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6章 第二場婚禮

第1366章 第二場婚禮

莊園的花園裡,晚飯過後,散步的客人三三兩兩的成群在一起,不時的傳來歡聲笑語,不同國度的客人,講訴著不同的語言,但同樣的是他們非常期待明天的婚禮。

星光燦爛,秋日裡的夜晚,即沒有夏日的悶熱,也尚未到冬日的涼寒,而是溫暖得宜,僅穿著一件薄薄的長袖即可。倪初雪是和養父母一起吃完晚餐,項薄寒這會兒也和他的朋友們用完餐,他在電話里,約倪初雪一起出來散步。

倪初雪對這片莊園也已經很熟悉了,她一襲嫩綠色碎花裙穿在花園之中,朝著項薄寒所在的方向去了。

穿過一片花海,她看見在涼亭的一處,站著一抹高大俊挺的身影,在月光下,筆挺而偉岸,她的心瞬間悸動跳躍,一種心動油然而生。

她不由記起那次在項宅的花園裡,她為了救一隻小鳥,差點摔倒下來,是他成為了她的人肉墊子,免她受疼。

在那一刻,她的心已然為這個男人而動,只是,那個時候的她,內心卑微,什麼想法,都不敢想。

只知道這個男人非常的好看,非常的有男人魅力。

倪初雪正恍神間,只感一道深情的目光,自亭下處投望而來。

她抬頭,望進那雙眼睛,彷彿能醉人一般,她願輩子都屬於他。

「過來。」低沉的男聲喚她。

倪初雪笑著朝他的方向小跑過去,在快要到他的面前的時候,她的鞋尖不經意的踢到了一塊不平的石頭。

「啊…」一聲驚慌的喚聲,倪初雪整個人投入了男人的懷抱。

項薄寒的眼底一閃的擔憂,上前一步,健臂緊緊的把她摟入懷裡。

「傷到腳了嗎?」項薄寒心疼的問。

倪初雪笑著搖搖頭,「沒事,只是嚇了一跳。」

項薄寒一把打橫把她抱起來,來到了亭台的座位上把她放下,蹲下身,替她檢查起來。

倪初雪有些羞赫的在他面前露著一雙玉足,還好是真沒有摔傷,不然,明天穿婚鞋就難了。

項薄寒也鬆了一口氣,憐愛的看著自已的小妻子,「下次小心點。」

「嗯!」倪初雪說完,雙手摟著他的脖子,將臉蛋埋在他的胸口處,「我好期待明天的婚禮。」

項薄寒額頭抵住她的,目光灼熱的落在她秀美的小臉蛋上,「我同樣期待。」

倪初雪笑著在他的側臉上親了一下,還以為這樣就滿足了,可是對於男人來說,這遠沒有滿足。

四周一片安靜,沒有人過來,倪初雪才抽回來的身子,被男人再度擁入懷裡,用他的熱情回應她剛才的那個吻。

這一夜,整片山莊在夜色下,流露出一份喜慶氣息。

清晨,天際翻出火紅的魚肚白,一縷燦爛的朝陽灑下來,預計著今天是非常晴朗的天氣。

在金色的朝陽下,佔地面積達十幾萬平方米的花園別墅風景,籠罩在一片金色的迷霧之中。

七點半,倪初雪的別墅里,化妝師,服裝造型師準時的到來,蔣昕薇也第一時間過來陪著她,沒一會兒克希亞和媚拉也到了,還有她的繼母陳美珍也來了,在她的眼裡,早已經倪初雪當成了自已的親生女兒。

倪初雪在化妝,克希亞和陳美珍在交流著,媚拉坐在一旁,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她看著化妝台面前的倪初雪,眼神里多了幾分安靜,沒有之前那般的忌妒仇視。

而且,她對身邊的蔣昕薇也失了敵意,蔣昕薇倒也沒有把她當情敵,曾經的過節,她早已經放下。

倪初雪在化妝師的精心打扮下,流露出新娘子的美麗動人,倪初雪也是有意和化妝師溝通了,在髮型上盡量不要過於年輕,她想要一個更加優雅顯成熟的新娘妝容。

因為她的新郎是比她大十歲的男人,她想要更恰當的站在他的身邊。

她的婚紗是在二樓,已經化好了妝容的倪初雪,和造型師一起上了二樓的衣帽室里,在那裡分別擺放著一套婚紗,三套敬酒禮服,每一件都非常的漂亮,為她量身而定製。

倪初雪在助理們的服務之下,她穿上了期待已久的婚紗,輕盈宛如雲朵一般的婚紗,襯上她雪白的肌膚,行走之間,下擺雲紋似灑滿了花瓣的流水,緩緩起伏。

大家都驚嘆於今天新娘子的美麗,她真得太美了,美得令人嘆息。

快九點左右,項薄寒早已經穿上新郎西服,打理過的髮型,富於他年輕魅力,沉澱於骨子裡的成熟,更顯的氣宇軒昂。「初雪呢?」

剛進來的他沒有看見自已的新娘,好奇的問一句。

大家還沒有回答他的時候,就聽見二樓傳來了腳步聲,以是,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那寬敞的旋轉樓梯,在象牙白的樓梯處,一抹提著群擺緩緩邁下的身影,把下面所有人的眼睛都吸引過去了。

