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停電,害怕

第1033章 停電,害怕

吃完飯,白夏還非常主動的收拾桌面,把碗給洗了,因為這一頓飯,太好吃了。

這令白夏生出一種,以後想要來他家時蹭飯吃的想法,反正她一個人在家裡,總是飢一頓飽一頓的,要是有一個合夥做飯的人,那該多好啊!

白夏抱著朵朵在花園裡的長椅上曬著太陽,午後溫暖的陽光灑在她的臉上,原本昨晚就沒有睡好的她,加上今天累了一天了,她這會兒不由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覺。

她腦袋靠的椅背上,只閉眼幾分鐘后,她就睡著了,連夢都來不及做,就沉入了深睡眠,她身子倒在椅子上,她枕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就蜷著身子睡著了。

邢一凡回書房裡看一會兒資料,出來沒有聽見聲音了,他以為這個女人走了,他看著朵朵沒有在它的窩裡,他不由出門來尋找了。

在花園裡,他倒是沒想到,找到了朵朵,也找到了那個在他家長椅上睡著的女孩。

邢一凡皺了皺眉,這個女孩到底怎麼回事?這樣都能睡著?難道她就沒有一絲防備之心嗎?

也就是他這個人正直,換一個男人,看著她這副毫無設防的樣子,怕是早就生出不軌之心了吧!

邢一凡走過來抱著椅子下躲陰的朵朵,他俯下身去抱朵朵的時候,他微微聞到一股梔子花香般的氣息,他抬眸,目光離白夏這張恬睡的小臉,僅僅半掌之隔。

邢一凡的瞳孔微微一縮,在明亮的陽光下,這個女人的肌膚纖毫必現,可是,卻依然光澤迷人,吹彈可破,令他有一種衝動,想要捏一把,試試彈性是不是想像中的q彈。

「喵…」朵朵不識趣的叫了一句。

邢一凡立即收住了內心的所有想法,他抱起了朵朵立即起身,他冷淡的掃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女人,有些無語離開。

在陽光下,白夏睡得很舒服,四周的空氣也非常的清新,她置身於一個美麗的夢中,正在和她的白馬王子約會呢!

邢一凡抱著朵朵坐在二樓的陽台上看書,泡了一杯茶,懷裡躺著朵朵,他認真的翻看書頁。

時不時的眼睛往下一瞟,看著那個在陽光下,睡得像只小豬一樣的女人,幾次無語的搖搖頭。他邢一凡生平最不喜歡的,大概是笨,呆,傻這些特性的女孩了!因為他無法理解這些女孩整天到底在想什麼,樂呵什麼,像現在這樣寶貴的時間,樓下的那個女人竟然

呼呼大睡?

