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獎與罰

第1093章 獎與罰

聽到門鈴聲的白夏,立即愕了幾秒,不敢置信這個時候還有人來找她?

是誰?莫名的,白夏有一種期待,她趕緊跑到了門口,打開貓眼看了一眼,只見門外站著的,正是她期待中的人。

邢一凡。

他怎麼回來了?他不是約朋友去玩了?不然,這一個下午他也不會不打一通電話給她的。

白夏立即按了一下胸口,不讓心跳跳得太快了,她拉開房門,探著一張小臉問道,「你怎麼回來了?沒有出去嗎?」

「我要出去了,誰陪你?」邢一凡眯著眸尋問道。

白夏立即一揚眉頭,「我又不需要人陪。」

邢一凡還真想敲她一句額頭,沒好氣道,「哦!不用我陪啊!虧我推了所有的飯局和邀情,專門回來陪你,算了,我還是走吧!」

「喂!邢一凡。」白夏也不知道哪裡急了,趕緊叫他一句。

而邢一凡當然也沒有真得轉身要走,他暗暗得意的看著她,「那你到底要不要我陪你。」

白夏只好點點頭,非常誠實道,「要啊!我一個人挺無聊的。」

「即然你要我陪你,那我就陪你吧!」邢一凡一副多勉強的口吻。

白夏俏臉微微一紅,怎麼說得她好像急需要他陪似的。

「那個…你手裡藏了什麼東西啊!」白夏看著他兩隻手都隱藏在背後,不由好奇起來。

邢一凡突然惡意一笑,「猜,猜對了有獎,猜錯了要罰。」

白夏眨了眨眼,「真得?那先說好了獎什麼。」

「獎一千塊錢。」邢一凡直接道。

白夏果然眼睛一亮,沒想到猜一猜就有獎一千塊錢呢!這可比她畫漫畫一天都賺得多呢!她一天也才幾百塊錢呢!

「好!」白夏立即挑戰起來,可是,她沒有去問問錯了罰什麼。

「那我猜嘍!」白夏心想著,這會兒他回來,肯定買了菜什以的,或者買了什麼好吃的。

「那我能不能猜吃的。」白夏抬頭問道。

邢一凡神秘的盯著她,「隨便。」

「那我就猜是吃的,只要是吃的,我就猜對了哦!」白夏耍賴說道。

邢一凡不由眯眸確問道,「你確定嗎?」

「確定,非常確定。」白夏非常自信的說道。

「好!那你就接受懲罰吧!」說完,邢一凡同時拿出了手裡的兩樣禮物。

白夏立即瞠著眸,不敢置信的看著捧到面前的花,還有一個像是珠寶一樣的盒子,她眨巴著眼睛,咽了咽口水,結巴道,「這…這是送給我的?」

邢一凡勾唇反問,「難道這裡還有其它人嗎?」

白夏的心底立即炸出一片燦爛的花火,那是她巨大的快樂,他竟然送花和禮物給她了?白夏伸手捂了一下紅唇,感動的眼淚都要來了。

「你…你怎麼會送我這個啊!」白夏還是覺得受寵若驚了。

邢一凡看著她激動的樣子,他的心底突然覺得知足了。

「喜歡嗎?」他的聲線也低沉了幾分。

「嗯!喜歡,非常喜歡。」白夏說完,伸手接過了花,而另一隻手卻沒有空去接禮物了。

看來女孩子還真得喜歡花呢!

邢一凡朝她道,「進去吧!」

白夏抱著花進了房間,身後邢一凡跟著進來,只見明亮的客廳里,桌面上,還有白夏買來的一些零食,顯然,她是準備今晚這樣渡過了。

邢一凡的心底不由揪緊了一下,她就真得甘於這麼孤單嗎?他咬了咬薄唇,「你就打算在家裡這樣過聖誕節?」

「哦!對啊!我爸今天打電話給我,問我回不回家吃飯,我就沒回去了,就準備這樣渡過吧!」白夏笑了一下,倒不覺得什麼。

可是,她卻不知道,身邊這個男人的內心裡意見可大了。

「一會兒出去吃飯。」邢一凡低沉命令。

「呃?這麼晚了,去哪裡吃啊!」白夏好奇的問。

「餐廳我來訂。」邢一凡說完,把手裡的珠寶盒遞給她,「還有這個。」

白夏伸手拿過,坐在沙發上,她非常珍愛的把花放在桌面上,然後,打量著手裡的珠寶盒子問道,「這裡面是什麼?」

「打開來看看就知道了。」邢一凡保持著神秘感。白夏不由體驗著拆禮物的快樂,她的眼神顯得別樣的神彩迷人,她終於拆到了盒子了,她伸手打開,只見心型的盒子里,赫然是一條項鏈,令她一眼看見的是那交纏著的

