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偷心賊

第1165章 偷心賊

「醫生,我女兒怎麼樣?」裴夫人第一個尋問。醫生摘下口罩,臉色有些凝重道,「這位小姐的外傷並不嚴重,最嚴重的,大概就是腦補的創傷,目前傷者處於暈迷未醒的狀態,我們無法檢測更多的腦部問題,只能等她

蘇醒再查看。」

「最嚴重會是什麼情況。」裴父擔憂問道。

「還好,ct檢查並沒有什麼腦出血的癥狀,也有可能傷者只造成嚴重的腦震蕩,但我們樂觀等她醒來再做詳細的檢查吧!」

裴家的人都鬆了一口氣,藍千辰看著病房問道,「我們可以看看她嗎?」

「我馬上把她轉到看護病房,你們家屬可以陪在她的身邊。」

而這時,旁邊的搶救室門推開了,這名醫生立即關心問道,「搶救得怎麼樣?」

只見那個醫生搖搖頭,「失血過多,加上生存意志薄弱,處於重度暈迷,還需要觀查。」

而裴家的人,聽著李忠的情況,都想說一句活該,可是他們修養好,都沒有出聲。

裴月凰被推出來,她臉上的血跡被清洗乾淨,額頭纏了一圈紗布,神情很安靜,彷彿就像是睡著一樣。

「月凰,我的月凰。」裴夫人還是掩住了唇,眼淚直流,做為父母的,最見不得孩子受罪了。

藍千辰的內心裡,多少也鬆了一些,但是,他內心的自責難消。

裴月凰進了病房,裴夫人又拿著溫水,替她擦試著臉頰,抹著她的手臂。

有了裴月凰的家人在裡面,藍千辰則先退到了病房外面,他站在玻璃窗前,凝視著那張沉睡著,沒有血色的面容,他的心,一遍一遍的接受自責內疚的洗禮。

他認定了,這輩子非她不娶,不管她今後怎麼對他,他都要陪在她的身邊,護她一輩子。

裴月凰一睡就到了晚上,醫生的意思,可能需要時間。

藍千辰一起陪著裴家的長輩守著,一刻也不願意離開。

稍晚一些,聽到了護士過來講李忠的事情,李忠最終不治身亡。

聽到這個結局,藍千辰不做任何看法,這就是自作虐不可活的最好下場。

有時候,人老病死,人生無常,最重要的就是珍惜當下,多陪伴愛的人。

邢一凡的公寓里,兩隻小貓咪在房間里追著玩,可愛的身影,令整個房間都變得溫馨了起來。

白夏工作完,原本她也可以睡覺的,但是,就是想過來這邊現吸吸貓。

她也沒敲門,而是徑直就按指紋進來了,不過,她還是非常小心的聽一聽房間動靜,最好不要在邢一凡洗澡的時候,因為這個時候,這個男人變得很危險。

白夏看見沙發上的朵朵和毛毛,她立即坐過去,抱起朵朵把玩著。

「玩我的貓,可是要交錢的。」身後冷不丁的傳來低沉的男聲。

白夏聽完,立即扭頭看他一眼,看著身後穿著完好睡衣褲的男人,她才放心道,「交什麼錢,朵朵可是我的。」

「你可真是一個小偷。」邢一凡一邊說,一邊坐到她的身邊。

白夏可不願意被這麼評價,她立即瞪過來,「我偷你什麼了嘛!我當時撿朵朵的時候,我可不知道她是有主人的,我以為只是一隻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小野貓。」

邢一凡輕哼一句,「偷貓又偷心,你說,你不是小偷是什麼?」

邢一凡伸手沒好氣的揉著她的腦袋。

白夏聽完,立即心頭一甜,有些嬌羞道,「我又什麼時候偷你的心了?」

邢一凡把她連人帶貓一起扯入懷裡,朵朵見主人膩歪了,就趕緊識趣一跳,跳出了白夏的懷裡。

白夏的側臉上立即被親了一下,「已經偷走我的心很久了。」

白夏垂著眸,彎唇得意一笑,「那說明我本事好。」

邢一凡在她彎起的紅唇上,霸道的吻過來,白夏沒想到又被他偷吻成功,一邊想推,一邊卻又不捨得推開。

邢一凡直接把她吻軟在他的懷裡,白夏有氣無力的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可惡,不許這樣了。」

