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8章 兩次摔下來

第1298章 兩次摔下來

倪初雪有些拘謹的跟著項薄寒,看著他筆直挺拔的背影,她又生出好奇,腦瓜子里開始想問題,以她對這家人的了解,項家獨子只有姐姐喜歡的那個項擎昊少爺。

他一定不是項擎昊少爺吧!他顯得更加的成熟,甚至有一種與他年紀上的代溝,那他會是誰呢?

倪初雪想著想著,沒查覺到男人停下了腳步,倪初雪一股腦兒的往前走,直接就要撞上他了。

嚇!她嚇一跳,可想要阻止自已的身影,已經沒辦法了,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臉蛋往他寬厚的背部撞過去。

「對不起,對不起…」倪初雪嚇得後退兩步,一雙大眼睛驚慌又抱歉。「沒事。」項薄寒應了一句,然後,他的目光抬頭看向旁邊的樹上,只見在兩米之高的地方,有一個鳥窩,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鳥,不知怎麼的爬出了窩外,正危顫顫的吊

掛在那裡,隨時都有可能摔下來。

倪初雪隨著他的目光,也聽見那著急的叫著吱吱的小鳥,她的美眸立即擔憂的瞠大了,「天哪!快掉下來了。」

說完,倪初雪立即從項薄寒的身邊離開,她左右看一眼,看見旁邊有一個樹叢的缺口,可以令她進去裡面的小花園裡。

「你要幹什麼?」項薄寒眯眸尋問。

「我去救這隻小鳥啊!不把它送回窩裡,它支撐不住的,就算鳥媽媽回來了,也沒辦法救它的。」倪初雪的聲音顯得格外的焦急,彷彿那是一條人命一般重要。

項薄寒不由覺得有趣,他就這麼看著她,倪初雪爬樹的本領還挺好的,雖然剛開始她抱著樹桿,有些狼狽的找著踩點,最後,還是令她爬上去了。那小鳥窩在樹枝的頂端,那隻小鳥一直在發出可憐的叫聲,倪初雪咬著唇,一邊找到牢靠的樹枝,一邊去捉那隻小鳥,而就在這時,那隻小鳥受到驚嚇,竟然那細爪子一

松,它撲棱著兩對沒有羽毛的翅膀…

「小心啊!」倪初雪驚呼一句,用儘力量伸手去接,而她另外一隻固定身體的手,勢必要鬆開。

「小心!」項薄寒沒想到她會為了一隻小鳥這麼拚命,不顧自已的安危,也要接住。

「啊…」倪雪初發出一聲驚呼,才發現,兩米多高的樹桿,她就要摔下去了。

「砰」得一聲,她還真得摔下來了,好在下面是一片草地,她摔得有些難看。

項薄寒不顧面前一片樹叢,他長腿一邁,匆忙走進花園裡,就看見那背貼地面,狼狽不堪的女孩,就在他擔心的一顆心臟都急跳的時候。

摔得小臉蒼白的女孩,輕輕的展開了自已的手掌心,那隻小鳥完好無損的在她的手掌里吱吱的叫。

「還好,你沒事。」倪初雪吁了一口氣,彷彿鬆懈了一顆心。

然而,她自已摔得背部疼痛,屁股開花,卻完全不介意似的。

「有你這麼傻的人嗎?」項薄寒擰著眉,低沉罵了一句。

倪初雪站起身,把小鳥放在地上,她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嘻嘻一笑,「我沒事的,放心吧!我皮厚,摔不疼。」

說完,她俯下身,看著小鳥道,「我送你回家,你可不許再調皮的跑出來了。」

「你還要上去?」項薄寒眯著眸,這個女人是摔不怕的嗎?

