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0章 被他氣哭

第1470章 被他氣哭

第1470章被他氣哭

在到達顧宅門前的街道上,擔心了一路的許心悅才發現,她根本沒有身份出現在這裡,她要怎麼向顧夫人交待,她和顧承霄在一起?她推了推身邊的男人道,「你回去照顧小牧吧!我…我就不進去了。」

「為什麼不進去?」顧承霄的眼神有些無奈,「我媽不會那麼多心的,去看看小牧,他這個時候一定很想見你。」

許心悅抿唇想了想,也的確顧不得那麼多了,她的內心是真心擔心小傢伙的,她點點頭,跟著顧承霄下了車,朝大廳的方向邁去,剛到大廳,就看見小傢伙坐在沙發上,額頭上貼著一個退燒藥,兩個小臉蛋都燒得紅通通的。

「怎麼會突發高燒?」顧承霄朝一旁的醫生問道。

「小少爺大概是生長性發燒,我們正在觀查。」醫生小心警慎的說。

「咦,心悅,你也來了,你怎麼和承霄在一起呀!」顧夫人驚訝的問,沒想到兒子把她帶回家了。

「對,阿姨,很巧,我在路邊攔車,沒想到顧先生好心搭了我一程,我聽說小牧生病了,就過來看看。」

「心悅姐姐,我好開心你來看我。」小傢伙朝她伸出手,許心悅立即握著他的手,坐在他的身邊,「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心悅姐姐,你可以一直留下來陪我嗎?」小傢伙一臉可憐巴巴的問道。

「我…我當然可以留下來陪你。」許心悅心疼的看著他。

「心悅,留下來吃完晚飯再回去。」顧夫人也希望她能留下來,她看著兒子的目光正盯著許心悅,那眼神里流露出來的溫柔,還真是她從未見過的。

兒子從未用這種眼神看過別得女人呢!連許安安都沒有這種待遇,難道兒子喜歡心悅?

顧承霄蹲下身,撫摸著兒子的額頭,已經轉為低燒了,他的心弦鬆了幾分,他看向許心悅,許心悅的目光落在孩子的身上,那份發自內心的關切,彷彿她就是孩子的親生母親一般。

這種眼神,連許安安都無法擁有。

許心悅一直陪著小傢伙玩樂高解悶,中午便留在顧家吃午餐,下午,小傢伙要去周邊的公園裡玩,她陪著顧承霄一起帶小傢伙出來溜彎。

看著小傢伙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許心悅的心情也說不出來的好,冷不丁的和身邊的男人觸上,她不由又羞赫的垂下了眸。

顧承霄看著她,眼神里的熱度很明顯,剛渡過的那三天里,他對她分外的著迷熱烈,從未有一個女人如此吸引著他。

他的目光不由的落在她的小腹處,雖然那裡很平滑,幾乎看不出有過一道傷疤,在黑夜裡,她即便有次幾次下意識的遮擋,但他還是借著月光看清楚了。

所以,這就是這三天里,每次夜裡歡愛的時候,她必須要求他關燈的原因嗎?

但不管這道疤是如何來的,他都不想追究,因為能追到她,得到她的回應,就已經讓他費盡心思了,她的過去,他不會在意。

許心悅留在顧家吃過晚餐,小傢伙的燒也退下來了,有醫生在家裡全程陪護,她也放心了。

「心悅,讓承霄送你回家,以後出門的話,可以用他的司機,別在路上攔車,你這麼漂亮不安全。」顧夫人說道。

「好的!謝謝阿姨,我會注意安全的。」許心悅的臉微微一熱,難道她攔車這個借口被識破了嗎?

顧承霄帶著她一路到了花園裡的車庫,許心悅坐進車裡,她的內心便繃緊了,和在海邊酒店的心境完全不同了。

顧承霄開車出來好幾分鐘了,身邊的女孩也不發一言,這令他擔憂的看過來。

許心悅也在這個時候開了口,「這次的旅行結束了,我們也該回到我們自已的生活里,請顧先生遵守承諾。」

顧承霄就知道她會提這件事情,他咬了咬薄唇道,「你希望我怎麼做?」

「不用再聯繫我,不用再出現我身邊,我們之間做陌生人。」

「小牧還需要你。」

「小牧需要的是親生母親,而我…我不是。」許心悅垂下眸,她是生出了他,可是他身上流著的是許安安的血。

「你沒有感覺到小牧對你,比對許安安要親密得多嗎?甚至在他的心裡,你就是他的母親。」顧承霄聲線沙啞道,胸口也帶著几絲起伏。

許心悅的胸口一疼,她也很捨不得離開這個孩子,可有什麼辦法嗎?

