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5章 邢一凡遇麻煩

第1065章 邢一凡遇麻煩

夜色之下,跟蹤便成了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因為車燈難辯,加上邢一凡此刻也心急著去見白夏,他並不知道身後跟著三輛車。

他的車子駛向了一條街道上,這條街道旁邊還有一片剛建的建築,有些黑,連燈都還沒有開。

身後跟著三輛車裡,其中一個為首的男人揪準時間,朝呼叫機里道,「就是這裡了,去別停他的車,我們把他拖進裡面去揍一頓完事。」

他們的眼裡,邢一凡不就是一個律師嗎?一個軟腳蝦般的人物,他們隨隨便便都可以教訓一頓,只要不出人命就沒事。

邢一凡的車子突然被旁邊一輛加速超過來的越野車靠近,這令他為了防止撞擊,他打了方向盤避讓,可是對方明顯不是超車,而是又把車頭往他的車頭撞來。邢一凡劍眉一擰,他也是對愛車有愛惜之心的,他車身一拐,就拐向了旁邊一條駛進建築工地的小道,邢一凡從後視鏡里看見,他的身後跟著三輛車,他眯著眸,這些人

找麻煩也不挑時間。

偏挑在他趕時間的時候,真該死。

邢一凡的車子駛到了前面,看見了一排停車桿,他還是沒有撞上去,而是停下車,熄了火。

而身後車也都停車熄燈,從旁邊的城市燈火里,邢一凡看見那一群拿著鐵棍,一臉氣勢洶洶的朝他走過來的人,邢一凡勾唇冷笑。

劉寶能這麼快就叫來了打手對付他?邢一凡一看這群人不過就是街頭混混之流,自然沒有放在眼裡。

「就是他,給我上,打到他三個月下不了床為止。」為首的男人非常囂張的拿著鐵棍一指,指著那越野車身邊,俊美挺拔的年輕男人。邢一凡覺得這個場地不夠發揮,他邁步走進了裡面的工地,這裡非常昏暗,但地方還算大,他雙手交握了一下,格格作響的關節聲,令兩個想要領頭功的男人,立即嚇得

後退了兩步。

「我知道你們是誰派來的,你們是要一起上?還是單獨來?」邢一凡冷笑出聲,不過,他很快便繼續道,「算了,你們一起上吧!我趕時間。」

這句話,簡直把這群混混氣死了,分明他們才是人多勢眾的一方吧!為什麼這個男人好像把他們當空氣一樣無視?

「奶奶的,你哪來的勇氣,你也不看看我們手裡的傢伙,就敢說這種大話,一會兒讓你滿地抓牙,跪著求饒。」

邢一凡只覺得他們廢話太多了,擔誤他的時間,他咬了咬薄唇道,「別廢話,趕緊上吧!」

「臭小子,還沒有見過比你更囂張的。」為首的男人氣得怒罵一句,朝身後的手下道,「去,給我上,打到他說不出話為止。」為首的兩個男人立即掄起鐵棍就朝邢一凡砸去,那毫無章法,全靠著一身蠻力的打法,在邢一凡的眼裡,簡直如兒戲,他冷笑一句,出手如電,直接奪了兩個人的鐵棍,

還反送狠狠的兩棍,讓這兩個混混反應來不及,肩膀各承受一棍,直接摔趴在地上。

其它的人看著邢一凡竟然這麼難對付,立即低叫著齊齊圍住他,想要輪番攻擊,邢一凡被圍在中間,遠處的淡淡光線映在他的身上,令他那一身筆挺的西裝,質感十足。

不過,此刻,邢一凡不打算弄髒他的西裝,因為他一會兒還要完美出席宴會的。

他伸手脫下了西裝,露出了黑色修身襯衫,令他結實身軀盡顯。

他把西裝放在旁邊一處高處的鐵杆上,回頭看著身邊圍著的人道,「別磨蹭了,我沒時間陪你們玩太久。」

「他媽的,這小子哪來的自信。」為首的男人簡直要氣死了,他立即自已揮棍上前,旁邊他的手下也不落後,立即邢一凡面臨著六七根鐵棍的擊打,不過,光線昏暗之中。

這群人都擊了一個空,因為邢一凡的身影反應太靈敏了,在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邢一凡的身影就消失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邢一凡幽靈一般的出現在他們的身後,這次,邢一凡也不等他們來攻擊了,他長腿一揣,把前面的混混狠揣在地上,而他手裡的鐵棍也開始揮動

