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藍初念好羞

第1007章 藍初念好羞

從喬宅吃完晚餐出來,庄暖暖望著窗外的風景,嘴角一直在揚著笑意,因為她忍不住的開心。

她最擔心的事情,卻發現了最美好的轉變,喬越陽夫婦對她的接納和關愛,令她放下了心,不用再擔心什麼了。

「我說過,只要我喜歡你,我爸媽就不會有意見的。」喬慕澤在旁邊勾唇一笑。

「嗯!」庄暖暖笑應一句,歪著腦袋痴迷的看著他,喬慕澤立即空出一隻手過來,緊緊的握住她放在膝蓋上的手。庄暖暖與他十指緊扣,現在,只等父親的案子重新結案了。而這件事情,來得很快,第二天就得到消息,當天下午要宣判了,下午兩點半,很多聽聞消息的人士,都自發

的前來旁聽。

喬越陽夫妻,喬慕澤和庄暖暖攜帶著她外婆,還有以前幾位關心這件案子的媒體人士都來了。

李達的兒子帶著未婚妻也在,他雙眼通紅,大概才知道父親這些年都做了什麼,而他也明白,為什麼他那麼昂貴的學費,父親毫不猶豫就給了,原來,那是他的賣命錢。

站在被告席上的,以喬輝陽為首,旁邊分別站著他幾名手下,這幾名都是重點幫他做過惡事的人。

以李達為首,都是參與過喬輝陽殺人案件的事情,只見了喬輝陽面色死灰的站在那裡,雙手雙腳都帶著手拷和腳鏈,他回頭怨恨的看了一眼喬越陽夫妻,不發一言。

喬越陽的目光雖有惋惜之色,如果喬輝陽還有什麼未了的心愿,他倒是可以幫他完成,但是,明顯得喬輝陽已經對他怨恨之極。

庄暖暖眼眶泛紅,老太太也捂嘴哽咽,就是這群人當年那麼殘忍的逼迫著她的女兒女婿自殺身亡的,這真得讓她寒心不已。

宣判開始了,喬輝陽不出意外的,他獲得了死刑的罪名,一個星期之後執行,而李達也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無期徒刑,至少保留住一條命,接下來的人都判了重刑。

庄暖暖的眼淚無聲的落下,父母的仇終於得報了,她想,父母在九泉之下看見了,一定會很開心吧!

