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0章 他的專屬痕迹

第1120章 他的專屬痕迹

蔣姍的眼光非常不錯,沒一會兒,就有服務員推著蔣姍選好的晚禮服過來,那上面是她先挑選出來的十件。正好白夏也挑花了眼了,她看著推送過來的晚禮服,她正好也很喜歡,這些晚禮服都是適合她年紀的時尚款,白夏還在看著,這時邢一凡則把其中一件裹胸式的晚禮服

給提了出來,朝一旁的服務員道,「這件不要。」

語氣非常確定。

服務員一怔,笑道,「二少爺,這件晚禮服很漂亮啊!」

一旁的白夏也看過來,立即眼神一亮,「真得很漂亮,我可以試穿一下嗎?」

邢一凡的俊顏微微一沉,霸道道,「不許穿這件。」

「為什麼啊!」白夏知道他為什麼不準,可是,誰讓他來之前那樣逗弄她的,她就不能報復一下嗎?

「我說不準就不準。」邢一凡沒有理由,就是不想讓她穿這麼暴露的,其實晚宴上,這樣的穿著也是平常的。

白夏走過來,拿過服務員的小禮服,朝他哼了一句,「我就穿。」

「白夏…你…」邢一凡直接氣了,可是他卻不敢再多說什麼,挑眉道,「你穿肯定不好看。」

「你的意思是我駕馭不了?還是我的身材很差勁?」白夏扭頭質問。

聰明的人,都不會質疑心愛的女人的身材,因為這可是傷自尊的問題,邢一凡當然不敢,他立即眯著眸笑道,「你穿什麼都好看。」

一旁的服務員捂嘴暗笑一句,邢二少爺的求生欲很強啊!

白夏這才滿意,不過,她又拿了一件一字肩的黑色小禮裙,釘珠的蓬鬆裙擺,令她非常喜歡。

「我試穿一下這兩件。」白夏朝服務員微笑道。

「好的!試衣間在這邊。」

白夏跟著走進去,邢一凡也過來等,他還是想要說服白夏不要穿那件。

白夏第一件試穿的就是剛才那件裹胸的,她穿出來的效果,清純中帶著一絲俏皮,不失小性感。

她看向沙發上交疊著長腿看著她的男人,她自顧自的攬鏡自照著。

邢一凡的目光眯著,從上到下的打量著她的身材,眼神里暗露著驚喜。

他果然沒看錯,這丫頭看著瘦,但是身上還是非常有肉感,抱起來很舒服,只是這件晚禮服要是穿去宴會,她就該被其它的男人一飲眼福了。

「再試另一件看看。」邢一凡提議。

白夏果然嘴上說要試,但是試出來之後,她還是覺得露得太多了,她伸手捂著胸口,朝邢一凡道,「不好看嗎?」

「好看,但我覺得另一件更適合你。」邢一凡眯著眸,說得認真。白夏只好又進試衣間了,沒一會兒,那件一字肩的黑色小禮裙,彷彿把她點化成了午夜的小妖精,清純的外表,稚氣的五官輪廓,可卻因為這件晚禮服的點綴,她成了暗

夜之下的精靈,令男人瞬間想要瘋狂化獸。

邢一凡咽了咽口水,薄唇性感的咬動著,眼神里的光澤在染黑。

「好看嗎?」白夏朝他問來。

「好看!就這件很合適。」邢一凡滿意了,因為她只露出削肩和一部分的細白鎖骨,該遮的都遮住了,只是下擺有稍微些短,令他不太滿意。

但總比剛才那件好多了。

「那就這件吧!」白夏也很喜歡,這時,服務員走過來道,「白小姐,再試試這件小西裝,如果你感到冷的話,可以披一下。」

白夏又套上小西裝,非常合適,整套下來還有一種大小姐的貴氣了,她點點頭,「好的。」

邢一凡站起身,服務員立即識趣的全退出了試衣間了,白夏還在照著鏡子,身後就出現了一個高大的男人。

白夏這才發現,在鏡子里對比著,他還真高呢!

