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8章 03.一男一女獨處竟在小屋做這事!

第828章 03.一男一女獨處竟在小屋做這事!

小屋裡的吵鬧暫時罷休。

「我我我時間很多!」卡蓮舉起手參加。

「我是資本家,只壓榨工人不從事勞動生產。」牧蘇抱著手臂驕傲道。

「我也是。」餐桌后露出腦袋的莉娜說。

透明橋作為發起者自然參加,一共八人,兩條船勉強坐得下,前提是忽略牧蘇說的「熾神在哪條船哪條船等於坐五個人」。

「我得到一件奇怪的……道具。」

繼續整理道具時間,莉娜奇怪地捧起一台被鐵鏽包裹的破傷風保險箱,展示出屬性。

【小型保險箱】

【道具】

【常見的】

【保險箱通常用來裝比其本身更有價值的東西,但強盜與劫匪很難喜歡它】

*你在銹跡斑斑的箱身發現缺失一部分內容的數字。

「這遊戲的道具越來越古怪了……」聞香吐槽說。

透明橋接過保險箱,它比想象中還重。儘管在海里浸泡上百年讓保險箱看上去像是裹了層麵包糠油炸,不過它的密碼鎖奇迹般地還能擰動。

觀察保險箱身,她在未被鐵鏽覆蓋的底部發現模糊的數字。

「078164……20899……」透明橋念出上面可以辨認的數字。

「是圓周率。」牧蘇倏然開口。「幾位數密碼?」

透明橋停頓了一下,差異說:「的確是圓照率,密碼是三個。」

「從第一位開始。」牧蘇推了推並不存在的眼鏡:「3.1145141919810。」

「3114……什麼?」邊擰動密碼盤邊念叨的透明橋茫然回頭。

「是3.1415926。」熾神更正道。

透明橋當然知道,她只是沒反應過來一口認出圓周率第七十和八十位的牧蘇會說錯前幾位。

但從第一位試到第十位保險箱也沒被打開。

他們只好邊試著密碼邊交流彼此的道具。

實用的道具並不多,其中最有用的應該是他們曾在上古邪神學院得到的替身娃娃。除了牧蘇浪費掉一隻,其他人還完善保存著。

不過如何取捨是個問題——主世界和副本不同,副本通常不會讓玩家連續死兩次,但主世界會。

透明橋邊轉動密碼盤邊建議眾人,第一次出航不要帶替身娃娃。

如果他們迷失方向或者死在路上,起碼不會浪費珍貴的道具。

除了替身娃娃,還有一些不可替代和根本用不上的道具被建議留在小屋,比如牧蘇的防風油燈——聞香也有一盞,不過沒有永不熄滅的詞綴。

先令則是每人揣上十塊錢,一個隨死亡遺失不讓人心疼,又能買些東西的金額。

先令是貨幣,而貨幣總歸代表價值——總不能是遊戲公司為玩家間準備的貨幣。

牙齒因為更加稀缺,除了必要帶上一顆用來傳送其餘全部留下。

聊完所有能談論的話題,玩家們發現保險箱還是沒有打開。

透明橋已經試到了第一百三十四位。

「也許這個世界的圓周率推算錯了?」

「可能性不大。」熾神說。「圓周率是科學的基礎,千年前人們能造出蒸汽輪船和保險箱,不太可能算錯圓周率。」

「那就是密碼不是圓周率。」聞香嘟囔。

「試試這個。」熾神遞給透明橋一雙手套。

【竊賊手套】

【道具】

【稀少的】

【形成組織的竊賊們堅信越古老的手套越能帶來好運,事實的確如此。你越有把握打開一把鎖,越有可能打開它】

*它不能讓你從無到有,但能讓你從少到多。

聽上去有些悖論,不過註釋說明了一切。

透明橋帶上竊賊手套,觸碰保險箱的瞬間,一道低語忽然在她耳畔響起。

透明橋嚇了一跳,意識到那可能是密碼,按照數字擰動。

一聲猶如生鏽齒輪艱難晦澀轉動的響聲從保險箱內部響起。

「193,圓周率的一百六十位,我們先前很接近了。」透明橋抬起頭說。

不過保險箱沒應聲開啟,肆意生長的鐵鏽封死了箱身。

聞香自覺把餐桌上的餐刀遞給透明橋,後者脫下竊賊手套,用餐刀一點點刮掉銹跡。

打開保險箱花費了十幾分鐘,打開保險箱又花費了十幾分鐘。雖然文字相同,但意義不同,還能順便水一些字數。

滿手鐵鏽的透明橋丟掉廚刀,拽開保險箱們。

保險箱里塵封數百年的東西完整呈現。

一隻二十幾碼的褪色兒童襪和一張塗鴉畫放在保險箱里,除此之外什麼也沒有。

透明橋沒理那隻襪子,伸手拿出塗鴉。熾神倒是展現出他硬派的一面,抓出和他手掌相比簡直袖珍的襪子,但這真的只是只普通襪子,連屬性也沒有。

「畫也是小孩的塗鴉……」

透明橋展示那幅畫,上面是孩童稚嫩地簡筆畫塗鴉。

「我幾乎想象到一個小孩子做惡作劇的一幕了。」坐在窗邊的聞香托著臉頰,一臉憧憬。

「我也想想到沒過多久他就死掉的一幕了。」牧蘇陰惻惻補充。

「呀啊啊啊啊啊——」聞香捂耳朵尖叫。

其他人習以為常,透明橋還在和熾神交談:「所以它的價值只是『常見的』」

「那也該有道具的價值。」櫻華嘟囔說。

透明橋無奈嘆氣:「價值就是保險箱本身……」

如果磨掉保險箱底部的圓周率讓註釋消失,它能夠勝任其本職工作——但還是沒什麼用。

「等版本更新,『井』里更新了道具就拿去換吧。」

透明橋把保險柜還給莉娜。

「我不要了。」莉娜連忙搖頭。「我要管理公司,沒太多時間玩遊戲。」

「管理公司」輸入耳朵,再輸出為「上課學習」,玩家們表示明白。

「那我先去睡覺了。」透明橋打著哈欠攆開佔位置的聞香,躺到床上。

「擠擠,擠擠。」聞香嘿笑著讓透明橋給自己挪點地方。

「你們不能這樣!」牧蘇義正言辭地站出來指道:「光天化日之下,汝等豈能不知禮義廉恥相擁在一處!」

「呃……」

透明橋和聞香才想起來這茬——然後聞香就被可憐地趕了下去。

「明天見。」透明橋退出遊戲。

其他玩家也陸續下線,卡蓮悄悄朝牧蘇眨了眨眼,溜到聞香一旁下線。

小屋很快安靜下來,只剩下牧蘇和莉娜。

莉娜輕輕拂去額前發梢。

「陪我去外面逛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注視深淵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注視深淵 注視深淵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8章 03.一男一女獨處竟在小屋做這事!

99.64%