐再了解了。

邢烈寒的目光,一直擔憂的落在身邊的女孩臉上,看著她像一個沒有生氣的娃娃一樣,他的心悶悶的抽疼,沒想到唐雄說走就走了。

做為他的女兒,唐思雨沒有任何的思想準備,放到誰的身上,都會痛不欲生的。

這一路上唐思雨的沉默,加上她悲痛的表情里,有著一些複雜的連他也讀不懂的情緒,令邢烈寒擔心她是不是悲傷過度,產生了不好的念頭?

「想哭,就再哭一頓吧!」邢烈寒低沉的出聲。

唐思雨嘆了一口氣,眼眶果然又濕了一些,「我爸的身體不可能這麼快就出事的!這中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知道是什麼事情導致我爸心臟病發的。」

邢烈寒不由微微驚怔,此刻的唐思雨,冷靜得令他有些不敢置信。

「那你覺得你爸的死和誰有關?」邢烈寒微微擰眉輕問。「我覺得有邱琳有關,你當時不在,我爸在最後離世的時候短暫的清醒了十幾秒,他當時抬頭指著邱琳,他的表情透著怨恨,但他說不出話來了,他分明想要說什麼,那一

定是令他致死的原因。」唐思雨說完,冷靜的表情又崩塌了,她閉上眼睛,一行清淚滑落在臉頰,顯得痛苦之極。

邢烈寒的心弦震動,他直接相信唐思雨的話,因為他也關注到邱琳的神情,並沒有失去老公的悲傷,反而更像是在演戲。

以他對唐家的了解,邢烈寒也不難想像出邱琳的野心,她想要把整個唐氏集團據為已有,而唐思雨的存在,就是威脅。

如果她有這樣的心思,那麼,她親手殺了唐雄,也未必不會發生。

「如果真得如你所說,那麼等你父親落土為安之後,這件事情,我一定會幫你查出來。」邢烈寒堅定的表示。

唐思雨閉著眼睛,掀開,淚濕的長睫透著瑩瑩水光,顯得可憐之極。

「謝謝!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到底。」唐思雨咬著牙說。

「如果是這樣,那你可以先阻止你父親火化,萬一你父親的身體不能查出原因呢?」邢烈寒提議。

唐思雨頓時醒悟,「對,也許是我爸的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邢烈寒的車速立即加快,直追前方的車子,趕在火化之前攔下來。

唐思雨現在任何能查出病因的地方,她都不想放過。

邱琳的車子也跟在身後,很快,她就看見一輛超跑從旁邊駛過,唐依依立即低叫了一聲,「是邢烈寒的車子,他們追上來了。」邱琳的眼底閃過一抹焦燥,她沒想到唐雄在死之前,還能醒過來十幾秒,而且,他的手指還指著她,想說什麼,慶幸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但是他的表情和手指,一定讓唐

思雨發現了什麼。

這一點,令邱琳的心裡有些不安,不過,她想,唐雄親眼看見她和李德的姦情,但這件事情,除了他和李德,再也沒有第四個人知道。

「加快速度,趕緊跟上去。」邱琳朝助理命令一聲。

殯儀館面前,唐雄的遺體蒙著一層白布被抬了下來,唐思雨出來看見這副畫面,內心又崩塌了,淚水如水籠頭一般湧出來。「唐先生的遺體先不用火化,我們想先冷凍。」邢烈寒上前和主要負責人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0章 悲痛欲絕

1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