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項擎昊出事

第1286章 項擎昊出事

d國,國際機場,項擎昊的私人飛機穩穩落地,飛機剛落不久,一行三輛黑色轎車駛進了機場的接客通道。

項擎昊在六名保鏢的護行之下,修長的身軀疾步邁向了轎車的方向。

坐進車裡,前來迎接的是一位四十齣頭的國外男人,他急得一邊抹冷汗,一邊道,「少爺,我們一直完整的保護現場,等你過來查看。」

「去實驗室。」項擎昊的目光冷冷盯向前方,此刻的他,渾身爆發一股戾氣,宛如一頭被惹怒的狼。

黑色的轎車快速駛向了機場高速,朝項擎昊家族設立在這個國家的醫學實驗室的方向駛去。一個多小時的趕路,終於到達了實驗室的大門,黑色的轎車才剛剛停穩,前座的保鏢立即下車開門,項擎昊一臉陰沉的邁下來,目光冷鷙的盯著一群前來迎接的人,而他

的腳步,疾邁向了那被盜得冷藏室里,他站在這間重資打造的保險柜里。

四周散發出來的冷氣,也比不上此刻他目光的寒意,他盯著那原本該儲存他心血所造就的新型藥物,那是他即將宣布發布的一種藥物,現在,竟然被偷了。

「所有人都出去,沒我的命令,不許進來,讓安保處長立即自已走人。」項擎昊一邊說,一邊伸手扯了扯領帶,內心的怒火令他渾身燥動起來。

四周的人都趕緊非常識趣的離開,生怕去承受這位大少爺的怒火。

項擎昊走到被砸過的密碼鎖的面前,他盯著玻璃碎,操控盤發出了警報紅燈,一閃一閃的光芒,映入項擎昊的眼眸,他眯緊,陷入沉思。

這裡的密碼只有三個人知道,而其中一個人剛在上個星期去其它在地方合作,現在,能解開這裡的鎖,除了自已,這裡就只有一個人。

在這裡管理的人,他家族的一位堂親叔叔,他叫三叔。

項擎昊的目光流轉之際,他伸手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替我查一查我三叔近期的帳目流動情況,我要最詳細的。」項擎昊在吩附之後,他繼續在破碎的密碼鎖上操作。

這款密碼鎖是他找人打造的,所以,到底它的具體用處他非常清楚,如此表面的砸動,根本無法破壞到它的本質。

項擎昊正在等著一個電話,有一個人靠近了他,這個人五十齣頭,穿著一件白色防菌服,他一手藏在口袋裡,一邊走向了項擎昊。

項擎昊敏銳的聽見腳步聲,他扭頭,他的身後,赫然站著他的三叔。

「擎昊,你查得怎麼樣?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嗎?知道是什麼人偷走的嗎?」

項擎昊朝他喚了一句,「三叔,我還在查,這件事情,我早晚會查出來。」

項壽陽點點頭,「是啊!這麼重大的事情,一定要查出究竟。」項擎昊的目光看向地上有一小片粉沫,像是偷拿的人太慌亂,不小心的弄碎了一瓶,他走過去,蹲下身仔細的看著,而在他的身後,項壽陽也走過來,他俯下身,問道,「

擎昊,怎麼樣?」

項擎昊伸手沾上一些,拿在眼帘看著,項壽陽一直隱藏在口袋裡的手抽出來,在他握著的拳頭裡,隱藏著一支針頭。

倏地,他溫和的眼神里,閃過一抹狠毒,在項擎昊毫無防備之際,他快速的扎進了他的脖子血管處,把裡面的藥水推送進去。

項擎昊立即驚的奪下他的針管,震愕的看著眼前的男人,「三叔…你幹什麼?這是什麼東西?」「擎昊,對不起,三叔也是沒有辦法,原諒我!」項壽陽的眼神里流露出痛苦,「我沒辦法啊!他們逼我的…拿我兒子的命在逼我…你不查就沒事了,可你剛才打電話就是懷