喬輝陽在聽完刑期的時候,他整個人都在顫抖著,這種等死的滋味不好受。

從法院里出來,庄暖暖扶著外婆,喬夫人出來,也上前安慰著這位老人家,並讓喬慕澤的車隊護送他們回家。

看著庄暖暖和喬慕澤離開的車子,喬夫人感嘆一聲道,「還真不知道他敢做這種事情,你一直在幫他,他還不知足。」

「我也很惋惜,如果當年在莊嚴明挪帳之前我查覺的話,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

「你覺得莊嚴明是不是被逼的?他應該不會這麼做吧!」

「警方找到了他的帳本,我看了,他應該是被逼的,也許輝陽那個時候,就拿著他的家人在逼他。」

「那暖暖也真是可憐啊!今後一切雨過天晴,讓她和慕澤好好過日子吧!」

「嗯!那就趕緊娶回來吧!我們兩個人在家裡,怪冷清的,如果再有個孫子,就熱鬧了。」

這麼一說,喬太太的臉上也流露出期待,「是啊!希望他們加把油,早一點把孫子生出來給我們帶。」

喬慕澤把庄暖暖和老太太送回了家裡,他坐了坐,便去一趟公司里,晚餐前過來。

老太太這會兒也舒了一口氣,朝庄暖暖道,「暖暖,明天陪我去一趟你爸媽的墓前,我要告訴他們這個好消息,讓他們安心去吧!你現在長大成人了,馬上就要嫁人了。」

庄暖暖點點頭,「好,明天一早我陪你去。」

藍宅,藍初念這些天沒有練舞了,今天她在頂樓的練習室里緞練著,藍千皓從公司里提早回來了。

藍千皓看著父母都出去了,弟弟又在房間里寫論文,他沒有找到藍初念,便想著她會在頂樓。

他步伐慵懶的邁上來,站在練習室的門口,就看見裡面藍初念正在練著腰,那完美如蛇的腰段,簡直讓門外觀看的男人血脈噴張。

藍千皓的目光鎖住那獨自跟著音樂在跳舞的女孩,他脫鞋邁步進來。

藍初念正跳著,冷不丁的看見走進來的男人,她立即羞赫的收了姿勢,扭頭有些可愛的問道,「大哥,你怎麼回來了?」

「想你。」藍千皓低沉的聲音,毫無掩飾道。

的確,只要手頭上的事情忙完之後,他的腦海里餘下的時間,就是想她,想要陪伴她。

庄暖暖心頭甜滋滋的,吊腰的短衫下面,是非常輕便的瑜珈褲,令她整個迷人的身材都顯露出來。

藍千皓的呼吸一促,伸手直接摟腰而上,藍初念那不盈一握的腰身,就在他的大掌掌握之中。

藍初念原本就跳出了一身熱意,被他這一個動作,瞬間俏臉泛紅,紅通通的像是散發著熱意,令男人的目光立即深邃了起來。

她的額頭几絲髮絲粘在她的臉蛋處,藍千皓修長的手輕輕的觸上她的臉蛋,柔嫩的肌膚觸感,令他的心瞬間熱了起來。

藍千皓溫柔的攏著她的髮絲至耳畔,藍初念的小腦袋已經因為羞赫而越垂越底了,藍千皓勾唇一笑,大掌捏住她的下巴,輕輕一抬,藍初念就仰著小腦袋。

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道灼熱的吻覆下來,吻住了她微張的紅唇。

藍初念的腦袋轟得炸了一下,渾身都羞紅了,這是家裡啊!雖然家人都已經支持他們在一起了,可是她還是不能在這裡和他這般的親密啊!

藍千皓輕輕的抵壓著她,到了旁邊的一個角落裡,今天,她香甜的令他捨不得放手。

一個吻,讓男人的呼吸徹底的亂了,藍初念也好不到哪裡去,兩個人的氣息都很亂。

這時,藍初念彷彿聽見了樓下有車聲回來,她立即伸手推了推某人。

藍千皓才抵著她的額頭放開她,一雙深眸全是最原始的東西。

「初念,我們結婚吧!」藍千皓真得快要壓抑不住了,因為他渴望得到她,不想再等了。

藍初念抿著唇,輕點著腦袋,只要他願意娶她,她自然也願意嫁的。

她已經想通了,不管外界是什麼眼光看她,她都不會在意,她就要和他在一起,永遠不分開。現在伊景龍還在國外渡假散心,他把伊思雅送到了國外的一所學校,接下來,伊景龍就獨自去了從前和前妻去過的那些地方,因為他的內心充滿了愧疚,他在尋找著過去

伊思雅所讀得,並不是什麼好得大學,只是一些三流學校,伊景龍花錢買了一個學位,讓她在這裡讀書,並且沒有他的允許,不許回國。

完全就是流放的狀態了。

清晨,庄暖暖住在外婆的家裡,喬慕澤的車子在七點左右就到了,庄暖暖陪著外婆一起下樓,喬慕澤陪著他們一起去給庄暖暖的父母上香。

站在墓碑的面前,那經歷了風霜雨雪的碑石,顯得斑駁起來,而上面的照片卻還能看見,那是一對笑得溫暖善意的夫妻。

庄暖暖聽著外婆在她的面前,朝著父母說了一番話,她的眼眶便濕了,側過身,輕輕的將臉埋在了喬慕澤的懷裡。她的眼淚也沾濕在他高級的西裝上面,喬慕澤擁緊著她,目光凝視著這一對夫妻的照片,他在內心向他們保證,這輩子,他一定會好好愛他們的女兒,照顧她,保護她,

愛她一生一世。老太太說了很多,就彷彿眼前的這一對夫妻活著坐在她的面前,她就像是聊天說話一樣,喃喃自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爹地惹不起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爹地惹不起 總裁爹地惹不起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7章 藍初念好羞

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