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重要宴會

第1116章 重要宴會

邢一凡提著水果一起走進了白夏的家裡,白夏拿起進口大櫻桃去廚房裡洗了端出來,邢一凡坐在她的沙發上,脫去了外面的軍綠色外套,裡面僅穿著一件黑色的襯衫,坐

在燈光下,修長迷人的,有一種禁慾氣息。

「吃櫻桃吧!」白夏坐到他的身邊,她很喜歡吃櫻桃,就是太貴了,她平常買起來就是肉疼。

白夏拿著一個往他的嘴裡喂去,邢一凡眼神里閃過一抹笑意,直接含住,白夏的手反應不過,也被他含了一下。

白夏立即俏臉泛紅,渾身都熱了起來,她咬著紅唇道,「你吃就吃,咬我的手幹什麼。」

「你知道我今晚最想吃什麼嗎?」邢一凡一邊咀嚼著多汁甘甜的櫻桃,一邊眯著眸看她。

白夏立即眨了眨眼,「那你想吃什麼?剛才你又不叫我買。」

「我想吃的,就在我面前。」邢一凡的目光熱度在升級。

白夏立即想到還有一袋進口山竹,她忙道,「你想吃山竹嗎?諾,這裡有啊!」

邢一凡不由無語,他直接道,「我想吃你。」

白夏去拿山竹的手立即僵在半空,只感覺四周的氣息都充滿了一股危險氣息,她忙扭頭警惕的看著他,「邢一凡,我警告你,別亂來啊!」

她的聲音清甜,又帶著一絲軟糯,哪裡有什麼警告的意思?簡直就是在勾惹著邢一凡那根危險的神經。

「如果我亂來呢?」邢一凡的目光眯緊,深幽得有些逼人。

白夏環著胸口,咽了咽口水,「不行,你說過要尊重我的,如果我不願意,你不許強迫我。」

邢一凡也只是在試探著,他當然不會強迫她。

他嘴角邪惡的笑意一收,笑著往嘴裡塞了一顆櫻桃,「好,今晚吃櫻桃,你留著以後吃。」

白夏的俏臉還是泛紅,因為他說話太曖昧了,什麼叫吃?她又不是食物。白夏也伸手過來拿櫻桃,她一張紅唇,在咬著櫻桃的時候,那咀嚼著的動作,一雙纖長的睫毛,也可愛的撲閃撲閃著。邢一凡也不知道心底哪裡惹來一把火,如果不能讓

他佔一點兒便宜,他今晚怕是不好過了。

他立即伸手過來,把白夏往懷裡拉,白夏嚇了一跳,抬頭看他,邢一凡低沉道,「只親不碰。」

「嗯!」白夏眨著眼,紅唇就被男人覆住了,她被按在他的懷裡,他熾熱的荷爾蒙氣息包圍四周,白夏在他的懷裡,呼息間全是他清冽氣息,頓時腦袋暈呼呼的。

邢一凡每次都不能盡興,因為這種事情,越是親下去,難受得是他。

邢一凡把她放開,他起身道,「明天見。」

白夏在沙發上軟軟的依靠著,看著他愴慌逃出門的身影,她撲哧一聲笑起來,看來他是自找罪受了。

她安逸的打開了電視,找了一部愛看的動漫,一邊看一邊解決著水果。

邢一凡回到房間,洗了一個澡再出來,現在對他來說,只能手動解決,不需要腦補什麼,只要想著白夏就行了。

邢一凡穿著睡袍坐在電腦面前,打開文案開始寫材料,他準備儘快結束這次的案子。

夜晚里下的白宅,顯得冷清清的,兩個孩子被葉佳媚早早的打發去睡覺了,而她獨自坐在沙發上等著一直未歸的白世澤。

如果是之前,她肯定打電話尋問他此刻在哪裡了,可今晚,她不敢,她知道葉世澤這次的是真得生氣了,甚至是懷疑她了。

葉佳媚此刻想哭都哭不出來,因為她以前和胡勝偷情的時候,從未擔心過有一天他們的事情會被白世澤知道。

白世澤從來不管她的事情,她只要把兩個孩子照顧好,把家裡收拾打掃乾淨就行。

現在,葉佳媚有一種惶恐不安的心裡,彷彿她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隨時會被人奪走。