倪初雪下來了,就像是聖潔的仙女,窗外的陽光灑在她的身上,美得不真實。

項薄寒的呼吸幾乎窒息了,他的瞳眸緊縮了幾分,原來他的新娘,美到了極致。

倪初雪在這麼多人的目光之下,有些嬌羞了,她一步一步穩穩的邁下來,在最後幾個階梯的時候,項薄寒上前,伸手,把她帶了下來。

倪初雪的目光里,此刻,也只有他,四周的人,都彷彿心有靈犀般,紛紛退了出去,留給他們私人空間。

倪初雪查覺到大家都走了,她輕輕的依偎在老公的懷裡,項薄寒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我的老婆真美。」

「我的老公也很帥。」倪初雪改了稱呼。

這句老公,可叫到了某人的心坎里去了,他滿足的低下頭,尋到她的紅唇,烙下一吻。

「再叫一句來聽聽。」

「老公!」倪初雪大大方方的叫他。

這是一場開放式的露天婚禮,禮台搭在一汪清澈的湖水旁邊,綠茵的草地上,擺滿了金色宴席,美麗的花柱包圍著,溫暖的陽光與藍天白雲輝映,令人賞心悅目。

一支國際名樂隊在旁邊的台上,一首一首的放送著美妙的輕音樂,宛如享受一場國際級宴聽。

吉時在十一點,賓客們都落座了,他們一邊品賞著美酒甜點,一邊期待著今天的新娘新郎登台。

項薄寒一身帥氣的黑色西裝站立在台上,他的身後,雖然沒有邀請伴郎,但他渾身氣質高雅,氣場十足。

倪初雪緩緩的從一條紅地毯上邁步而來,她手捧著鮮花,挽著親生父親顧銘凡的手臂,一步一步朝著禮台的方向而來。

顧銘凡原是想讓漢森以父親的身份送她上台的,但是漢森把這樣重要的時刻讓給了他,顧銘凡內心激動感激。

這是他在幾個月前,不敢想像有朝一日能挽著女兒,親手送她出嫁。

他的眼眶裡,也泛著激動的淚花,他不時側目的注視著自已的女兒,即有不舍,又充滿了祝福。

神聖的婚禮進行曲飄落在整座婚禮,倪初雪的目光望著前方,一步一步朝花台上邁去,那是她嚮往的幸福歸宿。

台下,項家一大家族的人,才剛剛參與了一場婚禮,可此刻,他們的心情仍然非常的激動,項家連辦兩場婚禮,是多麼喜慶的事情。

項薄寒的目光,深邃而堅定,他的手在倪初雪即將上台的時候,便已經伸了過去,牽起了她。

顧銘凡把女兒交付於他便下台了,倪初雪薄薄的頭紗下面,隱約可見嬌美面容,還有紅唇幸福彎起的樣子。

一切的婚禮程序進行著,新人一起宣讀誓言,交換鑽戒,親吻,完美的完成了一切的步驟。

陽光下,大家對這對令人羨慕的新婚眷侶,送上了美滿的祝福。

接下來,項薄寒牽著小妻子的手,與她一起敬來賓的酒,遊走於每一桌席,留下他們恩愛的身影。

坐在親人席上,媚拉撐著下巴,一直感情不定的她,突然也生出了一種想要安定下來的想法,這場婚禮,讓她知道,即便擁有再多的男人,也比不上一個男人全心全意的愛。

就像倪初雪,她這輩子,便擁有了一個視她為命的男人。

婚禮一直熱鬧到了晚上,項薄寒陪著幾位摯友喝了一些酒,他的心早已經飛往了自已的婚房那邊,倒是他的摯友非常體諒他今晚做新郎的日子。

「薄寒,別招呼我們了,可不要冷落了你的新娘子,去吧!」

「那你們慢喝,明天見。」項薄寒起身,拍了拍摯友的肩膀,他長腿急邁向了門口。

倪初雪早在七點半就回到了婚房裡,婚禮一天下來,還是有些疲累的,此刻,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九點半了,她的內心是期待著他回來的。

只是她不好催促,只能等待。

在這會兒,她的腦子裡,倒是亂亂的,一時之間不知道想什麼,但今晚會發生什麼,倒是明明白白的。

正胡思亂想著,門突然敲響了,她的心微微一窒,緊接著,門推開,一抹高大的身影邁步進來。

倪初雪一身紅色的晚禮服,在燈影之下,格外的嬌羞起來。項薄寒的目光,幾欲移不開了,本就有了一些醉意的他,此刻,早已無法控制自已的理智。

「你回來了。」倪初雪咬著紅唇。

項薄寒看著她羞赫的樣子,他徑直走到床前,伸手握起她的蔥白的小手,目光含笑凝視著她,「讓我好好看看你。」

倪初雪觸上他的目光,一低頭就躲進他的懷裡,不讓他盯著她瞧。

項薄寒笑著輕抬她的小巴,眼帘里這張精緻秀美的面容,成了他行走世間最美的風景。

看著她微啟的紅唇,他輕輕的俯下身,吻了下去。

紅色的玫瑰花瓣飄落在床下,昏黃的燈光不知何時被調暗,安靜的只有那微掀啟的窗寬,灑進來的一縷月光。

這場婚禮,在三日之後,陸續的賓客們離開,而項家的人一直在這裡休息了一個星期。

項宅新加入的兩位兒媳婦,倒是成了無話不談的人了,一家人的感情和睦幸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目錄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66章 第二場婚禮

9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