邢一凡不由拿著手掌在她的腦袋上比了比,只及他脖子處,白夏立即扭頭白他一眼,「比什麼?嫌我矮就直說。」

邢一凡強忍著一股笑意,卻把她往懷裡按,「我就喜歡矮的。」

白夏又氣又惱,在他的懷裡掙扎了一下,「就你高,你沒事長這麼高幹什麼?」

邢一凡笑著親下來,「為了更好的親你啊!」

白夏俏臉漲紅,這可是試衣間啊!隨時會有人進來的,他還敢亂來。

「邢一凡,你能不能正經一點,我試衣服呢!」白夏推著他。

邢一凡伸手過來,替她整理著衣領方面,看著她白皙的肩膀,他突然覺得少了一點什麼,他突然俯下身,用力的在她的脖子吮了一口。

頓時,白夏那白皙的脖子上,就彷彿烙上屬於他的專屬烙印。

白夏癢死了,推開他,才發現脖子上吻痕明顯了,看來這一晚上是不可能消下去的。

「你可惡不可惡?」白夏在鏡子里瞪著他。

「我要烙上我的專屬標籤,讓今晚的男人知道,你是獨屬於我的。」邢一凡霸氣的笑起來。

「幼稚鬼。」白夏卻好笑的罵他一句。邢一凡也意識到,自從和這個女人呆在一起之後,他果然傳染了她的幼稚,每天都生出像小孩護食一樣的強烈心裡。「我大哥說,追女孩要沒臉沒皮,不然,要臉的話,就

沒有女人。」邢一凡把大哥的經典名句拿出來。

白夏撲哧一聲笑彎了腰,她這一彎腰,鏡子里的男人可就大飽眼福了。

白夏查覺,立即一邊笑一邊捂著胸口,「不許偷看。」

邢一凡眯著眸,「我的女人,我哪裡不能看?反正遲早都是我的。」

白夏不能和他聊下去了,否則,這天就聊得曖昧了。

這時,門外蔣姍的聲音溫柔響起,「一凡,小夏,試穿好了嗎?」

「試穿好了,小姨,進來吧!」邢一凡朝門外道。

蔣姍推門出來,看著白夏站在鏡前,她立即過來替她整理了一下,倏地,發現她脖子上的那枚吻痕,她立即明白剛才這裡發生什麼。

年輕人的世界,她是羨慕不來了。

白夏的俏臉卻泛著紅,她知道蔣姍一定發現了這枚吻痕,她伸手捂了捂。

「很適合你,就穿這一套吧!晚上和一凡玩得開心點,現在去化個妝。」蔣姍朝白夏笑道。

白夏點點頭,跟著蔣姍出來,身後邢一凡也雙手插著兜跟著,幾乎白夏在哪,他在哪!

白夏坐在化妝台面前,化妝師立即贊了一句,「白小姐的肌膚真好啊!不用化妝就很漂亮了。」

白夏不好意思的笑笑,她大概是天生的,她平常也沒怎麼用貴的保養品。

「姐姐,可以問一下,我脖子上這個紅印可以上粉遮一下嗎?」白夏朝化妝師問道。

化妝師一看,明顯就是唇印嘛!

化妝師還沒有說什麼,旁邊的男人答了一句,「不用遮,留著。」

白夏卻急了,「不行。」

「反正你遮了,我還會再給你印一個。」邢一凡坐在一旁,當著這麼多的人面,他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

白夏,「…」她的臉又紅又熱,像是已經上了一層胭脂一般。

化妝師立即乾咳一下笑道,「不遮好看,那就不遮吧!」

白夏已經不想說話了,乖乖的閉上眼睛,由著化妝師給她上妝,這是宴會妝,化妝師在她臉上化了一個濃淡適宜的妝容。

有些人,即便化著濃妝,也給人一種清純的感覺,白夏就是這樣,她笑起來,那雙眼睛清澈靈動,妖艷不起來。

邢一凡看著起身的女孩,一頭長發微卷在胸口,層次分明,而她的妝容乾淨清透,只是眼睛更有了色彩,五官分明,紅唇也抹上了一層更艷的色彩。

有著不一樣的美感,像是一個撓人的小妖精。

邢一凡很滿意。

時間也還早,邢一凡帶著她來到頂層的咖啡廳喝咖啡等著夜色降臨。裴氏集團,一場會議在五點左右才結束,裴月凰一身利落幹練的套裝,長發挽在腦後,露出精緻的五官,一身不輸於男人的強大氣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0章 他的專屬痕迹

7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