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沒辦法接受

第216章 沒辦法接受

明亮的水晶燈光下,只見沙發上,邢烈寒將襯衫脫去,露出來的身軀,線條完美而性感,腰部勁實,胸肌與腹肌塊塊分明,身材好到令人噴血,只是,背部和手臂處,那

紅腫的印子清晰可見。

唐思雨提著藥箱下來,白晳的臉蛋上,浮現出一抹不易查覺的紅暈,這個男人今晚展現出他強悍的一面,但現在,他卻在她的面前,展現了他的虛弱。

唐思雨走到他的身邊,她望著他背上那三條明顯的棍擊出來的印跡,她的眼底浮現一抹心疼。

「我給你擦藥吧!」

「等我去洗一個澡下來再擦吧!」邢烈寒說完,看到她眼底明顯的擔憂,他嘴角輕輕的揚起一抹暗喜。

唐思雨坐在沙發上等著這個男人洗澡,沒一會兒,邢烈寒下身就套著一件睡褲下來了,洗過澡的男人,似乎更透著狂野氣息。

唐思雨站起身,邢烈寒就她的身側坐下來,他從藥箱里拿出一瓶藥酒,「這瓶給我抹上吧!」

唐思雨屏棄雜念,她倒在手上,雙掌擦熱之後,就在他紅印的上面抹擦著。

邢烈寒嫌她的力量太輕了,他聲線沙啞道,「稍微用點力。」

唐思雨只好用了一點力量把藥酒擦完他的背上,她走到他的的面前,開始給他擦手臂上傷處。

今天的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衣裙,束腰的設計,令她纖柔又玲瓏的身段勾勒出來,此刻,她領襟口微垂,在她彎著身子給他擦藥的時候。

以男人的視野方向,正好看見她領口處的迷人風光,那一晃一晃的東西,令男人瞬間喉嚨發緊,連眼神都變得諱莫若深起來,那裡面黑色的欲流有些明顯。

唐思雨正想看看搓疼他沒有,哪知道一抬眸,就發現這個男人的目光竟然看她的衣襟口,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了。

她立即直起身,將衣襟一捂,有些羞憤道,「看什麼呢!」

邢烈寒饒有興味的笑起來,「挺好看的!」

唐思雨俏臉立即泛起紅暈來,「流氓。」

邢烈寒被罵了,可是,他沒有慍惱,反而唇角一勾,笑得更加迷人,「我哪點像流氓?」

唐思雨對著他這張面容,還真得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這個男人還真不像是流氓,流氓要是長他這樣的,恐怕被佔便宜,女人也會心甘情願吧!

有顏有身材,還有一雙會吸覆靈魂的魅力眼睛。唐思雨的心突然跳得有些亂了,她看見也擦得差不多了,她彎下身去整理著藥箱,提起來就上樓了,而她在車上驚出了一身冷汗,也很不舒服,她必須趕緊洗一個澡再說

唐思雨洗過澡坐在床上,她換上一身灰色卡通睡衣,保守款的,她現在和兒子在一起,她買衣服從來都是保守的。

她看了一眼時間,算了一下時差,這會兒正是國外的凌晨四五點,她原本想著打一個電話給兒子的,現在也不能吵著他。

這下,她還真得沒事幹了,倒是感覺喉嚨里有些口乾,她想喝杯水再睡覺,她心想今天邢烈寒也累了吧!他一定回房間睡了。

唐思雨想著想著,就自然的推開了門,當看見樓下果然只留了一盞壁燈,也沒有聽見有聲音,她安心的下樓去找水喝了。

而她沒發現,身後邢烈寒同樣出門了,他修長的身軀披著一件黑色的絲綢睡衣,長款的,身材堪比吸血鬼的貴族王子,他的腳步邁得很輕。

在他發現唐思雨的房門也開著,他便知道她一定在樓下,他一步一步下來,無聲無息的,還真得像是一隻吸血鬼。

唐思雨這會兒想要喝一點兒冰的,所以,她打開了冰箱,彎下腰去下面那一層拿曠泉水,突然她感覺身後有聲音。

她嚇了一跳,猛地回頭,只見身後幾米處,一道背著光的黑色身影佇立在那裡。

「啊……」唐思雨嚇得不輕,整個身子往冰箱一靠。

而這時,男人邁著腳步,臉漸漸的出現在冰箱的光芒之中,不是邢烈寒又是誰?

「嚇著你了?」邢烈寒眼底閃過一抹自責。

唐思雨胸口起伏不定,瞪著他,「你為什麼不發出聲音,你想嚇死我嗎?」

「嚇死你我又沒有好處。」邢烈寒環著手臂笑答道。

「誰說沒好處,你想嚇死我,好奪走我兒子。」唐思雨氣得反駁。

這下邢烈寒還真得毫無形像的哈哈大笑起來,清朗的笑聲,在昏暗的大廳里,格外的迷人,末了,還有幾聲低沉的悶笑。

「笑死你算了。」唐思雨說完,拿起冰水就想走人。

邢烈寒倏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將她一扯,唐思雨直接撞在他的懷裡,她微微瞠著眸,邢烈寒微喘的呼吸噴洒在她的臉蛋上,「唐思雨,做我的女人如何?」

這突如其來的表白,令唐思雨心跳加速,她抬頭眸,看著隱匿在昏暗光線里的俊美男人,他的臉龐隱在光影交錯之中,一雙墨眸卻格外的晶亮逼人。

若換以前,唐思雨會拒絕,可現在,她咽了咽口水道,「以後再說。」

邢烈寒一手攬緊她的腰,一手輕撫她的面容,逼迫著她,「可我想現在。」

他溫熱的指腹在她的臉頰磨挲著,唐思雨感覺身體里一股電流突然竄進四肢百胲,令她驚慌失措的別開了臉,「不行!」

「為什麼不行?」邢烈寒的聲線里透著沙啞的剋制,還有疑惑。

唐思雨擰著眉,「就是不行!」

「我會很溫柔。」

唐思雨閉上眼睛,腦海里想到五年前那一夜,她嘶聲掙扎在他的身下,可他卻那般的無情,不顧她的恐懼強勢欺壓。

那種感覺令她這輩子都不會忘記,成了她不可磨滅的陰影,而現在,她恐懼男人,更加恐懼和男人的親密行為。

唐思雨還是推開了他,從他的身側邁上樓梯。

身後,邢烈寒伸手虛拉她一下,沒有拉住,他只能看著她慌亂逃上樓梯的身影,一如既往的沒有停留。他微微輕嘆一聲,這個時候,他真得沒有資格去要求她的原諒,五年前那一晚,他做得有多錯,他最清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16章 沒辦法接受

1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