「如果我娶許安安,你會開心嗎?」顧承霄扭頭看向她,目光灼灼。

「那是你的事情,開不開心是我的事情。」許心悅抿著紅唇,假裝不在意。

「好,那我明天就去向許安安求婚,把她娶回家。」顧承霄賭氣似的說道,語氣還很認真。

許心悅直接胸口一窒,彷彿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她強忍著痛苦道,「你愛娶就去娶吧!」

「小牧需要母親,我的確要娶一個女人回家,那就娶許安安吧!」說完,顧承霄的車子一轉,就駛向了另一條街道的方向。

「你幹什麼?不是要送我回家嗎?」

「明天我的求婚鑽戒你來挑,你們女人更了解女人的心思。」

「我…我不挑,顧承霄,你放我下車。」許心悅的內心如刀刮一般的疼,他娶別得女人,還要讓她去挑鑽戒幹什麼?

「想要和我劃清關係可以,替我挑一個求婚鑽戒,不管我娶哪個女孩,我都要你挑。」顧承霄霸道的說道。

許心悅有些惱的瞪向他,「你自已挑不行嗎?」

「如果你不給我挑,那我就纏著你不放,明天我就去你家提親。」

「你…」許心悅真是拿這個男人沒辦法了,她只得心一橫道,「好,我給你挑。」

「挑許安安會喜歡的款式,你們曾是堂姐妹,你應該明顯她的喜好。」顧承霄冷酷道。

許心悅扭開了臉,一絲眼淚在眼眶裡閃過,不知道是慌了還是怎麼的,她的心此刻真得很疼,疼得窒息。

她這是怎麼了?即害怕他娶別得女人,自已又沒有勇氣和他在一起。

珠寶店。

許心悅呼了一口氣,認真的在櫃檯上看鑽戒,身邊的男人只盯著她,根本對這些鑽戒毫無興趣,看著她泛紅的眼角,他的心也在疼著。

「價格需要控制嗎?還是隨便挑?」許心悅抬頭問道。

「隨便挑,我的妻子不需要在意價格。」男人眯著眸,彷彿寵妻無敵。

一旁的服務員立即眼神一喜,「小姐,這邊是貴賓室,裡面有質量更好的鑽戒。」

許心悅不由好氣,一頭走了進去,她就要挑一個最貴的氣他,進去之後,許心悅便挑了一款千萬級別的。

「小姐,我給您試戴一下吧!」

「不是我戴,是給別人挑的。」許心悅微笑道。

「你試戴一下,我感覺她和你的手差不多大小。」男人低沉沙啞的啟口。

許心悅見服務員在等著,她嘆了一口氣,伸手過去,戴得是無名指,那是結婚才會帶的手指。

「很合適您,小姐,您感覺一下大小。」

是,一眼就挑了一個合適她的,許心悅苦澀一笑,抬頭看向男人,「你要買嗎?」

「嗯!刷卡吧!」男人果然是有錢任性,眼都不眨一下。

顧承霄拿著鑽戒,兩個人一起回到車上,顧承霄再眯眸問道,「許安安還喜歡什麼?」

「我怎麼知道?你應該去問她,而不是問我。」許心悅要氣暈了,這個男人總在她面前提許安安,令她很不舒服。

顧承霄聽著她這氣呼呼的聲音,他忍著一股笑道,「那也行,明天我親自去問問她,看看她喜歡什麼,就算她喜歡天上的月亮,我也想辦法給她摘下來。」

「你愛怎麼對她是你的事情,趕緊開車,送我回家,我累了。」許心悅環著手臂,盯著窗外,光芒映在她的眼底,似有淚意在閃爍。

「好吧!」顧承霄什麼也不說了,送她回家。

一到她的家門口,許心悅迫不及待的解開安全帶,推門下去了,顧承霄的車也快速的調頭離開。

許心悅的腳步頓住,轉身,看著離開的男人,眼淚突然打濕了她的臉,她即不敢回家,也不敢放聲哭,就只能壓抑著在門口旁邊的路燈下坐下。

就在這時,一束車燈照射過來,她嚇了一跳,抬起頭,就看見剛才那輛頭也不回的車,又駛了回來,而且,車燈映在她滿臉淚花的臉上,實在是令她慌亂之極。

男人高大的身影推門下車,他幾步過來,扯她入懷,啞聲問,「哭什麼?因為我要娶許安安了,你傷心了?」

「你走開,沒有的事情,我就是…就是眼睛被風迷了眼。」

「傻瓜,你捨不得我娶別得女人,還嘴硬。」男人勾唇一笑,原來她的心,一試就知道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70章 被他氣哭

9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