「要啊!我總不能讓它在這裡等死吧!」

「你小它放在這裡,我一會兒讓傭人送回窩裡去。」項薄寒不想讓她再摔下來了,必竟她還是客人。

「不用,我可以的。」倪初雪即然救了這隻小鳥,就要把事情做到底。

「那個…先生,您能不能幫我一下,替我拿一下小鳥,我好爬上去。」倪初雪朝他請求道。

項薄寒看著她那單薄身子,他挑了一下眉宇道,「我可以換一種方式送你上去。」

「呃?」

倪初雪眨了眨眼,不解。

項薄寒走到樹下,朝她道,「過來。」

「哦!」倪初雪走到他的面前,項薄寒倏地俯下身,他伸手撈起她,把她送到可以踩踏的樹桿面前。

倪初雪也才知道,他的辦法,竟然是他托著她的身體,把她送上來。

倏地,她的俏臉一紅,好羞赫啊!她只感覺他的臂膀非常的有力,即將托著他,他也絲毫沒有吃力。

「謝謝。」倪初雪說完,她一手抓住小鳥,一手扶住樹桿,她借著樹的枝結往上爬,爬到了鳥窩處,她把手裡的小鳥放進去。

只見裡面還有兩隻小鳥正在吱吱叫,倪初雪彎唇一笑,「你們啊!不許亂跑,等你們翅膀硬了再飛吧!」

說完,倪初雪就想伸手扶一個樹桿下來了,當她的手撐過去的時候,她眼尖的發現,上面一條青綠色的毛呼呼的東西,那是一條看著非常可怕的毛毛蟲。

「啊…」她立即抽手,嚇得身體失去平衡,搖搖晃晃一下,又要摔下來了。

項薄寒一直仰著頭看著她的動作,然而,不出他所料,這個女孩又要摔下來了。

沒有他更多考慮的時間,項薄寒伸手就去接她,從兩米左右直摔下來的女孩,是正面朝著他的。

倪初雪看著樹下張開手臂接她的男人,她又驚嚇了,天哪!她會把他撞倒的。

項薄寒雖然做好了準備接她,必竟是一個成年女孩,慣性可想而知的,她跌在他的懷裡,他的雙手也摟住她的腰,可是兩個人都失去了平衡。項薄寒被倪初雪直接壓在草地上了,她的小腦袋還非常不客氣的撞在男人的下巴處,她吃疼抬頭,而男人吃疼俯首。兩張面容直接撞在一起,倪初雪柔軟的唇瓣,在男人

緊抿的薄唇上,如羽毛一般的擦了一下。

倪初雪瞠圓了眸,她急喘著從他的身上坐起,一邊羞窘之極的捂著唇,一邊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項薄寒的俊顏微微繃緊,剛才那一個輕輕的碰觸,令他的心房怔了一下,雖然短暫,但一絲女孩的清香,卻縈繞在鼻息之間。

「你沒事吧!」項薄寒站起身,優雅的拍去身上沾染的草屑。

「我沒事…你沒事吧!」倪初雪擔憂的問道。

「我也沒事,走吧!」項薄寒看著時間也不早了,他率先從另一個出口走去,身後,倪初雪俏臉泛紅的跟上。

好羞啊!倪初雪習慣性的保持著一些距離了,就怕再一次冒犯到她。終於,到達大廳的方向了,項薄寒走過去,看見漢森夫妻,他便猜測到,身邊這位女孩,應該是他們的小女兒

他好像記得從大嫂說過,這個家族裡領養了一位女兒。

「爸爸,媽媽。」倪初雪朝父母走去。

「初雪,你去哪兒了?」克希亞夫人站起身,看著她的髮絲有些亂了,她走過來,溫柔的替她整理著,「你去草地上打滾了嗎?瞧你頭髮上還沾著草屑呢!」

「我…我不小心沾上的。」倪初雪不太敢說實話。

媚拉見母親對她的溫柔,她的心裡就不是滋味,她從小就不喜歡這個搶她寵愛的養妹,明明她一個人可以獨享父母全部的愛,可現在,她竟然要被分走一半。

項擎昊帶著蔣昕薇下樓,他看見大廳里多了一位黑髮女孩,他心想著,她應是媚拉的妹妹了。

正好這一個眼神被媚拉捕捉到了,她立即暗暗怨恨,果然妹妹的存在,搶走了項擎昊的目光。

「薄寒,漢森先生和克希亞夫人,你是見過的。」項斯年朝弟弟道。

漢森夫妻和項薄寒頷首微笑打招呼,項薄寒也回應微笑,項斯年又伸手介紹他們身邊的兩位女孩,「這二位是他們的女兒,媚拉,初雪。」

倪初雪正好奇眼前這個男人的身份,媚拉禮貌打招呼,「項叔叔你好。」

倪初雪暗暗震驚,什麼?眼前這位就是項擎昊那位最小的叔叔嗎?她聽父母提起過的,他在商界是非常厲害的人物呢!

項薄寒朝媚拉頷首,同時,他深邃的目光看向她身邊的倪初雪。

倪初雪趕緊叫了一句,「項叔叔你好。」

項薄寒的眼神瞬間縮了一下,這句項叔叔簡直把他叫出了老人的感覺,可他分明看著非常的年輕。項擎昊和蔣昕薇來到沙發麵前,和漢森他們打過招呼,聽說蔣昕薇是項擎昊的女朋友,克希亞夫人驚訝了一下,然後,看了一眼大女兒,她是知道媚拉一直很喜歡項擎昊

的。現在,他已經有了正式的女朋友,女兒會不會有失落感?

倪初雪看著這位漂亮的東方小姐姐,她的雙眼流露喜愛。

「擎昊哥,我給你的那本相冊你都看了嗎?」媚拉問道。

「我還沒有時間看,有空再看。」項擎昊應了一句,他的目光看見身邊的倪初雪,他清朗一笑,「你好。」

「擎昊哥哥你好!」倪初雪對項擎昊還是很有影響的,以前因為媚拉常常來這裡做客,只要父母來,她都會跟過來,倒是不陌生。可就是那位項叔叔,她記憶里好像沒怎麼見過,也許那個時候小,沒關注到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8章 兩次摔下來

8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