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替他處理傷口

第1068章 替他處理傷口

白夏坐進邢一凡的越野車裡,這霸氣的車子,配上她轎小玲瓏的身材,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反差美。

也令邢一凡不由多看她兩眼,白夏開車的技術倒是不錯,不過她不太清楚附近的醫院。

「你知道這附近有醫院嗎?」白夏問道,她也沒用導航。

邢一凡想了想,突然覺得去醫院太浪費時間了,他現在只想回家休息。

「算了,不去醫院了,你送我回家吧!」邢一凡倚靠在副駕駛座上休息。

白夏立即擔憂道,「可是你的傷口需要消毒再清理一下啊!」

「你來做就行,我家裡有藥箱。」邢一凡說完,語氣堅定道,「回家。」

「可我什麼也不會。」白夏真不是自貶,而是她根本沒這方面的經驗。

「我教你。」邢一凡薄唇輕吐出聲,真得有些累了。

白夏見他要求回家,那她只能駛向回家的方向了,還好,這條路她下午過來的時候記住了一下,只要駛上一條主幹道,一路開到市中心她就清楚路了。

白夏小心的開著他的車,車廂里過於安靜,她不由在停紅綠燈的時候,發現身邊的男人竟然側著首睡著了。

白夏還輕聲的喚了一句,「邢一凡,你睡了嗎?」

男人沒有回答她,想必就是睡著了。

白夏嘆了一口氣,想想他今天也是夠累吧!

白夏開了半個小時的車,終於到了小區的門口處了,她駛進了地下停車場,停好車之後,白夏打開了車燈,凝視著旁邊沉睡的男人,她還真有些不忍心叫醒他呢!

