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雌雄雙煞

23.雌雄雙煞

「夫君準備破碎虛空嗎?」

過了許久,也許是數日,數月,或是數年。書書網更新最快

女子眉角不顯半絲蒼老,瞳孔里依然如明媚的火焰湖面,沉寂,又熱情,她的紅紗已經褪去了,換了日常勞作的粗布衣衫,正坐在山中木屋的小院里,剝著豆子。

三兩隻松鼠,四五隻飛鳥好奇的站在樹頭,看著這位鄰居。

女子也不見有任何動靜,便是數十道白蛇般的氣,拖著手中的豆子飛騰起來。

速度不快不慢,而各自落在了碧綠的樹葉上,穩穩噹噹地落在了小動物的面前。

松鼠大喜,捧起那豆子便是啃了起來。

飛鳥也是開始啄動,但一隻灰色山雀卻是啄擊的過猛了,而使得那小豆子又從樹葉上晃落了下來。

一隻雪白的手恰好的托住了掉下的豆子。

任清影站起了身,青絲素裹,而唇邊帶著笑。

小山雀起初有些猶豫,但很快便是撲朔著翅膀,落在了那鄰居的手掌上,開始啄著豆子。

豆子跳來跳去。

山雀也跳來跳去。

穿著粗布衣衫的女子,美的不似紅塵之人,而唇邊的笑,更是令人只覺在天邊,在雲中,很近,也很遠。

「夫君準備破碎虛空嗎?」

她又問了一遍,目光投向屋頂。

那裡傳來「咄咄咄」的敲擊聲。

一頭銀髮的蓄鬚男子一手提著鎚子,一手拿著鐵釘,昨晚有些漏雨,他需要再做些加固。

聽到妻子第二次詢問。

他給出了回應道:「天機混亂,龍藏洲附近也是無法出海,海外更是妖魔鬼怪眾多。」

「妖魔鬼怪呀」

任清影喃喃著,她想起了夫君之前變成蛇神的模樣,又回憶起了胸口被插入的那一刀。

刀很冷,很冰。

但是她卻不怪夫君。

於是沉默下來,繼續的準備著今日的午飯,過著普普通通的日子。

而隨著時間的消逝,她越發艷麗,而夫君卻越發的普通,似乎所有的氣息都收斂了,半點刀氣都不復存在。

若是旁人見到兩人,還以為是大小姐與僕人。

只是著大小姐穿著粗布衣衫,頂多令人覺得是山中水靈靈的美人。

有一次去附近鎮上。

便是有個公子哥兒扇著扇子上前來,掏出一塊金錠子砸在兩人面前,「姑娘,見過這個沒有?這個東西,可以保你一生衣食無憂。

跟著這男人做什麼,隨著我」

他話未說完,便是一道白蛇直接從任清影袖中鑽出,同時飛起的還有一顆人頭。

血液噴洒,令那繪畫著江南風光的扇子都塗上了白梅。

一群連呼著「大膽」的僕人,正欲衝出來。

任清影頭也不抬,似乎是身上炸開了一團白色光華,而從中射出成千上百的白蛇,蛇刺向每一個人。

無論是僕人,還是掌柜,亦或說在此買醉,就餐的過客都統統嚇呆了。

那白蛇,彷彿閻王。

剎那之間就定了他們的生死。

凶煞,可怖,冷冽,毫無感情。

但下一刻,所有的蛇都消失了,因為那銀髮的男人輕輕說了聲:「算了。」

他也不去責怪自己的妻子胡亂殺戮。

也不去說這個調戲的公子罪不至死。

自己的妻子,從前是魔教教主,滿手血腥,他是知道的。

心高氣傲,睚眥必報,自然容不得半點委屈,他也是知道的。

既然如此,何必要責怪呢?

所以,他只是說了一句算了。

可即便妻子真的動手,把這裡所有人都殺了,他還是說一句算了。

自己是她的夫君,那麼無論她做了什麼,都可以為她去扛著,擔著。

但任清影卻也明白夫君的心意,所以在聽到算的時候,她就收手了。

滿樓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很快有些人尖叫著跑出了此處,還有些則是直奔官府而去。

但是當官府的巡捕趕到時,那對男女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但特徵很明顯。

男子銀髮,蓄鬚。女子美若天仙。

這樣的組合很顯眼,於是官府便是很自然的先通過江湖的路子去打探這兩人究竟是誰,畢竟死了的公子可是當地的一名權貴家長子,若不貼個懸賞什麼的,實在是遮掩不過去。

而且炎帝政策便是治安,如此,也算是順從皇帝心意。

於公於私,這官府都要辦!

於是,畫師很快根據描述畫出了兩人的模樣,張貼在了城門之上,並且因為江湖上明言了沒有聽過這號搭檔,於是官府擅自做出,起了個「雌雄雙煞」的名號。

久住在深山世外桃源的兩人,並不知曉這情況,知曉了也不在意。

直到有一個秋天,夏極外出去買米,這才被城門衛兵攔住了。

衛兵緊張的看了看牆上那已經貼了數月的懸賞單,隨後便是秘密令人去告知巡捕了,巡捕中有六扇葉家的人,那可是一等一的高手。

夏極要買米,也不想硬闖,所以就是乾耗著。

很快,那遠處響起了密集的腳步聲,一名太陽穴突出,雙目有神的官服男人站定在夏極面前,而他隨行的十多名巡捕立刻有序的散開,把這銀髮男人包圍在其中。

「雌雄雙煞,沒想到你終於露面了!」

夏極:???

「不要在狡辯了。」那官服的巡捕頭從牆上撕下懸賞單,冷笑道,「這個人不是你,又是誰?」

夏極道:「為什麼懸賞我?」

那巡捕頭冷笑道:「五個月前,你夫妻合謀殺死了張大善人家的公子。」

夏極想起來似乎是有這麼回事,於是道:「對不起。」

「對不起有何用,休要反抗,老實交代你同夥現在何處?」

夏極想了想道:「我還要買米。」

他這話一出,四周的巡捕都是哈哈大笑起來。

這下子莫不是瘋了,都到這份上了,還要買米,難道他是瞎子嗎,搞不清楚形勢?

夏極卻不再管這些人,往前走了一步。

那巡捕頭厲聲道:「拿下!」

十多把刀出了鞘,十多把刀幻化成了寒光,向著中央那銀髮的男子斬去。

城門守衛們嘻嘻哈哈的看著「罪犯伏誅」,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永生難忘的畫面。

那十多名撲出的巡捕,突然全部跪下,面色蒼白,而巡捕頭還勉強能用刀撐著地面,其餘的人完全都是撲倒在地,口吐白沫。

守衛們也感到一種悚然的感覺來臨。

彷彿那銀髮男子

就是鎮上寺廟裡端坐的神明,忽然睜開了眼。

守衛們也忍不住撲倒,跪下,然後面色蒼白,心跳加快,口吐白沫。

夏極卻是不看不問,只是摸了摸口袋裡的碎銀子,仰頭看了看天邊的烏雲,「要早點回去了。」

快下雨了,山路泥濘,不便行走。

銀髮男子唇邊露出一絲笑,而身後,卻是叩拜、匍匐的巡捕守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最終浩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最終浩劫 最終浩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23.雌雄雙煞

9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