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自作自受

第185章 自作自受

唐思雨的心微微繃緊了,她安靜的一動不動的,她聽見自已微微急促的呼吸聲。

說實在的,和他睡在一張床上,她就沒辦法平靜。

「睡那麼出幹什麼?不怕摔下去?」黑暗中,男人埋怨的聲線響起。

下一秒,一道大掌扣住她的手臂,將她往床中間拉,唐思雨纖細的身體,就這麼被他一扯,而她身子移了半米,立即一道火熱的身軀自身後緊貼而來。

唐思雨的神精一綳,呼吸一下子屏住了,身子更是點穴一般,動也不敢亂動。

男人剛剛洗過澡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沐浴乳氣息,清冽好聞,連那股酒氣也沒有了。

突然,男人似乎不滿意她這樣背對著他睡,他的大掌攬住她的肩膀,一翻。

唐思雨就這麼和他面貼面了,她的側臉緊貼在男人的胸口處,暖昧而緊密。

「不要抱著我,我這樣睡不著。」唐思雨想找個借口掙開他的懷抱。

「睡不著?為什麼?」黑暗中,男人低沉性感的笑聲響起。

「我不喜歡被人抱著睡。」唐思雨生硬的解釋著一聲。

「我喜歡。」邢烈寒霸道的低喃一聲,依然不鬆手。

唐思雨是真不喜歡,她不由在他的懷裡扭動著,打算掙脫出他的懷抱獨自的到一邊去睡。

然而,唐思雨卻不了解男人,像她這樣自以為是的扭動掙扎,對男人來說是怎樣的一種感覺,無疑和挑逗一個意思。

他的呼吸一下子就重了起來,黑暗中,他一張俊臉繃緊,看著依然扭動的女人。

「別再動了。」他低聲警告,聲線暗啞中,透著一種警告的危險。

唐思雨立即石頭一樣僵住了,她感覺到了他的危險氣息。

「邢列寒,你幹什麼?」唐思雨立即氣惱質問。

「這都是你撩起來的火,還怪我么?」某個男人顯得十分無辜。

唐思雨立即想要後退,面對這樣的危險處境,她可不敢呆在他的身邊。

「你再動一下試試。」邢烈寒悶喘了一聲,似乎在極力隱忍著什麼。

唐思雨再也不敢動了,她僵著身子,就這麼被他摟著不放,又暖昧之極。

「你能不能……」唐思雨臉紅請求。

「不能。」邢烈寒十分懊惱的回答她。

「那能不能今晚分開睡!」唐思雨面紅耳赤的再懇求。

「不行!」邢烈寒才不願放開她。

「那……分開一點吧!你這樣我根本睡不著。」

邢烈寒不由輕哼一聲,「真自私,把我逗成這樣,你還想著睡著?」

「那……那你想怎麼樣?」唐思雨真不知道後果是這樣。

黑暗中,唐思雨渾身都急出一身汗來了。

邢烈寒咬牙,「乖乖別動就是。」

唐思雨覺得這樣更難受,睡又睡不著,一份直逼而來的危險,時時刻刻的讓她神經繃緊,這感覺真不好受。

「還想動嗎?」邢烈寒沙啞尋問。

「我不動了。」唐思雨只好乖乖回答。

黑暗中,兩個人的呼吸異常的清晰,氣息都亂了。

只是,時間這會兒已經是十一點多了,唐思雨的作息很好,所以,困意也來了,加上腦子因為緊繃,而有些暈暈呼呼的,像是生病一樣思緒不清。

她沒十幾分鐘,竟然睡著了。

邢烈寒感受著懷裡的女人呼吸均勻了,他低下頭,略略無語,這種情況下,她還能睡得著?

是對他過於信任嗎?

邢烈寒摸到一旁的聲控燈,按開了牆上的一盞壁燈,昏黃的燈光下,懷裡的女人果然睡著了。而且,還睡得有些沉,精緻的面容,睡顏嬌憨,像個孩子般沒有設防。邢烈寒微微嘆了一口氣,將她的臉蛋往他的懷裡靠了靠,唐思雨以前一直和兒子睡覺,身邊有動靜

的時候,她直接以為是兒子,她伸手過來摟了摟,就這麼摟著邢烈寒的脖子,靠得更近了。

邢烈寒低下頭,目光直接盯著她微微張合的紅唇,燈光下,彷彿兩片嬌艷的花瓣一樣,在誘著人採摘。今晚原本就有醉意,此刻,他的理智和衝動的慾望做著激烈的鬥爭,但是,他到底還是沒有碰她,而是薄唇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他輕輕的抽開了他的手臂,快步邁向

了浴室里沖冷水澡。

這一晚上,他連續沖了三個冷水澡,凌晨五點左右,他才困意襲來,躺在床上摟著唐思雨睡覺。唐思雨迷迷糊糊之中,她只感覺身體像是抱了一塊火爐一樣,燙得她有些受不了,而且還做了一個被為山包圍的惡夢,直到她驚醒了過來。她睜開眼,發現自已竟然和邢

烈寒面貼面抱著睡覺。

她倒抽了一口氣,想要推開他的時候,才發現,熱意是從他的身上傳來的。

連他呼出來的氣息,都灼熱得有些燙人。

唐思雨幾乎本能的伸手撫摸他的額頭,這一摸,她嚇了一跳。

他的額頭好燙,這個男人在發熱,而且,還是高熱。

唐思雨趕緊下了床,她從儲存室里找到了藥箱,從裡面拿出了體溫測試器,朝他的額頭一量,三十九度。

這個男人怎麼突然發高燒呢?唐思雨從藥品里,找到了成人退熱的藥片,她從樓下倒了一杯溫開水上來。

這個時候,天未亮,她也不能丟下兒子不管,所以,只能先給他吃藥,等天亮再去醫院。

「邢烈寒,你醒醒,你在發熱。」唐思雨輕輕拍著他的肩膀。

邢烈寒眯開了狹長的眸,連眸光都有些迷離起來,他坐起身,疲憊的依靠著床頭,「我怎麼了?」

「你發熱了,快點把葯吃了吧!」唐思雨說完,把葯遞到他面前。

邢烈寒倒是相信她送上來的葯,他拿起,一口氣吞了,喝了一口水。

「你快躺下,我給你抹一抹身子退熱。」唐思雨出聲道。

邢烈寒俊顏微微泛紅,墨發稍亂,兩片薄唇竟像是抹了胭脂般紅潤,無端的散發著男色風情,他勾唇一笑,「會抹全身嗎?」唐思雨白了他一眼,「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開玩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5章 自作自受

1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