自若,輪到那些混混舉著鐵棍在那裡狼狽格擋,不時的傳來了痛呼慘叫聲。

邢一凡轉眼收拾了五六個,而餘下的兩個人正在那裡後退著,不敢相信遇上一個這麼厲害的角色,簡直要命。

「你們是準備滾,還是繼續?」邢一凡逼向他們,渾身籠罩著一股殺氣。

這兩個人正後退著,突然就撞到了他放西裝的那個鐵杆,頓時,邢一凡的西裝眼看著就要落在地上,沾上那滿地的灰塵。

他眼神微微一急,他立即疾步過去,伸手一撈,而這時,那位領首的男人趁機一棍擊在他的後背,同時,他還帶著一柄小刀,他已經氣紅了眼。他現在殺了邢一凡的心思都起了,他手裡的小刀猛地想要刺在邢一凡的後背上,邢一凡受了一棍的同時,他挽著西裝轉身,那一刀刺破了邢一凡的手臂處,劃了一道口子

邢一凡俊臉瞬間陰鷙如豹,他一腳踢向這個男人的虎口,這個男人握刀的手瞬間不穩,邢一凡再一腳揣向他的胸口,他幾乎不用動手,這個男人啷嗆後退跌坐在地。

而邢一凡再一次狠狠踩住他的胸口,把他踩壓在地。

此刻,邢一凡身上那股狠勁,令四周已經起來的那些混混,根本沒有膽量上前惹他,因為他渾身的殺意,令他們害怕了。

「你敢傷我。」邢一凡真得怒了。

這位被他踩在腳下的男人,幾乎胸口都要被他跺碎了,他彷彿看見了死亡在召手,他立即恐懼了,膽顫了,他趕緊求饒了。

「饒命!放過我吧!我也是拿錢辦事的,我上有老,下有小…」這個男人哭著求饒。

邢一凡也並沒有因為他的求饒而放過他,他只是因為他的時間才懶得再教訓他了,不過,走得時候,他還是踩斷他一根膝蓋骨,他才憤然離開。

而他黑色的衣袖處,滴著血,他沒有理會。他的身影快步走向了他的車上,他抽了紙坻住了血口處,此刻以他現在的傷勢,他必須去一趟醫院處理一下,可是,邢一凡想了想,好像後備廂有藥箱,但他現在沒時間

弄。他倒車直接出來街道上,一直駛到了不遠處的鋪道上,他才下車,提出了後備廂的藥箱,找到了紗布,脫下黑襯衫,他一手咬住紗布,非常熟練的包紮著傷口,直到那八

厘米左右的傷口被紗布纏上,止住了血。

邢一凡一邊穿回他的襯衫,一邊看了一眼時間,八點十分,修長的手指慢條思理的扣好了扣子。

他腳下猛踩下了油門,越野車衝出去,在到達白世澤公司舉辦宴會的酒店在大門口,時間已經是八點二十五分了。邢一凡邁步下車,從後座上拿下他的西裝,他伸手拂了拂上面的灰塵,確定西裝還很乾凈,他利落的套上,也遮住了他襯衫那割破的地方,瞬間,恢復他邢家二少爺的貴

公子形像。

他邁步走在燈火輝煌的酒店大堂里,他按了八層的電梯數字。

電梯到達八層的宴會廳,他邁步下來,還有工作人員正在檢查邀請卡。

「這位先生,您是厚德公司的客人嗎?」

「我是。」邢一凡點頭應聲。

「請問您的邀請卡帶了嗎?」「你告訴謝德先生,我是藍氏集團副總,他應該知道。」邢一凡也不想自報名字,因為他也不想讓邢家的家世顯露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65章 邢一凡遇麻煩

7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