時間不知不覺就到了下午四點半了,快五點了,太陽也徐徐的落下山,只折射在二樓的陽台上,而花園裡,沒有陽光的地方,那秋天的涼意還是四處涌冒的。

邢一凡聽見花園裡傳來了幾聲女孩的噴嚏聲,他不由的抬眸望過去,只見已經凍得打噴嚏的女孩,依然還不願意醒來。

只是環著手臂,把自已抱得更緊了,好像在忍受著涼意。

邢一凡皺了皺眉,再讓她這樣睡下去,准要感冒一場的。

邢一凡呼了一口氣,果然麻煩就是麻煩,到哪裡都是麻煩製造者。

他抱著朵朵下樓,倒不是像某些暖男一樣送毛巾遮小綿被之類的,他是覺得時間快到了,這個女人該離開了。

總不能又在他這裡蹭一頓晚餐再走吧!他晚上要出去,沒空招呼了。

白夏睡得迷迷糊糊之中,突然有道冷冷地聲線闖入了她的夢裡。

「起來,你該回去了。」

白夏砸了砸嘴,對於這個打擾她睡覺的男人,她不太想理會。

邢一凡不由不太客氣的俯下身,大掌朝著她睡出了一片嫩紅的臉蛋上拍了兩下,「白夏,該來。」

手掌的觸感傳達到了邢一凡的心尖,果然如剝殼雞蛋般的細膩觸感,彈性十足。

「嗯…誰打我啊!」白夏痛苦的掙扎著睜開眼睛,不由的抱怨了一句,等她睜開眼睛,迷離的視線看見一張俊美冷峻的臉時,她立即嚇得坐起身了。

她左右看了一眼,原來她睡在花園裡啊!下一秒,她做了一個比較可笑的動作,護胸。

「你…你想幹什麼?」白夏瞪著面前的男人,有些防備的問。

邢一凡冷哼一句,「我想幹什麼,早就幹什麼,我是沒興趣,你才能安然無事。」

白夏立即俏臉漲紅了幾分,沒好氣的回答一句道,「謝謝你對我沒興趣。」

「不用客氣,在我眼裡,你長得很安全。」邢一凡說完,朝她道,「趕緊回家!我一會兒要出去。」

白夏一聽,立即抬頭請求道,「能不能讓朵朵陪我一晚上,我保證明天一早就立即送給你。」

「不能。」邢一凡殘忍的拒絕著她的請求。

白夏立即苦著臉,有些氣惱道,「你都不陪它,也不許我陪它嗎?」

「它現在只有一個主人,那就是我!我有權利決定它的事情。」邢一凡不由把話說清楚。

白夏咬了咬紅唇,站起身,看了一眼大廳的方向,沒看見朵朵,她有些失落的走向了門口。

邢一凡的目光目送著她走了那扇門,他才複雜的收回來,眼底流露出幾分心思。

白夏回到自已的家裡,覺得好累,還想再睡一會兒,反正像她這種工作的人,可以隨時想睡就睡,她倒在床上,拉起被子,繼續補眠。邢一凡約了藍千辰,又叫上幾個大學同學出來聚會吃飯,都是學霸級人物,倒也不是書獃子類型,每個人都擁有自已的一番成就,有得是富家公子哥,有得是企業高管,

行業精英,都是每一行非黨齡拔尖的人才。

吃完飯,男人的夜生活,自然會去酒吧里坐一坐了,放鬆放鬆心情。邢一凡和藍千辰也沒有拒絕的陪著他們來了,藍千辰最近在幫藍千皓管理公司,因為藍千皓帶著藍初念和父母出國渡假去了,可能需要半年才回國,因為他們是週遊世界

的旅行。

邢一凡最近也是處於休息時間,不過很快他就要接手一件極具挑戰性的案子了,目前在查閱這方面的資料。

「一凡,這個月底來喝我的喜酒!」有一個哥們說道。

邢一凡立即驚訝的看著他,「你要結婚了?」

這哥們立即一臉幸福表情,「嗯!前段時間,我們世家相親遇上我的以前喜歡過的女神,終於搞定了,月底結婚。」

「哇!我們單身漢又少了一個了。」

邢一凡抬了抬酒杯,朝他敬了一杯,「恭喜,奇俊。「

「我也等著喝你們的喜酒呢!」叫奇俊的男人也朝他們三個未婚人士掃過來,「都別太挑了,找到合適的,就該下手了。」

藍千辰和邢一凡相視一眼,那眼神里都有一種共同的念頭,結婚,沒想過,還是先過兩年單身自由的舒服日子吧!別墅里,白夏在九點左右睡醒了,一邊泡麵,泡奶茶坐到了她的辦公桌前,她開始要寫一段對話小說了,這全是為了一會兒畫稿子之後,需要加上的對話,必須生動有趣

才行。

白夏現在還是以手繪為主,電腦上色加調整,因為她的畫功了得,畫出來的人物也更加的傳神。

白夏在電腦里碼著字,突然,就感覺頭上的水晶燈有些電壓不穩的暗了兩下,她立即心頭咯咚了一下,怎麼回事?

還沒有想完,她整個人立即置身於完全的黑暗之中。

停電了。白夏的呼吸一窒,她立即伸手摸旁邊桌上的手機,天哪!停電了,怎麼會在晚上停電呢?白夏摸著手機,趕緊出來陽台上,只見這一片別墅都停電了,而只有遠處城市裡

的燈火映在她的陽台上,還算有一點亮光。

可是,白夏還是很害怕的,因為這是獨棟別墅啊!離前面的連排別墅至少有一個公里的路段。

白夏突然想到邢一凡在不在家?這會兒,四周一片黑暗,她是真得不管和他熟不熟了,她只想找一個人做個伴。

小姨遠在國外,就算害怕,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倒不如讓邢一凡過來接她下樓,然後去市中心住一晚酒店都行。

總之,她不想呆在黑暗裡。

白夏根本不管不顧的拿起手機,拔通了今天保存的邢一凡的號碼。

接通了。

此刻的酒吧里!也並不是非常的吵鬧的,大部分都是上流精英過來這裡放鬆一下心情的。

就在這時,有一個哥們眼尖的發現了邢一凡放在褲袋的手機在發亮光。

「一凡,是不是你的手機響了。」這哥們提醒一句。

邢一凡拿出手機一看,怔了怔,打電話過來的竟然是白夏?這個女人這麼晚了,還有什麼事情要煩他?邢一凡想了想道,「我去接個電話。」

說完,他聲線冷淡的朝那端道,「喂。」「邢一凡,你在不在家啊!我們這邊停電了你知道嗎?一片黑漆漆的,好可怕,你家嗎?在家來接我一下好嗎?我在陽台上等你。」那端,是白夏那驚慌失措的聲音,彷彿

身處於某種恐懼之中。

邢一凡劍眉一擰,這會兒他已經站在安靜一些的陽台上了。「停電了,你就打電話去電力公司尋問一下原因,看看什麼時候能搶修好。」邢一凡冷靜的提醒道。

「我害怕…我好害怕,你能不能過來接我下樓,我在三樓陽台上,我怕黑,邢一凡,求求你了。」白夏的聲音,可真不是假裝出來的。

必竟人在恐懼之下,那種發顫的聲線是難於裝出來的。

「麻煩,等我一會兒,我現在回家。」邢一凡有些懊惱的應了一句。「好,我等你…我等你回來。」白夏在那端,就像是一個弱小的信徒,在等著她的守護神一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33章 停電,害怕

7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