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媚拉的慌言

第1294章 媚拉的慌言

晚餐時分,項宅的餐廳里,熱鬧了起來,項家父母,項擎昊和蔣昕薇,項薄寒,兩位老人。他們就是整個項氏醫學帝國最主要的繼承家族,當然,從百年流傳下來的,還有強大的旁支族系,他們也享有整個家族生意的股權和分紅,只是佔百分之二十左右,大部

分的掌控權還是在他們的手中。

現在,項家的旁支人數眾多,尚記錄在冊的有三百多人,有些脫離家族產業,出外發展,而大部分依然在家族的產業之中工作。

管理這麼大一個氏族家業,建立了非常完善的管理理念和體制,以項薄寒和項擎昊為執行繼承者,他們享有最高管控權。

現在,項家的人丁並不旺,這也是老人們的顧慮了,必竟家族人丁稀薄,會直接影響到下一代的繼承人,甚至延續這個醫學帝國的危機。

飯桌上,蔣昕薇見到了項擎昊的小叔,這個長輩比她料想的還要年輕,據說三十多歲了,可看著外表依然二十七八歲的樣子,但是,那久居上位者的威嚴,卻猶為強烈。

項薄寒也很高興認識蔣昕薇,他替侄兒感到開心,至少他們家族的兩個單身漢,有一個要解決這個問題了,並且,子嗣延續的擔子也輕了一些。

「小叔,你打算什麼時候離開?」項擎昊好奇的問一句。

項薄寒想了想道,「可能會在家呆上一個星期再走。」

「那就好,我想多和你聊聊。」

「薄寒,多留一些時日吧!爸那邊需要你的幫忙。」項斯年朝弟弟道。

項薄寒立即點點頭,「好,那我留下來幫爸一起研究解藥的事情。」

現在,為項擎昊研發解約,才是重中之重。

這一天晚上,蔣昕薇早點休息下了,項擎昊陪著項薄寒一起在頂樓的酒櫃里坐著聊天,聊到很晚,兩個叔侄,原本就是無話不談的人。

兩個人一邊聊天,一邊喝著酒,一直到凌晨三點,兩叔侄才各自回房休息。

項擎昊經過蔣昕薇的房門時,他停留了一會兒,微醉的眸光凝視著房門,嘴角揚起一抹滿足的笑意。

清晨。

蔣昕薇醒來,她推門出來,她看了一眼隔壁緊閉的房門,她沒有打擾項擎昊,而是下了大廳。

「蔣小姐,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傭人上前朝她道。

「夫人和老爺呢?」蔣昕薇好奇的問。

「夫人和老爺出去了,他們讓您安心在家休息,少爺昨晚睡得晚,可能要晚點起床。」

蔣昕薇點點頭,傭人問她要不要在花園裡用早餐,她應了一句,她的早餐便被送到了花園下面的一座餐廳。

環境優美,宛如童花一般的世界,蔣昕薇的心情,輕鬆而愉悅。

正享用著早餐,就聽見拱門那邊傳來傭人的聲音,「少爺早。」

很快,項擎昊一身休閑服邁出來,蔣昕薇驚訝的看著他,昨晚不是睡得很晚嗎?怎麼起得這麼早?

「你怎麼起來了?不多睡會兒嗎?」蔣昕薇朝他關心問道。

項擎昊勾唇笑著坐在她的對面,「想到你獨自一個人用早餐,我就睡不著了。」

「你怎麼知道我獨自用早餐?」

「昨晚我媽特地和我說了,她和我爸要早上出去,你不就一個人用早餐了嗎?」項擎昊說完,伸手揉著眉心,眼底的淡淡紅血絲尚在。

「那你吃完早餐再去睡一覺。」蔣昕薇心疼的看著他。

「沒事,我陪你,下午再午睡。」項擎昊撐著下巴,目光打量著光彩照人的女孩,晨陽之下,她清新而甜美的樣子,令他怎麼看都覺得不夠。

在花園的門外,一輛白色的跑車停下,媚拉精心打扮的邁下車,一身格外性感的緊身裙裝,配上一張美麗的臉蛋,她自然的朝大廳的方向走來。

傭人看見她,立即慌了一下,上前招呼著她,「媚拉小姐,您來了。」

「擎昊哥在哪?」媚拉直接問道。

「少爺他…他在用早餐!」

媚拉看了一眼餐廳的位置,「他在哪裡用早餐?」

「在…在花園裡,媚拉小姐,您有事嗎?」

「我找擎昊哥有沒有事,不需要告訴你吧!」媚拉素來瞧不起傭人,在她的眼裡,傭人沒有資格打聽她的事情。

媚拉從小和父親一起過來這裡做客,早就對項家的莊園非常熟悉,她扭腰擺款的朝花園裡的方向過來了。

當她看見花園裡的桌面上,坐著的不止是項擎昊,還有那個礙眼的女孩,她的臉色微變,她立即親呢的喚了一句,「擎昊哥,你在這裡啊!」

項擎昊擰了擰眉,從母親那裡,他已經充分了解和媚拉的關係。

蔣昕薇看見媚拉,此刻,她已經沒有昨晚那份傷心了,她知道媚拉只是和項擎昊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項擎昊對她並沒有男女喜歡之情。