疑我了…」

項擎昊聽完這個答案,他卻感覺腦袋越來越暈眩了,他喘息著扶著旁邊的機器問道,「你給我注射了什麼?」

「我不會要你的命的!你只要睡一覺,醒來,你就會忘了這件事情。」

「你…」項擎昊的眼瞳瞬間怒瞠,他知道自已被注射了什麼,他的腦海里在意識暈迷的瞬間,宛如幻燈片激烈閃爍,最後定格在一個女孩的臉上。

他抱著頭,彷彿想要留住這個女孩的樣子,可是,他還是無法控制藥物在他腦海里作用。

這是一支洗掉記憶神經的藥水,而項家研究出品,將是醫學界最大的質量保證。

項擎昊想要抓住什麼,最後,他什麼也抓不住,倒躺在地上,喃喃的喚出,「昕薇…」

項壽陽把這支針筒,用另一種藥水洗凈裡面的殘留物,他扔進了旁邊的垃圾葯桶里,同時,拿起旁邊的一塊鈍物朝項擎昊的神經側腦處砸去。

瞬間,項擎昊腦測的墨發里血液流出,項壽陽同時也朝自已的額頭砸了一下,他大叫出聲,「來人哪…救命啊!有人要害少爺…」

以是,瞬間衝進了一群人,在混亂之,他們把受傷的項擎昊抬走了,而項壽陽也跟著出來,彷彿剛才在實驗室里都經受了襲擊。

「項三叔,到底是怎麼了?誰襲擊得少爺?是什麼人?」

「沒看清楚!我一進來就看見少爺倒在地上,而我的腦後被人重擊了一下,我也暈了一會兒。」項壽陽描述著整個襲擊過程。

當時這些人都被項擎昊命令出去了,誰也不敢進來,所以,似乎就給了不法份子機會襲擊。

「我就知道這次是我們這裡的內鬼,他就是來偷走實驗品的。」

項壽陽見成功的營造出內鬼的假相,他立即假裝暈倒過去。

項擎昊被送進了搶救室里,檢查的醫生髮現他只是左邊側腦受了傷,傷口並不算太大,血也迅速的止住了。

「少爺傷得不是太嚴重,應該只是暫時暈迷了,通知七爺了嗎?」

「已經通知了,他正在趕來的路上,項宅那邊由他出面通知。」

「誰敢這麼爭對項家,還敢襲擊大少爺,等七爺過來處理吧!」

提到這個七爺,所有人的眼神里,都無端的流露出一抹恭敬。

七爺,就是項擎昊最小親叔叔,在項家排行第七,同時,也是負責項家醫藥生意的人,憑著他一個人,打通全球供應鏈平台,更是各國總統的座上賓。

他對外,項擎昊管內,兩叔侄成為項家的頂梁支柱。

另一間休息室里,依然假裝閉上眼睛休息的項壽陽,他在聽著動靜,倏地,聽見旁邊有人提了七爺的這個稱呼。他的身軀立即顫微微的動了一下。

三個小時之後,項擎昊也未見醒,醫生在耐心的等候著。傍時時分,三輛黑色轎車駛進了實驗室的大門口,中間那輛黑色的轎車後座,保鏢上前開門。

一隻遒勁修長的腿快速邁下,一身正裝的成熟男人整了整胸前單粒西裝扣,長腿疾步邁向搶救室的方向。

「七爺,少爺現在在病房休息。」一位醫生立即趕來告知。

「帶我去看他。」低沉磁性,無端散發壓迫的聲線響起。

只見這個男人墨發梳往腦後,五官俊美,氣勢逼人,令人壓迫的氣場,隨著他的目光所到之處,眾人皆有一種寒意襲身。

「你們是怎麼保護少爺的?在自已的實驗室也被襲擊?」男人的聲線訓斥出聲,顯得極為震怒。

「是…是少爺想要單獨呆一會。」有一個膽大的解釋一句。

「還敢找借口。」男人的目光冷光流轉,怒意不減。

這時,病房的門被推開,男人邁步進來,站在床前俯身打量著昏迷不醒的侄兒,旁邊的醫生立即詳說傷情。

「大少爺被人側腦襲擊,傷口四厘米,出血量不多,發醒的時候已經昏迷過去。」

「身上其它地方有沒有受傷。」

「我們檢查過,只有腦部受傷。」

項薄寒的目光眯了眯,看著宛如睡著的侄兒,他低沉道,「你可不能出事,趕緊醒來吧!」

項擎昊這一睡,便是一天一夜過去了,而旁邊同樣的受到襲擊的項壽陽已經醒來了,醒來的他,立即過來朝項薄寒解釋出事經過。

他趕來的時候,項擎昊已經倒地不起,而他想要過去查看,正好被人砸在後腦勺,他也暈了幾秒,隱約看見有人快速逃離。

利用親情的掩蓋,項壽陽的慌,說得毫無破綻,即便連項薄寒也未查覺。

「可憐了少爺,他若是出事,可怎麼辦?」項壽陽佯裝眼眶一紅。

「他不會出事的。」項薄唇的唇鋒抿緊,望著床上的侄兒,他堅信他會進來。

正說話間,只見項擎昊的睫毛輕輕的掀了一下,項薄寒立即俯身喚他,「擎昊。」

項擎昊的目光自然的睜了開來,淬著頭頂的白光,有些恍惚迷茫,緊接著,他看見坐在床前的男人,他立即坐起了身,帶著一種防備之色盯著他們。

「你們是誰?」項擎昊一邊問,一邊捂住他受傷的地方,目光更是疑惑警惕了。項薄寒的瞳孔猛地一縮,他低沉罵道,」臭小子,你連我都不記得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6章 項擎昊出事

8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