「這就是你偷我心的借價。」邢一凡給她冠上罪名。

白夏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但內心卻是甜滋滋的,她依偎在他的懷裡道,「你父母真得快回來了嗎?」

「嗯!還有兩天,把你的戶口本提前拿出來,見面第二天就去領證。」邢一凡霸道的命令。

白夏想一想,戶口還在父親那邊,她點點頭道,「好!我問我爸要。」

邢一凡想到葉佳媚那兩個孩子的身世,他朝白夏問道,「你爸的另外兩個孩子,怎麼一點兒也不像他?」

白夏對此也是非常的納悶的,「我也不太清楚,大概葉佳媚的基因太強大了,他們一點也不像我爸。」

白夏倒是沒有多想的,邢一凡派出去查的人,還沒有回消息,他想,也快有答案了。

等那一天,他會親自告訴她,讓她回白宅,把葉佳媚趕出去,恢復她白家唯一一個孩子的身份。

就在這時,聽見了貓叫聲,原來是毛毛一直在追著朵朵,追上了,就把朵朵按在地上,非常柔順的舔著毛,在討好著朵朵呢!

「它們在幹什麼啊!」白夏不由朝身邊的男人問道。

邢一凡薄唇立勾起抹曖昧的笑意,「求愛啊!」

白夏俏臉刷得紅了,而這時,她感覺一雙深邃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她扭頭,便看見邢一凡灼熱的眼神鎖著她。「你…你望著我幹什麼?」

「求愛。」邢一凡低沉沙啞的應聲。

白夏受不了,她從他的懷裡起身道,「我回房間去睡了。」

邢一凡一把把她按回懷裡,「今晚在我家裡睡。」

「我要睡你家裡,你確定你能睡得著?」白夏用一種你懂的眼神看著他。

邢一凡咽著口水道,「雖然時刻想要把你吃掉,但是,我忍了這麼久,再忍幾天也沒事。」

白夏不好意思的埋在他的懷裡,她在想著,等領完了證,她就完完全全的交給他。

邢一凡還是沒有讓她回去睡,在他的心裡,今後都不想和她分開睡。

而在醫院裡,又是另一番的景像,昏暗的燈光之下,藍千辰坐在床前,凝視著裴月凰蒼白的臉色,他緊緊的握住她的手,在唇上親吻著。

裴家的老人雖然想陪著女兒,可是,年紀大了,加上裴老爺子熬不住,即便睡不著,也按排在旁邊的酒店休息下來了。

他們也看得出來了,藍千辰對裴月凰的愛,他們也樂見女兒和他在一起,也安心讓他守著女兒。

裴月凰,此刻渾身還處於一種冰冷的黑暗之中,她的意識在沉淪,即便她想掙扎著醒過來,可是,她找不到一道亮光。

她只得繼續在黑暗之中奔跑,無盡的奔跑。

清晨,藍千辰一夜未睡,即便熬紅了一雙眼,他也不會多眨一下,他想要等著她醒來。

他堅信她一定會醒過來。

裴月凰的長睫輕輕的顫動了一下,藍千辰立即驚喜的凝視著,等待著。

裴月凰在艱難的動著眼瞼,終於,她黑暗的世界里,打開了一道光明的大門。

而她睜開眼睛,看見的第一個人,就是她內心最渴望見到的人。

「千辰…」她的聲線沙啞,眼神處於一種劫後餘生的激動,她的眼淚刷得從眼角落下來。

「是我!我在這裡,月凰,你終於醒了。」藍千辰緊緊的握住她的手,親吻著她的手心手背,讓她感受到他。

裴月凰雖然頭疼,但是,她不捨得閉上眼睛,她想要確定這不是夢,陪伴著她身邊的,真得是藍千辰。

「你沒事,只是額頭受了輕傷。」藍千辰低沉安慰道。

「你守了我一夜?」裴月凰看著他熬紅的眼眶,她立即心疼了。「沒事!熬再久都沒事,只要你好端端的。」藍千辰的眼眶微濕,看著她醒來,他才能松下最後一口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65章 偷心賊

7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