「媚拉,你來了。」項擎昊的眼神略顯冷淡。媚拉觸上他的目光,心弦一緊,難道擎昊哥恢復記憶了嗎?「擎昊哥,我有樣東西要帶給你。」媚拉說完,從她的包里拿出了相冊,那是她整理出來,和項擎昊從小到一起

長大的證據。

而且,有很多場宴會上,她親密的摟著項擎昊,這些照片,都是她的朋友拍下來的,她一直保存著。

媚拉也不顧及蔣昕薇的存在,她拿起相冊就遞給項擎昊,「這可是我們最珍貴的回憶,你一定要仔細欣賞哦!」

項擎昊接近相冊,點點頭,「好,我會看。」

「現在看嘛!」媚拉說完,坐下來,伸手招來了傭人,「給我一份早餐吧!」

說完,媚拉的眼神才顯現出敵意的看向身邊的蔣昕薇,「你怎麼還在這裡?昨晚你故意裝暈倒,就是想要留下來吧!」

媚拉根本不知道,一夜之間,蔣昕薇在項擎昊的心裡,早已經成了最重要的存在了。

「媚拉小姐,你好,我叫蔣昕薇。」蔣昕薇不相得罪人。

媚拉的目光極不善的打量著她,「我不管你是誰,擎昊哥失憶了,如果你想趁此機會,在他面前找存在感,我勸你還是別妄想了。」

「媚拉,你在跟我女朋友說什麼?」項擎昊低沉的聲線,含著警告意味。

媚拉立即瞠目扭頭看了一眼項擎昊,然後再狠狠的盯向了蔣昕薇,委屈的問道,「擎昊哥,你是不是弄錯了,我才是你的女朋友啊!」

「媚拉,我知道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但是,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始終只把你當妹妹。」項擎昊冷靜的解釋,媚拉才是趁著他失憶,想要混淆視聽人的。

媚拉的眼神里,閃過一抹受傷,她一咬牙,一臉傷心的問道,「可是…可是我們發生過關係怎麼說?」

這句話,令旁邊正執杯喝牛奶的蔣昕薇,手猛地一顫,她手中的牛奶杯子,未握緊,砰得的一聲,打碎在她腳下的地面上。

蔣昕薇的腦袋空白了幾秒,她被碎裂聲拉回思緒,她慌亂道,「對不起。」

項擎昊的臉色猛地一急,他快步走到蔣昕薇面前,伸手拉她站起,免得那碎破璃划傷到她,讓傭人過來打掃。

媚拉見自已這句話,威力夠大,她立即捂著唇,楚楚可憐的哭出聲來,「擎昊哥,這些你都忘了嗎?那天晚上我是有些醉了,可是…可是我是心甘情願的…」

「媚拉,夠了。」項擎昊低沉呵斥一聲,俊顏陰沉了幾分,他即便失憶了,也知道,對於沒感覺的女人,他是絕對不會亂來的。

可是蔣昕薇不一樣,她原本對項擎昊的過去了解甚少,現在,媚拉又哭成這樣,彷彿這件事情是真實的。

她的內心真得刺激到了,即便她第一個念頭是不去在意,可是,始終還是敵不過內心的慌亂和無措。

「擎昊哥,你可以不承認,可是…事實就是事實。」媚拉剛才就感覺到,這件事情讓蔣昕薇的臉色都變了,說明她非常在意這件事情,只要她咬死睡過。

蔣昕薇說不定就會離開了,必竟女人很在意這種事情的。

「昕薇,我們走吧!媚拉,請你離開。」項擎昊說完,拉起蔣昕薇就走,同時,他也不想再聽媚拉胡說下去。

「蔣小姐,請你把擎昊哥還給我好嗎?」媚拉開始朝蔣昕薇做工作了。

蔣昕薇的內心慌亂成一團,她不知道該怎麼讓,因為她也愛項擎昊。

可是,他們真得曾經有過那樣的關係嗎?

「擎昊哥,你不能這樣對我…你要相信我,我真得很愛你啊!」媚拉在身後追過來。

項擎昊把蔣昕薇交給身後的傭人,「把蔣小姐帶上樓去休息。」

蔣昕薇回頭看他一眼,她沒有說什麼,獨自上樓去了。

項擎昊看著她沉默的背影,他的內心揪疼起來,其實他失憶了,即便他知道媚拉在說慌,可是,他也不敢百分之百確定之前的自已,是否犯過這樣的錯。

「擎昊哥…」媚拉走過來,卻看見一張臉色極度難看的項擎昊,她嚇了一跳。

「你給我說實話,你說得是真得還是假的。」項擎昊咬著牙,逼問向她。

「當然是真的。」

「有什麼人可以證明這一點。」項擎昊不相信她。

媚拉搖搖頭,一臉委屈道,「這種事情,怎麼可以讓別人知道啊!只有你和我才知道…而且…那天晚上,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一起…」

「時間,地點,說清楚。」項擎昊攥緊拳頭,他要追究到底。媚拉立即想到上次不成功的那一次,她立即道,「兩年前,一場宴會上,你喝得有些醉,我也有些醉…我們就…自然的發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4章 媚拉的慌言

8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