兩個環,漂亮,精巧,她簡直一眼就喜歡上了。

「好漂亮啊!」白夏伸手拿起吊墜,朝男人問道,「這代表著什麼意義嗎?」

邢一凡在她的身邊坐下,眯著眸反問道,「你說呢!」

白夏不由的看著看著,然後,俏臉驀地紅了起來,交纏著的圈環是不是意味著在一起的意思?這時,她剛才看見玫瑰花上有卡片,她又拿玫瑰花束,從裡面拿出了一張粉色的卡片,她看了一眼邢一凡,才湊到眼帘,只見那一行字筆勁有力,她想,一定是他寫的

吧!

而且,這句話的意思,雖然不夠直接,也能體現他的心意。「我很特別嗎?」白夏歪了歪腦袋朝他問道。

「對,特別笨。」邢一凡不由接了一句。

白夏立即嬌嗔的瞪他一眼,「就不能說我點好的!」

「好!特別可愛!」邢一凡說了她的好。

白夏的嘴角這才滿意的勾起,「那當然。」

白夏抱著玫瑰花數了起來,數完之後,她覺得不解,「怎麼是十九朵啊!難道不都是送雙數嗎?比如六啊!十六啊!十八啊!」

邢一凡起身道,「我回去換一套衣服,你自已上網查。」

白夏微微愕住,讓他告訴一下又會怎麼樣嘛!

邢一凡當然不想說,因為這意義還真讓他說不出來,等同於表白。

邢一凡走到門口處,突然想到什麼,回頭朝沙發上還在傻樂的女孩道,「記住,剛才你猜錯了,我還有懲罰呢!」

白夏早忘了這件事情了,他這麼一提,她才問道,「你要罰我什麼?」

「等我過來再說。」邢一凡說完,拉開門出去了。

白夏不由想了想,這個男人還要罰她什麼呢?不過,這花真漂亮。

她聞了聞,玫瑰紅的清香還很濃郁,而且,那漂亮的顏色簡直讓她愛死了,第一次受到男人的花呢!

白夏不由想到十九朵玫瑰花,那一定也是代表著什麼意思吧!

代表著什麼呢?

白夏好奇的拿過了手機查起來,當她輸入了要查的信息時,立即彈出了一個窗口,而她點擊了進去,只見這網頁上正是對十九這個數字的介紹。

白夏的腦袋不由微微一嗡,忍耐和期待,後面還有愛得最高點,從一而終,至死不渝…

總之,意義是非常好的,白夏這會兒不由好奇,這到底是他隨意拿得一束花,還是他自已挑選了個數字的朵數?

白夏的俏臉不由的微微泛紅了,不管怎麼樣,一個男人送玫瑰花給她,都代表著對她的喜愛吧!

白夏抿唇笑起來,內心也有些甜滋滋的,而且,加上這串項鏈,似乎也在代表著什麼。

白夏撐著下巴,有些鬱悶的想,他為什麼不表白呢?如果他表白了,她會直接答應了。

難道要讓她先表白嗎?可是,女孩子隨意表白,會不會太主動了點?男孩子喜歡主動的女孩嗎?

白夏由於母親離開得早,導致她對愛情這種事情,有些忌諱於心,總覺得,愛情意味著傷害。

就像母親那麼愛父親,可父親還是傷透了她的心,讓她生無可戀。

白夏正沉思在自已的心思里,門直接推開了,邢一凡換了一套更加休閑的服裝,一件軍綠色的風衣,令他的帥氣又有了一種不同的氣息。

還有一些大男孩的感覺。

「我訂好餐廳了,出去吃飯吧!」邢一凡朝她道。

白夏還真得有些不捨得離開她的花,她只好點點頭道,「好!」

說完,一邊走向他,一邊啟口道,「邢一凡,謝謝你的禮物。」

邢一凡待她走近了一些,他的健臂一攬,把她按到了胸膛里,白夏驚愕的抬起頭,微張的紅唇上是男人霸道的吻落下。

白夏腦袋空白了幾秒,不過,男人也吻了幾秒便放開了她,他低笑道,「這就是剛才的懲罰。」白夏立即後悔了,她剛才就該問清楚的,不過,怎麼內心裡還有一絲絲的甜蜜感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93章 獎與罰

7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