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官司前夕

第1190章 官司前夕

白世澤在第二天下午回到了市中心,他約了邢一凡和白夏一起吃晚飯。

在餐廳里,看見回來的父親,白夏頓時感到一陣心疼,才幾天時間,他就已經削瘦下去了,面色看著非常疲倦,連頭髮都花白了一圈了。

「爸,你要好好注意休息。」白夏伸手給他架了一杯茶。白世澤嘆了一口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念頭了,我已經把手裡的股份整理出去了,再過一段時間,我會把股票變現出來,把錢存入你的帳戶,爸爸雖然沒用,但是賺足了

後輩生錢,至少也能讓你過得好一些。」

邢一凡勸了一句,「爸,你還年輕,千萬別自我放棄!振作起來。」白世澤擺了擺手,「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我虧欠了很多的人,而上天也懲罰了我,這一生,大風大浪我都經歷過了,不枉走這一遭,現在,我只有夏夏了,我也安

心的把她交給你!有你陪伴她,我非常的放心。」

「爸,你別這樣,你才五十二,你肯定還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去做的。」白夏見父親自暴自棄,也想要勸他振作起來,再對生活充滿自信。「我以你的名義存一筆基金,算做你的嫁妝,這一生爸爸都希望你快樂無憂,不要再為錢煩惱。」白世澤這次清算他的資產,達十五個億,而他將十五億全部存入一個帳戶

交給白夏,而他只需要幾千萬找一個休閑的海濱城市開始養老計劃了。

這是他對白夏這些年的虧欠,即便拿再多的錢去彌補,他都覺得還很內疚。

白夏嘆了一口氣,看向身邊的邢一凡,想著邢一凡能不能再勸勸父親。

「爸,這個星期天,我們定好了餐廳,兩邊的家長見一個面,我爸現在加入了一個老年俱樂部,活動也很多,你要不要一起加入?我替你報名。」邢一凡朝白世澤道。白世澤一聽要見他的家人,他很開心道,「能見到你父親,你的兄長一面,我也算非常的榮幸了,至於加入俱樂部,我可能沒有這個體力了,我現在只想找一個地方休息一

下,以後再說吧!」

邢一凡也只能點點頭,「好!那以後你有空隨時可以加入我父親的俱樂部。」

陪著白世澤吃了一頓飯之後,白世澤就在助理的陪伴下回酒店去休息了,邢一凡帶著白夏也往公寓的方向趕去。

倏地,他的車載電話響了起來,他按了接聽,「喂!」

「邢先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我們已經在另一個城市成功抓捕汪泉等幾名危險份子,你有時間過來一趟。」

邢一凡和白夏相視一眼,他認真回答道,「好的,我後天一定過去。」

掛了電話,白夏不由鬆了一口氣,「抓到了就好!」

邢一凡的眼底閃過一抹冷冽,敢打他女人的主意,他一定要讓這群人付出代價。

明天就是出庭的時間了,葉佳媚也和他的律師在想著辦法,準備在明天從白世澤的身上再拿回一些她的利益所得。在白佳媚的心裡,這些年,她沒有功勞,也是有苦勞的,因為有她在家裡,白世澤才能安心的去忙工作,她把這個家操持得整整齊齊的,她覺得白世澤一腳把她踢開,非

常的無情。

現在葉佳媚也是頭大的,兒子已經從大學里退學,獨自的離開了,但他堅決不認胡勝為父親,白榮恨及了這個無能的父親。

而白瑩也一臉嫌棄胡勝,她也連看都不想看到他,胡勝現在三天兩頭的往葉佳媚的家裡跑,但是每到晚上他又必須回到他現任的妻子身邊,葉佳媚也是惱火之極。

葉佳媚把女兒關進房間去做作業,她便走到了一名中年律師的面前,懇求道,「張律師,你一定要幫幫我,不管怎麼樣,這場官司我一定不能凈身出戶。」

「我原本是想要了解一下對方律師的背景,但是我查不到,只知道他是一名持有律師證的年輕男人,想必也是剛畢業的。」這名中年律師還是對自已的經驗有自信的。「那太好了,這樣的話,他肯定沒什麼經驗,而你做了十幾年的律師了,你一定可以成功幫我爭取最大的權益對不對?」葉佳媚還不忘在律師面前,使一使她的美人技,一

邊攏著頭髮,一邊把外套脫下,裡面僅穿著一件弔帶。

葉佳媚這些年在白家,使用非常昂貴的保養品,看著比她的實際年紀更年輕,此刻,她也希望張律師能為她做出最大的努力。

張律師扶了扶眼鏡,有些不敢直視道,「明天我一定會最大程度的幫你爭取的。」

「那謝謝張律師了!只要你能幫我爭取到最大的利益,以後我一定不會虧待你的。」葉佳媚說完,手掌輕輕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

而就在這時,從門外推門進來的胡勝,直接就看見了這一幕,他怔愕的看著房間里的氣氛。

張律師趕緊起身離開,他也是害怕惹事。

胡勝看著律師離開,他立即咬牙質問道,「佳媚,你剛才在幹什麼?」

葉佳媚環著手臂道,「我還能幹什麼?我要靠你的話,孩子和我早就餓死了,我當然要為自已爭取一下了。」

胡勝握著拳頭,想要發泄一下怒火,卻因為一直在葉佳媚面前抬不起頭來,這會兒只能忍著。

葉佳媚朝他道,「明天就是開庭的日子,你可不能到場,免得丟盡我的臉。」

胡勝坐下來,他現在也是兩頭不是人,妻子那邊還瞞著,而這邊,兩個孩子不認他,葉佳媚也瞧不起他,弄得他整個人都有一種焦狂症了。

而這樣的男人,往往是最可怕的。

這時,白瑩從裡面出來拿東西,一看見胡勝,她雖然年紀小,但瞧不起的眼神卻很到位。

「瑩瑩。」胡勝很想聽到女兒叫他一句,他語氣溫柔之極。

「哼!你不許這麼叫我!只有我爸才可以,你不是我爸。」白瑩的心裡,白世澤才是她的父親,就算不是親生的,她也只認他。

胡勝的內心裡,湧上一種忌妒,瘋狂的妒火,他真得很想讓白世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樣,一雙兒女就會知道,他才是他們的父親。

葉佳媚也不管了,女兒想認就認,不想認便不認,她朝胡勝道,「你回去吧!瑩瑩不想看見你。」

胡勝看了一眼砰得一把把門關死的白瑩,他垂頭晃腦,滿臉失望的出門去了。

但一出門,他便緊攥著拳頭,「白世澤,只有你死了,我一雙兒女才不會再記得你。」

晚上,邢一凡和藍千辰通了電話,對於明天的開庭又詳細的聊了一會兒,藍千辰已經對這樁案子非常的熟悉了。

白夏今天的心情有些沉重,父親現在的生活狀態,令她非常的擔心。

邢一凡從陽台上回來,就看見洗過澡,散著長發坐在沙發上發獃的女孩,他坐下來,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往懷裡按來,「想什麼呢?」

「我在想我爸接下來的生活要怎麼過,他現在好像失去了一切的鬥志。」白夏依偎在他的懷裡,一臉擔憂道。

「這種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幫到他,只能讓他自已走出這層陰影,我們能做的,就是多陪陪他。」邢一凡理解白世澤,同時,他的一生,也在警醒著他。

一個男人千萬不要辜負他的女人,這輩子都要尊重她,愛她,護她,才能成就幸福美滿的一生。明天就是開庭了,白夏還有些替父親緊張,不是怕這場官司會輸掉,而是怕父親再一次面對葉佳媚,會被氣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90章 官司前夕

8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