不過,讓他繼續睡在車裡也不是事啊!白夏只好硬了硬心腸,伸手拍他的肩膀,「喂,邢一凡,到家了,下車吧!」

邢一凡那片濃密卷翹的長睫,染下一片陰影部分,此刻,他的長睫緩緩微掀,露出一雙難得迷離的眸光,他坐起身,左右看了一眼。

「到家了,我們下車吧!」白夏輕聲說道。

邢一凡點點頭,率先推門下車,白夏也趕緊拿起包下車。

邢一凡伸手扶了扶額,他其實是沒有睡好,有些頭疼。

可是白夏卻以為他很暈,趕緊上前伸手扶住他沒有受傷的手臂,「我扶你回去。」

邢一凡微怔,看著關心他的女孩,他怎麼能拒絕她的好心呢?但是她這麼嬌小,扶著他,他倒是受累。

所以,他乾脆伸出手臂往她的肩膀上一攬,把半個身軀倚靠在她的身上。

白夏只感肩膀重量一沉,雖然令她有些吃力,但是,她還是非常小心的攬著他的腰,扶他走向電梯的方向。

卻不知道,頭上一雙略有些玩味的笑眸在凝視著她。

為了假裝真得要暈的感覺,邢一凡給她施了一些壓力,白夏走到電梯的時候,額頭都有了一層細汗。

「你沒事吧!哪裡不舒服?」白夏關心的抬頭問他。

邢一凡眯著眸道,「大概失血過多,有點頭暈。」

白夏臉上閃過一抹焦急,「要不要去醫院?」

「不用,只要休息一下就行。」邢一凡此刻大部分都是裝出來的,他現在的精神只是略顯疲倦,讓他再干一架的力氣還是有的。

白夏扶著他一起進了他的房間,邢一凡坐在沙發上,白夏便趕緊道,「快脫下衣服,讓我看看你的傷口。」

邢一凡朝她道,「藥箱在第二相柜子里,去取過來。」

白夏立即走到他儲存藥箱的柜子面前,拉開,從裡面提出一個白色藥箱來,裡面準備著一些紗布和消毒酒精。

白夏轉身之際,只見沙發上的男人已經脫了西裝外套,此刻,修長的手指正熟練的挑開他襯衫的扣子,若隱若現的結實胸肌在襯衫後面彰顯。

白夏的俏臉驀地一紅,她想看又不敢看,提著藥箱別著臉。邢一凡脫下了襯衫,直接露出上半身來,而他在車裡急急包紮的紗布上此刻還能看見染出的一片血跡。

看著有些觸目驚心的感覺,白夏立即瞠著眸,也不顧什麼男又授受不親了,趕緊蹲下身到他的身邊。

「傷得這麼嚴重啊!」白夏擰著秀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做。

「從箱子里拿出剪刀,把紗布剪開。」邢一凡朝她說道。白夏立即回頭找到了一把剪刀,她輕輕的沿著紗布一層一層的剪開,染血的紗雜脫落下來,而最後的那一層,已經血跡斑斑和傷口緊緊粘連在一起,白夏看著,都感覺疼

了。「撕下來。」邢一凡卻低沉命令一句。

白夏立即咬著紅唇,滿臉心疼的看著他,「會疼的。」

「如果你不撕下來,你怎麼給我清洗傷口,重新包紮?」邢一凡的俊顏,卻是雲淡風輕,彷彿受傷的不是他似的。

白夏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這種時候,換作是她,早不知道要嚎幾嗓子了,說不定得疼得哭天搶地。

「真不疼嗎?」白夏一雙眼睛猛眨著,水汪汪的。

邢一凡倒也不算太疼,不過,能在他的忍受範圍之中,聽著她這麼問,他也不想逞強,眯著眸道,「當然疼。」

只有說疼,她才會更加心疼吧!

白夏看著那粘連著他肌肉外番的傷口,她覺得好心疼啊!

「撕下來。」邢一凡低沉再說一句。白夏只好拿著聶子,摒住呼吸,一點一點的撕扯了下來,而露出來的傷口令她心都要揪緊了,只見中指長的傷口在他結實的手臂上血肉外翻。?「我覺得你應該要縫針。」

白夏覺得這樣的話,傷口是無法恢復的。

邢一凡看了一眼,目光透著期待的問道,「你針線活怎麼樣?」

白夏聽到他這麼問,立即瞠著眸道,「你…你希望我給你縫?不不不…我做不來,我們還是去醫院吧!」

「你只要回答我好不好。」邢一凡看著她這副嚇哭的樣子,不由好笑。

白夏針線活還是不錯的,她眨了眨眼道,「我曾經用我的衣服給朵朵縫過衣服,還行吧!」

邢一凡俊顏一僵,他只好道,「好!從裡面找出線來,準備好給我縫幾針吧!」

白夏覺得這種活簡直要她的命,她哪裡敢下手啊!

邢一凡眯著眸道,「我相信你的技術。」

白夏自已都沒有把握,不過,她此刻也別無選擇了,誰讓他不去醫院呢?

「那萬一以後你的傷口恢復得很難看,你可不能怪我哦!」白夏只好提前和他打招呼,也不知道她哪裡來的勇氣,竟然真得敢給他縫針。

邢一凡扯唇一笑,「好,不找你麻煩。」「肯定會變成蜈蚣一樣難看的。」白夏一邊說,一邊從裡面找出了縫針的工具,邢一凡教她怎麼使用消毒液,再用酒精清洗傷口,白夏為了讓他的傷口好起來,加上邢一凡

不斷的鼓勵她,和她聊天說話。

白夏只用了幾分鐘,就把邢一凡的傷口,用線給縫合了起來,只是縫合的樣子真難看,想必以後恢復了,也是一條猙獰的傷疤。

可這對邢一凡來說,男人多一道疤算什麼?得看這道疤是誰縫出來的。

白夏在收拾東西的時候,整個人都汗濕了一遍,因為她真得好緊張啊!這會兒她還是有些腦袋空白的,但是,她也發現她竟然膽子這麼大,敢做這種事情了。

邢一凡依靠在沙發上休息,白夏收拾好了他的大藥箱之後,便說道,「我回去洗一個澡再過來看你,你餓不餓要不要吃什麼?」

「你會煮什麼?」邢一凡的確有些餓。

「我會泡麵。」白夏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又補了一句,「我家還有。」

邢一凡這會兒還能有什麼挑的?他只好道,「好!你過來的時候,順便把泡麵帶過來。」白夏見他願意吃,不由也開心了,「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68章 替他處理傷口

7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