白世澤這會兒正在外面喝酒,他現在才知道,當另一半在背叛他的時候,內心是這麼的憤怒和煩燥,這令他想到了前妻。

想到了她以前在家裡,絕望的等著他回家,而他因為年輕,也因為家境不錯,又長得帥氣,身邊圍著一堆的女人討好,而主動的更是很多。

白世澤年輕的時候,就像是一匹脫韁的野馬,柵都柵不住,當前妻寫下遺書跳河自殺之後,他整個人就激靈靈的清醒了過來。

那個時候,他的身邊雖然也圍著女人,可是,他發現他滿腦子都是前妻的身影,所以,他後面很久一段時間沒有碰過女人。葉佳媚是找機會趁著他酒醉的時候和他好上的,他雖然並不喜歡她,可是葉佳媚告訴他,她懷孕了,孩子就是他的。白世澤和她一起去醫院計算了日期,他相信那是他的

孩子,他的家族在催著他再要一個男孩。

白世澤就相信這是一個男孩,所以他那段時間在葉佳媚的緊逼急催之下,加上四個月之後,得知她肚子里的就是一個男孩。那個時候家人也很同意他們結婚,白世澤就又再婚了,後來生下了一個男孩,他的工作令他需要在很多的場合上逢場作戲,葉佳媚沒有再管他的生活,她安心的呆在他的

身邊,照顧著他和前妻的女兒白夏,還有他的兒子。

那段時間,白世澤處於創業的最佳時間,他忽略了大女兒白夏,一直到她十八歲,說出國留學,他才恍然想起,他錯過了很多。

他供她出國上學,等她再回來的時候,他已經快步入五十的年紀了。

他現在有三個兒女,一個還算平靜的家庭,他也想趁著壯年時間,再打下一筆產業,將來留給他的兒子和女兒。

可現在,葉佳媚竟然和別人曖昧,甚至他有一種預感,葉佳媚和那個胡勝不是一般的關係了。

他在等,等他的助理查出那個胡勝開房的記錄,其實他不用等,用他成年人的思想去思考,就知道葉佳媚肯定背叛過他的。

這些年,他因為在外面應酬,常常感到疲倦,回到家裡,自然不能滿足她的夫妻生活,可她也每次體諒他,也不煩他。

白世澤現在想想,這可能她在外面和別得男人有私情,才導致她根本不在乎夫妻生活。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葉佳媚等了凌晨三點,她都快睡著了,等她激靈靈的被冷醒的時候,發現白世澤還是沒有回來。

她的心都涼了。

清晨。

白夏醒來,她看著那件軍綠色的外套,她不由甜滋滋的笑起來,她走過來,伸手撫摸了一下,便再一次穿起來。

她來到邢一凡的房間門口,按響了門鈴。

邢一凡從裡面拉開,頓時,兩個人都是穿著情侶款的外套,白夏露出一排整齊的貝齒,笑咪咪問道,「你怎麼又穿這一件啊!」

邢一凡自然是想穿,感覺他那些幾十萬一件的純手工外套都比不過這件看得順眼。

「跟我去吃早餐,吃完之後,我們去接朵朵它們回來。」

「嗯!好啊!」白夏點點頭,覺得把朵朵送到寵物所很可憐。

邢一凡陪著她一起下樓,剛出電梯里,他的手機就響了,他看了一眼是大哥打來的,他伸手接起,「喂!大哥。」

「一凡,今晚有空嗎?」那端邢烈寒低沉的聲線傳來。

「嗯!有啊!怎麼了?」邢一凡笑問。

「我有一個宴會邀請推不掉,我已經把你的名字報過去了,今晚你替我參加一下,代表我們邢氏集團出席。」邢烈寒朝他說道。

邢一凡怔了一下,「必須去?」「宴請人你也認識,是楊主席,我們家每年都會參加他的宴會,不去不行,會顯得我們邢家不給他面子的。」邢烈寒倒是希望他必須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16章 重要宴會

7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